莆田小吃美食联盟

中环式失恋

哈哈哈哈哈哈哈2019-06-12 10:17:34

(没更新是因为最近真的是有点忙,请大家不要做无谓的猜测:o)


聂遥遥平生第一次被人开惊喜生日派对,就是只见过两次的黄星河。黄星河是一次谢晴天组织的happy hour认识的花园道某个银行楼里的螺丝钉,来香港七八年的台湾人,跟自己同一间大学毕业。上学的时候台湾人free ride了跟自己一起做过所有的project,所以当黄星河自我介绍完对聂遥遥说,我觉得你很正,聂遥遥不假思索地翻了一个巨大的白眼。

本来以为这么多年的朝十晚不知道的鸟港律师生活早就让自己变得铁石心肠,但是当所有人一起把生日蛋糕捧出来的时候,聂遥遥居然难得地有点感动。毕竟一切做得都那么刚刚好,蛋糕是她最喜欢的mandarin oriental的Opera口味,餐厅是她最喜欢的lobster central,找来的朋友又都是她多年的死党。在鸟港,让一个男人为你花钱不难,难得是花心思,更难的是花心思的同时还有品味,在餐厅开的酒是她最喜欢的葡萄品种。


你觉得我哪里很正?有次约会的时候聂遥遥问黄星河。


在认识黄星河以前,聂遥遥觉得一个人比两个人好。一个人可以自己决定去看什么夜场电影,一个人可以自己决定晚饭吃deliveroo的哪家外卖,一个人可以自由地自暴自弃,上班的时候她要取悦傻逼客户,下班的时候她想要不取悦任何人的活着。

老娘马上30了,不想再有一个人来对自己的生活指手画脚了。每次好友谢晴天要介绍“不错的男生”给她的时候,她总是这么回答。

当然,如果有能够接受我的脑洞的人也可以。聂遥遥偶尔会弱弱地补一句。

当然会有啊。每次谢晴天总是一如既往cheerful地回应。


我觉得你的头脑很正啊。黄星河说这话的时候表情也是台湾人一如既往地轻飘飘的,像讲一件很常识的事情。

这让聂遥遥第一次觉得两个人比一个人好。


在聂遥遥决定给黄星河和自己一个机会的时候,黄星河先跑掉了。中环的大部分女性都会觉得时间有限,宁缺毋滥。中环的大部分长相尚未正常的男性都觉得人生苦短,网要多撒。

没多久,聂遥遥在另外一个同学的朋友圈看见了黄星河跟另外一个女生抱在一起的照片。


看到那个照片的时候,你会不会有种失恋的感觉?后来有次聂遥遥加班,谢晴天来找聂遥遥吃摆花街的生煎包,边吃边问她。

那倒不会,就是祝愿他之后做的所有deal都gg吧。聂遥遥说这话的时候狠狠咬了一口生煎包,没留意汤喷了谢晴天一身。

两个人都哈哈狂笑。聂遥遥发现自己意外找到了一个新的解压途径。

结账的时候收到自己常去的理发店send来的msg,说她的理发师已另谋高就。

草啊。聂遥遥不顾形象的叫了出来,他就这样消失在人海了,我以后要去哪里搞头发。


我不知道失恋是种什么样的感觉,但是在公众假期前加班的夜晚,突然得知自己的理发师消失在人海了,心里的那种失落,难过,空荡荡,迷茫,无所适从,可能这就是失恋的感觉吧。两人在置地广场分别的时候,聂遥遥突然说。

理发师这么重要吗?谢晴天憋住了笑。

你不懂,在中环,你可以没有男朋友,但是你得有个好的发型师。


聂遥遥没有告诉谢晴天的是,看到朋友圈那张照片的夜晚,她本来想要哭的,但是新做的山茶花睫毛要700块,明天还要见客户,她怕睫毛哭掉了难看,忍住了。

那样就可以好像什么都没发生过一样吧。

本来就什么都没发生过。



珍珠奶茶有助于哈哈哈的更新速度


Copyright © 莆田小吃美食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