莆田小吃美食联盟

失乐园第八章Ⅰ

哥斯拉吧2019-05-27 00:54:50

第八章.薄伽梵歌

 


 

天若有情天亦老,人间正道是桑。——李金铜仙人汉歌

 

髅岛的群山被厚重的气覆盖。

 

白色的气,灰色的岩石有深绿林,是属于骷髅岛的三原色。至于其他的色,就在夹缝强的放着,丝丝缕缕明自身的存在。

 

着枷起舞,就是在骷髅岛上生存发展的主旋律。片被三头天大能的巨间手中夺来岛屿已经静静的在大洋环绕中度7000万年的月,始都是不能避过时间在它的每一寸土地上刻下烙印,有的地浸在海洋之中;有的河道蜿蜒流淌消失在群山深处,最后最大的煎包雷龙都有了于它的记忆;有的木不再发芽,它干枯的身体被藤蔓覆盖,在某一天被某只匆匆赶路的毁君王龙撞翻在地成最普通不的碎片;而自然,悠长的月里不少被摩斯拉搬迁里的物种埋在碎石和腐殖之中,它的音容形貌可能就只有只可以不在生死之间轮回的巨蛾能够指出一二了。

 

至于岛屿的另外一位守护者则对这一些变化知之甚少了,因它栖身于大海,甚少登岸巡视个小小的奇迹之地,只有为数不多的岛内居民能目睹它的真容,不过岛上最具奇色彩的巨猿一族除外,它们将这记忆过简单的涂画以及手代代相,从它深邃的黑眼睛和广的前透下去:住海龙的到KONG一族与它的定。

 

看起普通的一天中午,几头暂时组成群体捕猎聪敏凶循例的蹲在中央谷地口的一座古城址中,低声交流着目标这几天的动向,自己的身体量不留痕迹的嵌在缺失的石板和石墙之间,到止,一小群敏凶已经忍饿足足五天了,如果预测准确,一头或者几头里路的无邪圣女龙束它们饥肠辘辘的守候。

 

预计很准确,没过一会儿,无邪圣女龙那鲜红的头冠就出在视野中,根据气味,一小股的龙群目在15头上下,目前止,一切都很完美,蔽起敏凶龙都不由自主的目光投向年最大经最丰富的首,急不可待的等待着攻的信号。

 

管腹中空空的滋味一点都不好受,但生性慎的首按兵不动,它用有的一只眼睛(另一只眼眶中枯萎失神的眼球正是一次于冒致的后果)盯着物动向,鼻孔探向天空有理会同伴的急躁不安。

 

了,海的味道,就是不正常的地方,里深处岛内腹地,不是海滨,而空气中原若有若无的海气味也越越强烈,耳边也传来裂的声音,这时危险的感一向比任何食者要敏的圣女龙已经小跑着离生的石头城市,消失在头的湖泊中。

 

既然物消失了,敏龙也必要继续不舒服的呆在石中,它跑出集合在一起,决定在这诡异的况面前是溜之大吉是一起先发制人。

 

有个大家伙正从边走,那股自海洋的气味使头想起了与巢居那次不愉快的相遇,种家伙能出上任何有水流的地方,像石头一样硬但又不像石头那样安分,头那只失的眼睛就是拜些食腐巨蟹所然作那只比它大一半的螃蟹撞向了一出突出的岩石它被捅了个透心凉,但到在回想起段经历还它后怕三分。

 

太大了,不符合巢居至极的作风,眼前直就是将树林小片小片推倒的声就是最大的蟹也做不到。

 

也不是煎包雷龙,它们带烈植物发酵气味的体臭并有被到,而自然也不是毁君王龙,因同样的,夹杂血和氨水的臭味。

 

只有属于海洋的气息。

 

不久以后,凶不用猜了,一个大无朋的袋从藤蔓和枝叶里探了出,如果凶马匹的话绝对它指认为一匹巨马,但这脑袋的其他特征又和马匹有所不同,比如它脸颊上覆盖的明了它爬行动物的身份,两根粗大的鱼似的长向后生长,上下有奏的抖动着。头生物行动慢,就像在看慢动作电影一样,头之后是长长,深青色的脖,之后是相比起身体小的前爪,爪间有蹼相,身体拖在地上长得似乎头,比起蜥蜴更像是巨蟒,最后才是有半透明的尾包裹的尾巴。

 

饿肚子的凶龙本能的感到头陌生生物的强大,知趣的撤退到湖边,静观其变。这时正是骷髅岛茂盛的季,遮天叶无碧,花朵还没有发育成熟,在大块荷叶之间,不看见几只冕龙叉爪龙张开狭长的脚趾,留意着脚下水域中可能出的食物和更有可能出食者。

 

曼达其实并有看见那群胆大的敏龙,它注意力放在了湖泊中,离海洋,在地上付各种复的地形并不是他的长,幸自己制造的浓雾空气保持一点湿度,不然甲里面的皮不定会裂,泥土石头和在腹部褶间的感也不好受。

 

曼达整个身入了谷里,在岩石上行走比在木以可见速度生长的密林松很多,何况心的排泄物,阳光照在背上暖洋洋的,不用消耗体的核反自己供暖,曼达得在里小憩一会也无妨,只不前方湿润温暖的小湖泊更有吸引力。

曼达是停了下,它不能就样踏入上的淡水沼和湖泊,大的身躯夹带着从海中分一旦溶解在水中,首先大量死亡的是淡水中的鱼类,植物,接着是鱼龙,再之后就是依靠湖泊生存的其他恐龙,到曼达离以后留下的只会是一潭浮着各种尸体的死水。

 

太阳慢慢升高了,曼达身上的水滴被蒸发,变成了黏在片上的粒,它上了眼睛,张开了身上所有的片。

 

最先赶的总是蝴蝶,使它们简单的身体中必不可少的元素,接着是一些小蜥蜴,除了粒以外会吞食聚集在曼达甲间隙中的昆虫,而在蜥蜴后面的是腕足众多的巨人蜈蚣,恶荆蜈蚣,它们张开有力而利无比的大合的食舔舐分的老鼠等生物,而大群蜈蚣身上发出的刺激性气味也使嗅炎魔头龙三五成群的到些小型甲龙身暗灰色的骨刺和曼达的片碰撞,竟发出了类似金铁交的声响。

 

地面的小石头始跳动,木又是一沙沙作响,下是成群结队的玄铁角龙,在头盾上痕的老雄龙带领下,用大脚赶走了之前的动物,群落根据长幼先后伸出粗糙的,占着苏铁渣的舌头清理曼达身上高处的分,它动作很快,因有可能煎包雷龙群很快就到,再者,能保证这附近有敏凶龙群或者更糟糕的——教狼蜥与毁君王龙凑到一起守株待兔呢?

 

太阳的量透冰冷的皮到达体,曼达的精神好多了,骷髅岛的生物它自然不及摩斯拉了解,好像只是偶尔来访的哥斯拉也比它要擅长于和些小东西相处,在它上次到骷髅岛那段很短的间里,有7种翼龙在它背上筑巢并孵出了幼,不只有一的玄铁角龙在它头行求偶的争斗,它跺地甩尾,似乎不知道脚下的就是它居所的造者,而哥斯拉自己似乎也没讲这种忽略放在心上,在骷髅岛的那么多生灵中,它尤其喜君王龙和炎魔头龙。然也不是所有动物触都那么迟钝齿酷和巨大齿鱼哥斯拉侵犯自己的地做出强烈回果是它都失去了一口好牙——它而同的咬在了哥斯拉的爪子上。

 

下午,曼达估量着身上的分已经所剩无几了,于是合了片,慢悠悠的滑下了湖水中,整个湖面水位上升了足足一米,漫出的水流入谷里和林中,几条三角形袋的饕餮居螈有其他一些水生两栖动物无奈的搬动着短腿从岸上回到湖中。

 

的混乱过后湖岸四周重,曼达洋洋的在浑浊的湖水中慢慢翻滚了几圈,被水流的扰动搞的昏头向的鱼群无意的聚到一起往深水逃去,曼达从不会捕吃骷髅岛上的生物,倒是很久之前的一次不小心跌了一个挤满卑食虫的深谷了,在充斥着臭的淤泥和些丑陋的大蠕虫然不痛不痒但是十分人的攻之下动了火气,用尾巴都拍成了肉泥,成全了在岩石隙中守株待兔永远饥肠辘辘穴居分尸蟹。

 

良久以后,曼达朝天的鼻孔伸出水面呼吸,身体大多旧隐藏在水中,触直直的插了湖底的黑泥之中,直达岩石构成的湖

 

它的担心得到了实,骷髅岛的地基正在行极其慢的下沉,海水透岩石的隙加入岛内的地下水系慢慢透到内陆湖中,不采取措施的上的水源会变得越越不适宜生物用。

曼达的鼻孔出了一股水汽直冲天空,好趴在它鼻孔上晒太阳的一条小骷髅岛惨怖间歇泉打得了半个圈才又掉回了水里,未等可怜的家伙反应过来,曼达猛然抽回的触它抽到了湖底。

 

才的一次深呼吸本是想潜入湖底探个究竟准备的,曼达却嗅到了另一股令它很不安的气息,是比逐升高的含度更快捷,更的威

 

人类的气味,而且是大群的人类。从味道的方向判从岩石嶙峋的海滩上登,曼达着一身的泥水有荷叶爬上岸,以它最快的速度追着气味向海滩发。

 

一直以,在自然境无比酷的骷髅岛上,人类原住民从不会像世界其他地方一样的可以所欲,而自从那由人类自己引发的大火后,曼达甚至有个世界其他地方都变得像有点骷髅岛错觉:蝴蝶的位,人类的退位。不过这个想法在自己的角被一部人类的机打以后就消失了,它袋上丑陋的痕使它人类更为厌恶火气在淹了他好几个沿海聚居点以后才得以稍加舒

 

髅岛的一角,以千的逢头垢,衣衫褴褛的人们挣扎着拖家口,前往个新的安身之地,他不是色黝黑,身形矮小的原住民——一些人着铁的武器,更多人收拾的是包裹,里面装着衣服,干粮有淡水,像是火中跑向清凉地方的群一般些不速之客越岩石海岸到达了骷髅岛原住民的居住地,仰望着蜿蜒在气中穿整个半墙。些人不上惊,马上在墙脚下已经十室九空的石屋中生起火堆烘干被海水和海风吹得冰冷的身体,青成了一支松散的继续寻找更多的食物并探索片新天地,途中也遇到了存的原住民,在言不通的情况下双方的偶遇变成了冲突,外然在武器和人占优,但原住民熟悉地形,并借此用原始的石器有长矛强的抵抗,械斗持到了日落西斜的,双方都在天空中一声柔和的低中停了手,怀敬畏的望着天空中美丽的巨蛾,它的翅膀在落日余中反射出的光辉犹如太空星辰洒在上,令人暂时立和各种不足带来的恐惧。摩斯拉慢的扇动着双翅,毛茸茸的腹足抓住的一大团丝状柔的放在岸上,从那个茧中又出很多的人,步幅跚的找自己的安身之地。

 

夜晚,最后一篝火也熄了,跨海而的人在经过这么奔忙的一天以后都入了梦。在这时摩斯拉用它的丝绒又织成了一个球,从带来了一些家畜,和人类长间的接触使它学会了些两脚的生物到底需要什么,而他们现在要始适髅岛的生活,可能要生活上好长的月,他们驯化的动物是必不可少的,接下的日子会充满艰辛,但至少他中的一部分能活下,摩斯拉无次见证过人类了生存激发出的性和强,一点却恰恰是它的同伴所忽视的。

 

想到里摩斯拉月长,它清亮的叫声却不能使云遮雾挡的月亮变得通亮,照耀世界上每一个角落。

 

不无担心的,摩斯拉也同留意着林的动,它的听并不敏,视力在夜间也大打折扣,最发达的嗅被海水,人类的炊烟有各种庞杂的气味充斥着,其实也起到太大用处。它知道自己的动一定会激怒曼达,海龙随着年的增长越发固,尤其是在它引以傲的长角被打以后,再也不允有任何人类或者人类造物出在自己视线围内了。

 

摩斯拉曾的死悲鸣过,它早已友不再,但不妨碍摩斯拉宣泄自己的悲痛,而后它更为这些智慧而脆弱的人类担,出于某种原因它总是不忍心将关注从人类身上移,哪怕自己见识过的短视和愚昧

 

怎样他都是血肉构成的生命,不比飞鸟高,不比虫,和三叶虫,恐龙或者雷一样值得拯救。

 

不知不,太阳出了,慢慢升到高空,人也逐始需找水源和食物,小小的居住地人声鼎沸。

 

摩斯拉也不由得放下心望向大洋,今天海不波,或曼达并有在意?竟它有整个海洋去巡视,很少在岛屿附近游弋,更提登了。

 

所以摩斯拉一过来背后的石墙像枯枝一样粉碎,飞散到天空,从烟中露出的巨大龙头咆哮着始追尖叫奔逃的人群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一整天的跋涉,曼达赶到了,而且气了。

 

初真是应该将这蛾子的蛋摔成碎片,样它就不会像今天那样凭着自己廉价的同情心要髅岛毁于一旦。是曼达此唯一的想法。

 

人类的欲望比基多拉的引力光线更可怕。

 

零星的声在海滩回,人们顾不得家人迈开双腿推路上所有障碍逃生,背后,海龙的嘶吼掩盖了房屋变成碎块有人体被碾的各种声响,仿佛个世界只剩下了烟尘还血。

 

是同生共死,同各自种族唯一一的曼达?是短寿而富有灵气的人类?

 

摩斯拉选择了。

 

大的救,也是最为恶名昭彰的背叛。

 

昂起头避自己的撞击带来滚滚浓尘的曼达突然得头上的一刺痛,然后映入它眼帘的就是一大片模糊了边界的彩色,摩斯拉向它全速冲了去,抓住它的袋用全力往墙外拖去,半个身子在空中的曼达一施展不出力气巨蛾拖到地上,它铁青色的长尾抽打着空气,发出的声音令在的人耳膜震破出血,之后再实的砸在由黑色岩石砌成,在岛屿上矗立了不知多少月的巨墙上,它整块打上了半空,如同重力瞬间失效一般,人看见墙的碎片慢慢破碎,落在处的海面上,起小山高的浪头,其余存的墙体也不堪冲力呈多米洛骨牌一样倒塌,骷髅岛上的人用了几十代人建造的奇迹就样走到了头。

 

摩斯拉力扇动翅膀曼达拖向北方,深入上的内陆年不散的气使得飞行越越耗力,曼达震耳欲的怒吼赶走了沿途所有生物,它只能往高处走避,逃避这场超乎自身常斗免得被余波碾碎。

 

曼达感到双耳濡风,它第一次体会到了飞行的滋味——不不是自愿的,它的长尾扫过树梢,密的林中出了一条大疤,岩石,木头和藤蔓,中间着几只大林的巨蛋,些新生儿在无意中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看见枝叶遮盖之上的天空,然后粉身碎骨。

 

两者掠过岛上的岩山地区时,一直狂扭动着想要摩斯拉拖到地面而不得的曼达找到了机会,它长长的腰身,尾巴住了凹凸不平的山岩,裸露的山体发出崩裂的巨响,在曼达缠绕之下解体,露出了被掩盖在山体中的灰白色巨兽残骸,巨大的脚爪和看起旧坚不可摧的背甲与岩石碰撞着滚到平原上,隔千万年后再一次暴露在日光之下。

 

安吉拉斯和哥龙的骨骸仰视着曾经同伴的厮

 

借助山体短间提供的接力点,曼达顺势落下,反而往上一蹿挣脱了摩斯拉的制,张开大口准确咬在飞蛾的头身接处,海龙情的发泄自己的怒,毫不理会摩斯拉的悲利用会爬行的牙齿巨蛾的身子慢慢含在口中,造成一排排的血窟窿,绿色的血液从天空中洒下,其他的曼达的喉流入体,激发了它的体堆兴的运作起,弥漫浓雾以肉眼可见速度消散。

 

摩斯拉保持在空中扑,翅膀狂的拍打空气,不是骷髅岛植被密的只怕周已是烟尘组成的世界,无动物从藏身之所中舞着四肢卷到天空,然后被风眼周的岩石或者同伴的身体撞死,中央变成了一个血肉的磨

 

曼达毫不怜惜的再反身一咬擒住摩斯拉的背部,试图将它长蛇那样的身体一圈一圈的盘绕手身上,不清的斯拉被样的挤压勒碎了全身的骨头。

 

摩斯拉用全身的力气承受着曼达的盘绕和啃咬冲刺,眼前很快出了一片湖水,它的到来让水波不惊的湖面毫无征兆的激起了漫天水花,曼达受到湖水的刺激更,而有留意摩斯拉的触角闪烁发亮,粉从翅膀中放出混合在天上的水汽中。

 

曼达只得眼前一,接着身体其他部位就像是同爆炸了一般,由此带来的痛楚它几乎失去平衡和身体的控制,摩斯拉的触角发出了扇形的射线,金色的光束有瞄准曼达而是逸散在周的水汽中,通过鳞粉的折射从四面八方灼曼达的身体,每一粒粉和水珠都是一个微型的反,摩斯拉持的射线都被毫无保留的分散折射成小小的光束打曼达,融穿了厚厚的甲直至越越大的口中鲜红的血液。

 

一片血中曼达嚎叫一声于放了摩斯拉,从高空跌落重重砸到湖水之中,摩斯拉的粉和光线共同成了一个防护网,曼达只能在被蒸干全身血液前放

 

湖面上不没过几秒就被突然涌起的波浪吞,曼达回到了自己的地,狂怒的在湖底冲直撞,流入湖中的几条河流顿时水位暴,咆哮着倒流向着山谷和其他低洼处冲击过去。

 


Copyright © 莆田小吃美食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