莆田小吃美食联盟

生活并不平度:香店遇杜阳,二中诉衷肠

青岛平度人的生活2019-05-14 15:48:41

《生活并不平度》(暂命名)是一篇描写平度人生活的原创连载小说,从另一个角度记录咱们平度小城普通百姓的生活故事。走过琐碎生活的烟尘,在你看不到的地方,心灵战争的惨烈也无比惊心。那些湮灭在平度这座城市中的许多人和事,一直跳动在你我的心里......

多年前,从平度到青岛的长途车离开长途汽车站后,在路上来回穿梭,不停地兜圈寻找乘客,有时候都跑出很远了,又掉回头来到市区拉客;遇到节假日,票价上涨、半途倒客也是司空见惯。

哪个平度人的记忆里没有一道美味可口的热拌凉?发源于平度本土的热拌凉,堪称平度美食的一道招牌菜。

佳乐家、维客时开业时,满城疯抢特价产品,狂热的顾客与拥堵的长队,你还记得吗?红旗路商场、东方、新时代等老牌百货商场,无限风光过后,已逐渐式微。从胜利路、红旗路到杭州路、苏州路,商场的风云变幻,不只是商业中心的转移,更是一座城市内涵的更加丰沛与包容。

平度二中,伴随平度东部地区的多少莘莘学子度过无数难忘的青春记忆,那些校园往事,在心底留存,历久恒新,尽管时光匆匆,好多年少的心事还没来得及梳理,就已成为封存的历史!

欢迎各位读者批评指正,给出您宝贵的意见和建议,让《生活并不平度》陪伴您度过每一个快乐的日子!


上期精彩:平度美文:住在商业街,爱情鸟飞来!


四、香店遇杜阳,二中诉衷肠


经过将近半个月时间的市场调整和磨合,平度、莱西市场的销售逐渐步入了正规,客户的出货量不断攀升,平莱办事处在公司的区域销售排名也遥遥领先。忙活完了手头的工作,曲远决定回老家看看。在平度汽车站买上票,上车后,曲远买了一份半岛都市报,津津有味地读起来。汽车驶出了汽车站,沿着平古路,疾驰而去。


在香店驻地,上来一个公务员模样的人,坐在曲远身后。那人坐下后,就开始打电话,声音比较大,把闭目养神的曲远给吵醒了。

“伙计,你打电话的声音能不能小点?”曲远愤懑地说。

“看你说的,我就打个电话,碍你什么事了?”那人毫不示弱。

“你这人怎么这样?”曲远站起身来。

“你.......你是,你是曲远吧?”那人愣了一下,吃惊地叫出了曲远的名字。

“你是谁?”曲远发愣,“你怎么会知道我的名字?”

“你忘了我了,我是....”

“杜阳!”曲远不等对方说完话,脱口而出。坐在自己身后打电话的这个人,原来是自己的高中同学----杜阳。杜阳今天下乡办事,在香店处理完事情,局里的司机把拉他到香店,后来接领导电话,紧急返回回局里,杜阳只好自己坐车去古岘镇政府继续办理公务。

杜阳老家是南村镇杜戈庄,在二中上学时,跟曲远是前后桌,两个人无话不谈。高中毕业后,杜阳考进青岛大学,曲远考进郑州大学,两人慢慢地失去了联系。一晃数年过去了,没想到今天能在一辆发往乡镇的客车上意外相遇。两个人激动万分,紧握着双手,动情地聊起这些年来的变化。

杜阳大学毕业后,分配到了一家事业单位,平常的工作比较轻松。杜阳1.80米的个头,身材高大魁梧,满脸的络腮胡子。杜阳为人豪爽,经常热心救助遇到困难的同学。他的单位宿舍,成了很多在外地打拼的同学回平度城的落脚点。那年春节前,一个在陕西财经大学就读的同学,用杜阳的办公室电话给远在西安的女朋友打电话。但他并不知道,这部电话只是一部分机,在隔壁办公室拿起电话机,也能听到通话的内容。结果,这个同学跟热恋中的女友聊了好多私密的情话,引得同学们哄堂大笑,也为同学聚会增添了许多有趣的谈资。

客车在双向两车道的平古路上,走走停停。曲远和杜阳,沉浸在同学重逢的狂喜中,陶醉在重逢的喜悦里。两个大男人似乎有说不完的话,平常感觉蜗牛般龟速前行的中巴车,今天好似快了许多,两个人好像还没说几句话,就到了西河村路口了。

司机在西河村口停下车,2个乘客走下车。看到这个路口,曲远的心猛地揪了一下,西河村,这个小村庄,带给曲远多少温馨的回忆啊!西河村东边,这条不知名的小河,距离二中大概3里地。曲远经常在周日的下午,带着几本书,到这条小河边看看书。累了,就抬起头,看看天,瞅瞅地。有时候,就在河边看着清澈的河水出神。小河的水流来自上游尹府水库开闸放水,河水清澈,流水潺潺,芳草萋萋。在河边读书的日子,悠闲而充实。一个农家孩子,他认识外面世界的重要一步,就是在这个地方开启的。也是在这里,他邂逅了那个喜欢写诗的刘婷婷,两个人畅谈未来美好时光的情景历历在目。

“你现在跟刘婷婷还有联系吗?”杜阳问。

“早不联系了!”曲远回答说,“我在外面这么多年,跟咱这些同学都失去了联系!”

“不用担心,老天有眼,让咱们兄弟俩重逢。只要找到我,就能找到咱们大多数同学。”杜阳拍着胸脯说,“想找谁,在平度,你问我就行了!”

“太好了!我还以为,这辈子,跟好多同学都没有机会再见了呢!”曲远异常兴奋。

“今天中午,跟我一起去古岘镇驻地吃饭吧,尝尝辣杆子烤鸡和古岘煎包,顺便看看平度二中,咱们班的美女杨玉兰,现在就在二中当英语老师呢!”杜阳兴致勃勃。

“杨玉兰现在也在二中教学了?”曲远吃惊地问。

“当然了,挺意外的吧?咱们班当老师的同学有好几个呢。你等等,我这就给杨玉兰打个电话。”杜阳掏出手机,一会拨通电话,说了一会就挂上了。

“杨玉兰今天上午就两节课,刚结束,下午也没课,现在没什么事,正好让杨玉兰陪咱哥俩好好唠唠吧!”杜阳说。

“太好了!我反正今天就是回老家看看,能碰到咱们这么多好同学,也是一种缘分。我们好好聚聚,我再回曲家店吧!”曲远猛然有了兴致。

当年在二中时,他跟刘婷婷很谈得来,而刘婷婷跟杨玉兰又是闺蜜。离开二中这么多年,本以为彼此不会再有机会碰面,没想到今天居然在客车上碰到了杜阳。曲远的心跳不禁有些加快,虽然已经过去了这么多年,但他一直很想知道刘婷婷现在何处,现在做什么,过得怎么样?

曲远陪着杜阳匆匆地去古岘镇政府处理完公务,一起走进平度二中。


平度二中位于古岘镇驻地西部,平古路的北侧。一眼望去,一切还是十年以前的老样子,只不过是新盖了几栋教学楼,校园的绿化更好了,看着干净整洁。学校大门前,以前有一个大湾,湾很陡,水很深,男同学经常聚在大湾边玩耍。有一年冬天,上冻了,曲远跟同学去玩,别人踩在冰上就没事,结果他一踩上去,一下子就掉下一只脚去,立刻感觉冰冷无比,脚似乎都要冻掉了。曲远赶快百米冲刺般跑回温暖的教室里去,那过程真是狼狈不堪。而今,大湾已经消失了,平古路南边盖起了一排排门头房,大有围绕二中形成一个商圈之势。

边走边看,曲远感慨万分。前方,杨玉兰已经在办公楼前等候了。杨玉兰穿着一件洁白的裙子,黑色的长发长到腰间,用红色的丝带系着头发,在阳光下散发着优雅的女性气息。一双清澈的大眼睛,戴着一副眼镜,让整个人看起来既斯文又清纯。时间不饶人啊,当年总是坐在最前排、个子小小的杨兰,如今1.65米的身高,走起路来,婀娜多姿。不知道,当年的大才女刘婷婷现在变成了什么样子了?也跟杨玉兰一样美丽动人吗?曲远触景生情,心里不禁有些惆怅。

三个人边走边聊,漫步二中校园,感觉又回到了学生时代。遥想当年,能够考上平度二中,在村民和亲戚的眼里,也是一件很值得夸耀的事情!“一、二、四、六、侨、九”,基本上就是那个年代平度各所重点高中的实力排名! 在二中最辉煌的时期,其综合实力仅次于百年名校平度一中。据说,当时一中的高考升学率为90%,二中为80%。不过,与平度一中全市招生不同,平度二中那时候是划片招生,招生区域为古岘、仁兆、冷戈庄、麻兰、云山、洪山、龙山、大田、旧店、石桥、两目、崔召、南村、兰底、郭庄、张戈庄等乡镇,二中同学因此基本上就是以上地区的居多。多少年后的现在,曲远还能清楚地记得很多村庄的名字,就是因为这个村庄有高中同学的缘故。曲远现在还记得,刘婷婷老家是云山镇刘河甲村的。或许是一方水土养育一方人,刘婷婷的皮肤特别白皙,眼睛特别大,性格也很温柔,人很聪明,学习成绩很好,是级部里有名的才女和美女,自入学开始就雷打不动地担任班里的数学课代表。

90年代,曲远在古岘读二中的时候,古岘繁荣的大集,吸引了周边大量的人流,比较近一点的云山、两目、麻兰、冷戈庄、仁兆等乡镇,远一点的,莱西地区的武备、院上等乡镇都远道而来,这些因缘际会造就了古镇的繁华。在二中上学时,最大的乐趣,就是在中午放学后,趁着午休时间,偷偷地去逛古岘大集。古岘集很大,从学校门前的平古路往东,以及朱诸路两侧、商贸街等,街道两边都是赶集的摊位,一个挨一个,绵延好几里地。摊主来自古岘周边,说话口音也不一样。大集上,琳琅满目的商品,让人目不暇接。买双双星牌旅游鞋,买几个味美可口的古岘煎包,买个甘甜的沙岭西瓜,都是那些日子里那么美好的记忆!囊中羞涩的时候,在大集上来回穿梭,哪怕只是看看那些琳琅满目的商品,对于一个未曾见过世面的高中生来说,也是开阔眼界的一种方式,更是高中时代的一大享受。在古岘上学的三年,虽然枯燥,学习压力也大,但回头来看,一个风华正茂的读书郎,在那些赶古岘集的日子里,也有过多少的欢愉时光啊?


现在想想,当时古岘镇驻地的八个村庄(号称八大里)的同学,让曲远是多么的羡慕啊!杨玉兰、钟慧红、张林强、王永波、李正波等同学每天可以走读,不必住校,吃、住、行都很自由自在,真让人羡慕啊!就连学校所在地的古岘镇,这个平度东部地区的经济、政治、商业中心,因为平度二中这所名校的存在,而增添了多少光辉啊?多少父老乡亲,不远几十里地风尘仆仆地赶到古岘,来到二中,只为探视他们的未来和希望!这里留下了多少莘莘学子的青春记忆,人生最美、最真、最纯的青春年华,那些同窗共度的岁月,那些让人感怀的往事,虽然物质上比较匮乏,精神上却是如此地富足。


况且,与平度一中的学生高考后大多居留外地不同,平度二中的学生大学毕业后很多回到家乡,其中的许多佼佼者都已成为平度很多单位的领导和中坚力量。这其中,最让曲远敬佩的就是二中的著名校友辛显令。


听语文老师说,辛显令是平度二中初五级学生,他创作的电影剧本《喜盈门》,后来被上影厂导演赵焕章拍成电影。《喜盈门》以北方农村一个家庭婆媳之间的争端为主要内容,反映了尊老爱幼、赡养老人等传统伦理道德在农村变革时期的失落问题。上映后,受到广大观众尤其是农村观众的好评,先后荣获百花奖、金鸡奖、文化部优秀影片奖和上海电影制片厂最佳编剧奖。据《当代中国丛书·当代中国电影卷》记载:“在不到一年的时间内,《喜盈门》发行各种规格拷贝达4000多个,观众达1.7亿人次,创造了新中国影片观众人数最多的纪录。”曲远小时候,看过这部电影,对很多情节记忆犹新,感觉就是自己身边的故事。原来辛老就是古岘人,难怪写得这么生动。要是有一天,自己也能跟辛老一样,有一部传世之作,就不辜负此生了!到那个时候,就不是我以二中为傲了,而是二中以我为傲了!


可惜物是人非。随着平度城市化进城的加快,一中、九中地处平度市区的优势开始凸显,二中教师的进城之风愈演愈烈,许多优秀的教师不断充实到一中、九中,二中日渐衰落,如今二中的师资力量与生源质量,跟十年前相比,可谓天壤之别。


“杨玉兰,你现在终于实现了当老师的愿望了,祝贺你!”曲远由衷的说。


“谢谢你,曲远!你现在也很好啊,名牌企业的职业经理人,前途无量!”杨玉兰仔细打量着曲远,嫣然一笑。


“好了,你俩就不要互相吹捧了,反正现在嫩俩都梦想成真了!”杜阳嚷嚷道。


走在操场上,曲远感觉特别的亲切。


“仿佛又回到了从前,一看到操场,我就想起了刘泽山和吕波涛带领我们跑圈的情景。”曲远感叹道。


“可不,那时候,每天早晨,从睡梦中醒来后第一件事,就是雷打不动地参加学校组织的晨跑。”杜阳也陷入了回忆。


“是啊,那时候咱们的晨跑是安排在早读课之前,大家都还没睡醒,饥肠辘辘地,绕着操场跑圈。”杨玉兰说。


“我上学时最厌烦晨跑了,冬天那么冷,在被窝里热乎乎的,睡得舒舒服服地就得起来跑操!”杜阳感慨到,“男生宿舍的大通铺,上下两层,只要早晨的铃声一响,电灯一亮,大家就急急火火,穿衣下床,忙成一团......还好,我现在终于解脱了!”


“你是解脱了,不过你的肚子可是受罪了!”曲远轻轻地拍了一下杜阳的大肚子,“你看你都胖成什么样了?赶快减肥了!要不你就每天起来晨跑!”


“得得得,我好歹不用晨跑了,你这还要安排我晨跑,真受不了!”杜阳跺了跺脚,“其实,我也知道晨跑对身体有益,但我也还是不喜欢晨跑,十年前不喜欢,十年后就更不喜欢了!”


“我们女生大多数也不喜欢晨跑,可是不喜欢归不喜欢,高中三年的晨跑,大家基本上都坚持了下来,现在想想能坚持下来也不容易啊。”杨玉兰捋了捋头发。


“真快啊!一晃就过去了这么多年,当年感觉艰难的晨跑,现在回想起来,其实也是挺美好的一段时光!”曲远凝望远方,思绪不知道飘向了什么地方。


“曲远,咱俩比比看看,看谁跑得快!”杜阳带着戏谑的眼神说。


“谁怕谁啊?来啊!”曲远毫不示弱。尽管曲远知道,上学时,杜阳曾经是学校有名的“跑不死”,他的长跑耐力惊人,曾获学校冬季20里长跑比赛季军。


“过去了这么多年,你俩还是改不了争强好胜!”杨玉兰说,“那好,我给你俩做裁判!”杨玉兰大声吆喝道,“各即位,预备,跑!”


杨玉兰的话音刚落,曲远和杜阳就如同离弦之箭一般飞奔而去。跑了一会儿,杜阳臃肿肥胖的身躯,蹒跚迟钝的步伐,显得力不从心。他喘着粗气,捂着肚子,停了下来。曲远的身体还是比较结实,长期户外工作的锻炼,让他健步如飞,一会就把杜阳远远地落在身后。


看到杜阳痛苦的样子,曲远忍不住笑了,“看来,你这就是平常缺乏锻炼,当年的长跑能手,现在跑不几步,就气喘吁吁了。看来,生活太腐败了,也不是个好事哦!”


“好汉不提当年勇!”杜阳抹了抹头上的汗,“老了,不比你们年轻人了!”


“哈哈哈,这心思瘦死的骆驼比马大,以为杜阳还能继续创造惊喜,没想到.....“杨玉兰忍俊不禁,也笑了起来。


“老了,老了”杜阳摸了摸自己的肚子,无奈地说。


沿着操场转了一圈,上午放学的铃声响了起来,校园里一下了跑出来好多学生,大家你追我赶,奔跑在打饭的路上。


“看这些学生,我也想起了我们打饭那会儿。”曲远叹了口气,“唉,十年弹指一挥间!”


“曲远还是出口成章!”杨玉兰说,“当年的学霸,看来功力依然深厚!”


“可不,曲远那时候是生活委员,负责给咱们打馒头,我估计你现在跑得快,就是那会给大伙打馒头练出来的!”杜阳回忆道,“一下课,大家就在打饭路上激烈地冲刺,教室到伙房300米的距离,好像短跑比赛一样!”


“ 我印象最深的是给女生打开水,当时班里有几个男同学,每次放学后,第一时间拿起自己喜欢的女生暖瓶,勤勤恳恳的奔跑在打开水的路上。是不是杜阳?”曲远提醒道。


“我还记得,杜阳那会经常给王凌云打开水,遗憾的是,高中毕业了,你的打水爱情也无声无息地结束了!”杨玉兰说。


“除了杜阳,还有刘志军给张珍玉,吕志强给刘美娟,辛大山给石丽梅,只是最后的结果,有些可惜了......由此来看,上天对待我们这些同学,真的很不公平!”曲远感慨道。


“别光说话了,两位帅哥,咱们去吃饭吧!是在学校食堂还是去镇上吃?”杨与兰说。


“去镇上吧,曲远好不容易来一次,今天中午我做东,去古岘老三饭店,让曲远尝尝咱们古岘的名吃!”杜阳说。


“今天中午我请就行了,让我......!”杨玉兰执拗的说。


“别跟我抢了,哪有男士让美女请客的?”杜阳打断杨玉兰的话,“快走吧!”

作者王珍泉,青岛平度人,20年国内大型名牌企业经营管理工作经历,曾持有香港上市公司赠与职业经理人的期权;爱好写作,大学时期在《武汉晚报》、《长江日报》、《青年人报》、《青少年文汇》、《武汉城建学院报》等公开发表文章。

参加工作后,陆续发表《娘,42年了,你仍然挣扎在两个世界的边缘》、《第三只眼看平度一中:你想要的,在这里,时光都会给你》、《官北古村:寻找平度农村民居200年前的历史记忆》、《吕鸿烈:平度乡村人文孝礼感恩教育的领航者》、《大泽山脉最深处、世外桃源所里头》、《平度一中微尘班在平度首届新春花灯会现场举行“微尘有情、博爱无疆”公益活动》、《闲谈我的家乡平度》、《少年时,第一次骑自行车上平度城》、《秋雨中寻找最美的你》、《孝美小站:爷孙俩的国庆节》等脍炙人口的美文。

在《今日平度》报纸上发表《跟父亲拉呱畅谈老家新变化》、《由家门口的变化看城市的美丽嬗变》、《平度二中,抹不去的校园记忆》等文章,其中《跟父亲拉呱畅谈老家新变化》在《今日平度》征文比赛中获奖。

前期原创文章精彩回看:

娘,42年了,你仍然挣扎在两个世界的边缘......

平度美文:雨夜骑行在人民路上的心情


平度故事:住在商业街,爱情鸟飞来!


第三只眼看平度一中:你想要的,在这里,时光都会给你!


平度教育:吕鸿烈  乡村传统人文孝礼感恩教育的领航者

二中记忆:撤掉的平度二中,抹不去的高中校园记忆

官北古村:寻找平度农村民居200年前的历史记忆

大泽记忆: 大泽山脉最深处  世外桃源所里头

平度美文:少年时,第一次骑自行车上平度城

美丽平度:平度一中微尘班在平度首届新春花灯会现场举行“微尘有情、博爱无疆”公益活动

中国养生美食文化节主会场到底啥样?看完你就知道了!


《今日平度》5月8日2版刊载   本微信公众平台推送的原创文章《由家门口的变化看城市的美丽嬗变》


平台力荐:《跟父亲拉呱畅谈老家新变化》在征文比赛中获奖!


平度实验高中横空出世   谱写平度教育崭新篇章


平度乡村:马家沟,一个因芹菜而出名的地方


乡村平度:古平度八景之一、村里有座刘氏祠堂  毗邻双庙水库


青岛地铁14号线胶州境内有变动,平度诸事完备,动工指日可待……


莱州平度当年和烟台很亲?这条马路就是见证......

乡村平度:自古商贾重地的冷戈庄村,胶东半岛地区海阳、招远等地方的冷姓从此迁出......

Copyright © 莆田小吃美食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