莆田小吃美食联盟

黄炎利播音参赛作品 母亲(蒋淑洁)

灵秀师苑风2019-10-18 15:54:50



我很敬佩我的母亲!


母亲在娘家排行老二,上面一个姐姐,下面五个弟弟一个妹妹,兄弟姐妹共八人。母亲的娘家在后河村,属于郊区,虽然家里这么多孩子,但外公还是让他们都进学堂,学知识。只是放学后很少去玩耍,大部分时间要么去地里干农活,要么在家里帮着做家务。为了养家,外公在地里种了很多西瓜,西瓜熟了,母亲便和大姨拉着架子车去市里卖西瓜。冬天,外公教家人用白菜帮和白菜根以及辣椒做辣酱,做好后,装进一个大坛子里,交给大姨和母亲,两个小姑娘用担子扛在肩膀上挑起大坛子,步行到市里卖辣酱。两个人很能干,称量,算钱,找钱,每次总是能把西瓜、辣酱卖的一点不留。母亲跟我说起这些事情的时候,回忆里听不出苦来,倒是总会跟我们讲一些有趣的事情。母亲是个乐观的人,不爱把苦痛挂在嘴边!


后来母亲经人介绍嫁给了父亲。父亲有一个姐姐一个妹妹,在家也是排行老二,因为是家里唯一的男孩子,所以父亲很受家人的疼爱,母亲嫁过来时,奶奶已经不在了。没有婆婆的媳妇自然要承担更多的劳累和辛苦。父亲是医生,当时在乡卫生院上班,工资虽不多,可是比起单纯在家务农的人家来说还是要好一些的。母亲却不安于现状。她把地里的庄稼打理的寸草不生、长势喜人,松土、施肥、除虫、灌溉,在侍弄庄稼上绝不偷懒,在我们的那个生产队是数一数二的勤快人、能干人!那时候,家里吃水要用扁担挑,旱厕里的粪便也要挑到地里去给庄稼施肥,有些田地里的庄稼浇不上水的时候,更要用扁担到渠沟里一担一担地挑水灌溉。家里的扁担被母亲用的明光溜滑,放在肩膀处的那个地方也被磨的比别处要薄很多。母亲肩膀上横着一条硬结,明亮、坚硬,那是肌肉在与扁担的长期负重磨合下生成的硬痂。



外公的经济头脑和母亲在娘家时的经历影响着母亲。她决定在家里养一头猪,这遭到了爷爷和父亲的反对,他们说咱家没有养活过猪,咱家养不活猪!母亲不信这个邪,她偏要试一试。去集市上买来猪崽,母亲耐心地饲养着,这猪在母亲的呵护下真的就活了下来,并且肥嘟嘟的,到年底把猪卖了,到手的钞票,让母亲和家人高兴了好一阵子。从那以后,母亲每年都要养猪,有时候还不至一头!


猪和庄稼的事情打点顺手了,母亲开始寻思再找点营生。母亲勤劳善良,人缘很好。跟母亲关系要好的“环娘”知道了母亲的心思,便让母亲跟着她学做帽子、卖帽子。那是一种小孩戴的帽子。有方形和三角形两种,里面絮上薄薄的一层棉花,外面用棉布、条绒、或者金丝绒甚至绸缎做面料,然后再镶上一条雪白的兔毛,带上后,整个头部被包裹的很严实,甚至脖子也会被包起来,只露出小孩子的脸部,因为有了雪白灵动的兔毛的映衬,小孩儿的脸显得更加可爱生动了!几乎每家的孩子都有一顶这样的帽子。因为要用兔毛,母亲便买来兔子,自己动手将兔子宰杀后,兔子肉让父亲带到集市上去买,兔子的皮毛就留下来做风帽了。我至今还记得那早被拆除的老屋里,床上方的屋顶上有一根房梁,房梁上穿了一根绳子,绳子下端连了一段粗铁丝,铁丝的底部弯成一个圆环,家里用的煤油灯刚好放在圆环里,斜斜地吊在床上方。冬天的夜里,忙完一天的家务,在我们都睡着后,母亲就坐在被窝里,就着煤油灯微弱的光亮做帽子。乡里每月固定几天是集市的日子,母亲平时赶制很多帽子,在集市的那一天拿去卖。母亲心灵手巧,帽子做工精细,模样好看,很受欢迎。这样的日子持续了好几年,这中间母亲也蒸过馒头卖馒头。她一刻也不愿闲着,不愿浪费时光,和父亲一起为我们能过上好日子而不停地操劳着。



后来,村里的卫生室开始让个人承包了,父亲和母亲商量后决定离开乡卫生院,回到村卫生室。这样父亲便不用再每天村子、乡里的奔波了。一门心思扑在了村卫生室。村子很大,人口很多,父亲有些忙不过来,母亲就把手里的那些营生放下了,除了种庄稼、养猪,其他时间就去帮父亲。


由于父母踏实肯干,不辞辛劳地操持着我们这个家,我们的日子也一天天好过起来。父母这一生一共盖了三处房子,两个哥哥一人一处,父母单独一处。盖房的时候,母亲一个人给匠人们做饭,蒸馒头、擀面条、烙饼,不光做这一天三顿饭,在做饭间隙,母亲还要去帮着搬砖、拌水泥、往匠人手里递砖、递水泥包。母亲像个陀螺一刻也不停歇,她后来跟我说,盖一次房子脱一层皮呀!


母亲总是风风火火,忙忙碌碌,偶尔空闲的时候,母亲是很懂生活的,她给我们包饺子、蒸包子、蒸卤面、甚至还自己动手洗面筋,做面筋汤。也会在夏天的晚上带我们去捉知了猴,还领着我们去房子后面的坭坑里捉泥鳅,夏夜在房顶乘凉的时候,她和父亲你一言我一语的跟我说他们过去的事情,我听得津津有味。


母亲很支持我们学习,不愿耽误我们的学习时间,在别的方面母亲很节俭,但是在我们兄弟姐妹四个人的教育上,她和父亲一点也不吝啬!母亲对我们很严格,如果犯了错误,她一定会严厉地批评或者训斥。她是急脾气!母亲也很耿直,她看不惯的人和事,会直截了当、不留情面的说出来,也曾因此得罪了一些人。父亲常说:“你妈呀,适合带上红袖章,去人多的地方管人,你不对了、他错了,你妈统统去指出来、管管他们。”母亲是个直性子,为此没少跟父亲争吵、拌嘴。



母亲虽然是个农村妇女,但是母亲还是很爱美的。她的衣服总是分成三种,一种是下地干活穿的,一种是平时穿的,如果是出远门或者有嫁娶的婚宴,母亲就把平时不舍得穿的衣服拿出来,体面的穿在身上。


母亲很倔强,她身体硬朗、精神矍铄。今年72岁了,还坚持在村里做保洁,打扫街道,这还不够,她还跟另外两个闲不住的老太太一起开荒地。任谁劝说都没用,她说她的身体能吃消,更何况每个月还能领到工资,她不愿闲坐在家里浪费时间。她种的玉米、芝麻,棉花、豆子更是像她的宝贝似的,让她内心总有着满满的希望、满满的喜悦!


父母当然也是爱我们的,可他们不会把我们抱在怀里,宝贝呀、心肝呀地叫着,而是用他们的行动带给我们无比的温暖,让我们感觉到父母对这个家、对我们的强烈的热爱!


我的姐姐、两个哥哥还有我,受了父母的影响也都积极乐观地生活着,日子过得红红火火。父母早在前几年就抱上了重孙子、重孙女,过上了四世同堂的好生活。



母亲这长长的精彩的人生,又怎能是我这简单苍白的文字所能描述的。我很敬佩我的母亲,她虽然是一位极其平凡极其普通的农村妇女,却又是与众不同、独一无二、无可替代的我的母亲!


我的父亲母亲啊!有你们在,我就永远是有人疼爱的你们的小闺女!


作者简介
蒋淑洁 网名:花开满园,  财务工作者。愿我们在平凡的生活中找寻快乐,保持前行!

朗读者简介

黄炎利,网名:遥远 ,洛龙区一名小学教师。生活中也许有太多的酸甜苦辣,我愿将他们融化在音乐和朗诵中。

大赛详情请打开链接:

首届“灵秀杯”播音大赛启事(灵秀师苑风编委)


Copyright © 莆田小吃美食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