莆田小吃美食联盟

谁是“东干人”?

新疆之窗2020-03-25 11:38:10


去国万里情不改,离乡百年魂尚存

同宗同源的东干人


东干人(дунгане,Dungani,Tungani)是中亚穆斯林民族之一,系中国西北回族后裔。其迁居中亚过程主要有两次:一次是18世纪末,清帝乾隆将居于伊犁河谷的回民安置中亚。一次是1877~1878年陕甘回民起义被镇压后,由起义领袖白彦虎率领余部迁居。人数约3000多人,最初住在七河地区(谢米列契耶),其后10年间又有一些甘肃籍回族,陆续迁往。2010年人数约112426人,分为两支:一支为陕西东干人,约42404人。一支为甘肃籍东干人,约51132人,其余散居在俄罗斯、乌兹别克斯坦和哈萨克斯坦等国。



沙俄时期的东干人



苏俄时期的东干人



东干全家福



最早到中亚的东干妇孺



沙俄时期的东干人货郎



吉尔吉斯斯坦的东干爷孙俩


语言与文字

东干族使用汉语,属汉藏语系汉语族,系中国汉语北方方言中的陕西方言与甘肃方言的混合。

东干人的语言还保留着古汉语的说法“衙门”、“大人”、“衙役”、“学堂”、“使唤”、“路数”、“营生”,这是东干人每天都要说的词。他们称总统为“皇上”或“皇帝”,称商店为“铺子”,称银行为“钱庄子”,称货币为“贴子”,称朋友为“联手”,称理发师为“待诏”,把“签名”叫“画押”,把结过婚的妇女叫“婆娘”,等等。

东干人早先多不识字,只有少数人能用阿拉伯字母拼写“小经”,以后又用过拉丁字母,1953年以后,推广使用一种以西里尔字母为基础的文字,并用这种文字刊印报纸、教科书及其他书籍。

由于生存需要和受教育的结果,使这个原本操用单语的民族群体渐变成了一个多数人能够使用两种以上语言的双语民族,并且由于语言环境和教育的原因,部分东干人丢失了自己的母语而转用其它民族的语言。同时,双语化进程中强烈的民族意识凸显出来,又使东干族认为东干语这一从语言学特征上讲的是汉语西北方言特殊变体的语言就是东干族(回族)自己的民族语言,因而形成了独特的民族语言观。

由于与其他民族杂居,中年人均能讲流利的俄语,有的通用哈萨克语、吉尔吉斯语或乌兹别克语。

宗教信仰

东干人信仰伊斯兰教,最初移居俄国时,逊尼派的陕西籍回民与苏菲派门宦的甘肃籍回民各行其是,以后逐渐趋同。现均属逊尼派,信仰虔诚,遵守哈乃斐学派教法。白彦虎在世时,东干人即在七河地区修建了40多所清真寺,均为中国建筑风格的砖木结构。生孩子后请阿訇取经名。生活中严格禁酒,不食禽鸟飞鱼类,严禁吃猪肉。清真寺的阿訇有东干人、吉尔吉斯人、乌兹别克人,他们在群众中普遍受到尊敬。东干人的名字男性一般为哈桑、阿卜杜拉,女的为法蒂玛等。姓氏则以“马”为主,按照中亚人习惯,男的称阿卜杜拉·马基耶夫,女的称法蒂玛·马基耶娃。

生活习惯

100多年来,东干人既能与周围的穆斯林民族友好相处,适应当地的一些穆斯林风土民情,又能将中国回族文化中的习俗、语言保留下来。如喜食面食,仍用筷子吃饭,食品也保留原来名称,如莲花白、黄瓜、凉粉、卤面、面片儿、馍馍、胡椒等。大多数东干人都讲东干语(即汉语),语调中仍有纯朴浓重的陕西、甘肃方言和一些北方汉语成分。结婚时讲究嫁妆、彩礼、闹新房。

东干人在他们的聚居区建造了一些清真寺,有的仍然是中国式建筑。东干族男子多戴白色或黑色带花纹的圆形小帽,妇女多戴白色盖头或头巾,有的老年妇女还喜欢扎腿带子。在婚礼或喜庆的日子里,中青年男子多穿西服或上衣,套一件黑色马甲。妇女多穿下腋开襟绣着花边的旗袍或连衣裙,喜欢穿绣花鞋,喜欢戴金银手饰,如戒指、耳坠、手镯、项链以及胸花等。

在早期,结婚时新郎一律穿蓝色长袍马褂,头戴礼帽,上插红花,肩披红绸,属典型晚清时期新郎打扮,后来改为西装礼帽。但是新娘仍然梳燕燕头,戴上假发套,插上金银首饰和各色的绢花。身穿绣花大襟长袍,配一方大披肩,裤腿绑带上系着银铃,脚登绣花鞋,手里拿一块大花帕子,始终保持着清代打扮。东干人结婚时还要耍公婆,在新郎家父母的脸上抹上红颜色,让前来祝贺的人任意取乐。这很像中国陕西、甘肃、宁夏一带回族的结婚习俗。东干人在中亚地区使用东干语、俄语或其他语言,对外交际多使用俄语或吉尔吉斯语、哈萨克语,对内使用东干语。东干语其实就是中国陕西、甘肃、宁夏一带西北方言中的中原官话(关中片和陇中片)。东干语内部有陕西话和甘肃话之分。东干语的标准语是甘肃话口语。东干族的文学可分为书面文学和口传文学两个方面。其中,口传文学形式非常丰富,有儿歌、口歌儿、口溜儿、猜话、倒口话、曲子、故今等。在这些口传文学中,尤其是“口歌儿”(里面主要是谚语),它不仅是东干文学的一种口头创作,也是中亚东干族劳动人民语言艺术的结晶。它不仅反映了中亚东干族对自然规律、社会事理、宗教信仰、伦理道德、家庭观念、是非善恶、生活习俗等多方面的认识和理解,而且还蕴含着浓郁、多彩的民俗事象。

特色歌谣

1、中亚的东干人喜欢和睦、热闹、快乐的大家庭,重视亲情,他们在口歌里说:

家呢有个三件宝,鸡儿叫、狗咬、娃娃吵。

不说不笑,耽搁哩老少。

无事调唆分家没下场,大锅呢的饭有味吃的香。

手拉手,攥一把,头顶儿抹到脚底下。

回回的亲,扯扯蔓的根,不掏还罢哩,越掏越深。

东干人保留了中国传统观念,喜欢男孩,有重男轻女的思想倾向,如:

一儿一女活神仙,无男二女心不甘。

给出去的女儿,泼出去的水。

女死毁一半,男死连根烂。

老子弹脚,娘陪手,再养女子就是狗。

2、东干人的婚嫁严守伊斯兰教规,男女双方都是穆斯林才能通婚。东干女子一般不外嫁,反对近亲结婚,一夫一妻制不太严格,有娶小的习惯,如:

衣裳帽子搅乱哩,回回嫁哩黑炭黑炭:中亚人对吉尔吉斯人的戏称,也叫“黑娃子”。哩。

亲上不能结亲,亲上结亲,剁断筋。

骑驴的腿不闲,娶两个婆姨的嘴不闲。

一天的谋囊,赶早喝上二两,一世的谋囊,办上两个婆娘。

头一房当墙,第二房当娘,第三房搭上个板板儿供养。

一人娶九妻,不够哩再娶去。

东于人的婚礼至今仍然保持着中国“六礼”的传统,同时有回族的习俗。婚嫁中男方先打发媒人到女方家提亲,要有父母的“口唤”。“给话”后要吃“定茶”,送卡利姆,定日子。女子出嫁前要在自己的小屋里“坐炕”,静坐三天,回忆父母的养育之恩。新娘出嫁前一天,与女友在小屋里或唱或哭,悲叹分离,东干人叫“少女会”。结婚时男方用花车迎娶,在洞房要请阿訇念“尼卡哈”。晚上青年男女“遭房”耍新娘子。口歌儿里说:

天上无云雨不通,地下无媒结不了亲。

一家的女儿百家问,抄花子过来捣一棍。

媳妇儿到门前,还得一个老牛牵。

见官司——说散场,见婚事——说成双。

每一家东干人生活中都离不开茶,早晨、中午、晚上都要喝茶。他们喜欢喝印度红茶,有时也喝花茶,喜欢喝浓茶。在东干识字课本里,有一篇课文写道:

天天早上起来哩,各家各户;

先喝茶呢,不吃饭,也不吃肉。

格鲁吉亚的太阳,库拉的浪;

都在茶叶里头呢,血咋不旺。

人说心里闷的慌,浓茶喝上;

寿数能长脸色好,身体强壮。

别的嗜好我没有,就爱喝茶;

人老几辈都喝呢,我妈我达。

东干人的口歌儿里,也有关于喝茶的内容,如:

馍馍不吃茶不喝,心中有话难得说。

喝哩酽茶酽:浓,中国西北方言。就是搔,喝哩淡茶灌尿脬。

从信仰上看,东干族属于伊斯兰教逊尼派,与中亚其他穆斯林民族相比,他们更虔诚,更谨守教规。口歌中说:

人爱主爱,人不爱主不爱,

人忙主不忙,早晚下一场。

人有曲曲心,安拉有过过路。

洗手洗到肘,吃饭送到口。

回回是鱼,三天不洗就是驴。

树迎风呢,财贝迎拜俩拜俩:灾难,阿拉伯语借词。呢。

东干族人的生活中,每时每刻都以礼相伴,他们特别重视伦理观念,崇尚礼仪,讲究“三德十行”,注重乡情和友谊,群体意识比较强。口歌中说:

一省一个乡俗,一城一个礼仪。

读书要得知识深,学不下礼义不如人。

伸手不打礼行人,出口不骂老年人。

家呢不瞧人,出门没人问。

不走的路过三遍,不用的人用三遍。

人给人不报恩,在世就是活畜牲。

中亚回族经受了许多痛苦和折磨,也亲手创建起了自己美好幸福的生活。他们相信命相、运气和洪福,但更相信人定胜天,勤劳致富。口歌中写道:

心比天高,命比纸薄。

运气命大跟前坐,无运命小跟前过。

时不来,运不通,担上个扁担学营生。

鸿运到哩家,扁担开哩花。

诸葛亮能掐会算,不迭司马的洪福遮天。

银钱是英雄身上的垢甲,是多会有命能挣下。

把运气不要当本事的使。

东干族的丧葬与陕甘宁回族一样,人死后实行土葬。要请阿訇念经,过“乜贴”。坟地直着向下挖两米左右深,向北挖一个长条洞,将埋体头朝北,脚朝南,面向西放好,用土块将门洞砌严,把直坑填平,上面堆成一个长条形的坟堆。就像口歌里所说:

头往北,脚往南,四十个土块插的严。

东干人的葬礼中,还有“添油”的习俗。人死后亲朋好友都要给死者家属进行帮助。起初是送油,所以叫“添油”,后来改送钱。这在东干口歌里也得到了反映:

把我好比黄风地呢一盏灯,

灯灭了无有一个添油,拨灯的人。

以上东干族口歌里的民俗事象,不仅反映了中亚回族社会生活的广阔画面,也反映了东干人的民俗心理、民俗风尚和民俗文化。如果将这些民俗文化和中国西北地区作一对照,就会发现中亚的东干族虽然和中国相隔甚远,但是“去国万里情不改,离乡百年魂尚存”。尽管在某些方面发生了一定差异,但风俗习惯还是同宗同源的。这对深入研究西北历史风情、伊斯兰文化的亲和力以及中国边疆少数民族移民史、华侨史都有着重要的学术意义。



生活在中亚的讲甘陕方言的少数民族

甘陕回族后裔“东干人”

东干人(东干语:Хуэйз?;小儿经:???? ??? ?;罗马化:Huejzw;汉字:回族;俄语:Дунгане;俄语罗马化:Dungane)是中亚穆斯林民族之一,系指迁移到中亚的中国甘肃及陕西回族后裔,在各中亚国家中属少数民族。1942年前苏联以“东干”一词,正式为这支民族命名。该族人认为自己与中国的回族同源,称呼自己为回族(东干语: Хуэйз?,Huejzw))。

截止2010年,东干人人口约112,426人,分为两支:一支为陕西东干人,住在哈萨克斯坦江布尔州的马山青镇、朔尔一提别镇与奥克提亚勃尔集体农庄,约42,404人。另一支为甘肃籍东干人,住在吉尔吉斯斯坦的德鲁日巴集体农庄与米粮樊镇,约51,132人,俄罗斯境内有1,651人,其余散居在哈萨克斯坦的阿拉木图、吉尔吉斯斯坦的比什凯克等城市以及乌兹别克斯坦。

东干人主要生活在吉尔吉斯斯坦和哈萨克斯坦交界的地区以及乌兹别克斯坦。根据1999年的人口普查统计看:在哈萨克斯坦的东干人为36,900人(据来自哈萨克斯坦东干人协会的消息称,目前在哈境内的东干人约为4.6万人);吉尔吉斯斯坦的东干族人口为51,766人;没有关于乌兹别克斯坦东干族人口的统计数字,但估计不会多于25000人。从1999年吉尔吉斯斯坦人口普查结果看,吉尔吉斯斯坦东干族人口的分布情况为:85%分布在楚河州,6%分布在比什凯克市,5.7%分布在伊塞克湖州(主要是伊尔德克东干乡与州府卡拉科尔),1.4%分布在奥什州, 0.8%分布在纳伦州。

“东干”一词源自突厥语qurup qalghan(意为“定居者”)或donan(意为“回来”),是突厥人、塔吉克人和俄罗斯人对中亚地区和中国境内回族的称呼。亦有流行说法指百多年前这支回族迁入中亚时,被问到他们从哪里来,他们说“东岸”(甘肃东边,汾河东边),从此东干成为这个回族分支的称呼(也有敦煌与潼关之意)。但在陕甘回变之前数百年,中亚的塔吉克人和突厥人已经开始用“东干”一词称呼中国境内的回族。例如,17世纪喀什噶尔苏菲派宗师穆罕默德·优素福(Mohammed Yusuf)就曾经告知其门徒要让明朝境内的“东干族”皈依苏菲派。因此将“东干”与“东岸”或“东甘”等同的说法并不被国际学界广泛认可。

东干族作为回族的分支,出自13世纪花剌子模帝国(回回大食国)灭亡后被蒙古人迁移到中国参与战争和生产的中亚军人(回回探马赤军)、商人和工匠,这批人以及其后自中亚、东欧源源而来的突厥各族人被统称为“色目人”。经过元朝蒙古人的统治和政策导向,色目人逐渐伊斯兰化和中国化,成为近代的回族。

回族约19世纪由于政府迫害、民族矛盾和战乱从中国逃亡和迁徙到中亚,其中以两次迁移最为庞大。清朝同治年间,回族起义领袖白彦虎(1840年-1882年)于1862年-1870年以“反清保回”为口号发动陕甘回变,后被左宗棠镇压,其中一支回军逃入当时俄国七河地区(谢米列契耶);其后,1880年代,俄国政府将伊犁地区(今新疆)交还中国,大批回族人陆续迁入俄国境内,两次迁徙近万余人。经过百多年融合,这批回族人的后代已成为多个中亚国家的民族一员。19世纪,“东干”一词被俄罗斯人借用,1830年代,英国与德国开始用“东干”称呼新疆回族。1835年,欧洲人James Prinsep记录他们生活于中国的鞑靼里亚(新疆)。1837年,俄国人在奥伦堡见到他们的商队。奥斯曼帝国时代的历史学家Abdul Aziz将东干族分为中国境内的东干族以及定居在俄属突厥斯坦(原苏联中亚地区)和中属突厥斯坦(新疆)的东干族,并提到东干族在北京拥有17座清真寺。

东干族在古代使用一种由波斯语词汇、语法和部分突厥语词汇融合的波斯语变种,称为“法尔西”(即波斯语),语言词汇中带有大量的突厥语(主要是受到中亚的哈萨克语、吉尔吉斯语、维吾尔语的影响)和俄罗斯语(前苏联统一使用俄罗斯语作为官方语言)词汇。后因外界客观条件限制,法尔西仅限于族内使用,对外用汉语陕西方言、甘肃方言夹杂波斯语词汇的“东干语”。迁至中亚后,由于受到俄罗斯语言文化的影响,现在大部分东干人使用夹带大量波斯语和突厥语词汇的俄罗斯语。

东干人信仰伊斯兰教,最初移居俄国时,逊尼派的陕西籍回民与苏菲派门宦的甘肃籍回民各行其是,以后逐渐趋同。现多数被归类于逊尼派(由于回族遵循正统哈乃斐派教法),但其生活方式仍显现出许多波斯文化和什叶派的特征。除此外,他们当中也有不少什叶派教徒(苏菲门宦,尤以哲合忍耶为众)。白彦虎在世时,东干人即在七河地区修建了40多所清真寺,均为中国建筑风格的砖木结构。生孩子后请阿訇取经名。生活中严格禁酒,不食禽鸟飞鱼类,严禁吃猪肉。清真寺的阿訇有东干人、吉尔吉斯人、乌兹别克人,他们在群众中普遍受到尊敬。东干人的名字男性一般为哈桑、阿卜杜拉,女的为法蒂玛等。姓氏则以“马”为主,按照中亚人习惯,男的称阿卜杜拉·马基耶夫,女的称法蒂玛·马基耶娃。


Copyright © 莆田小吃美食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