莆田小吃美食联盟

半亩花田第三卷||30 芳墨《奶奶的鸡蛋打卤面》

最美微刊2019-06-11 00:56:53

30

芳墨||奶奶的鸡蛋打卤面

从小,我就是由爷爷奶奶带大的。五岁上幼儿园之前每天都在爷爷奶奶家,即使之后上了园上了学,也经常会在放学后和爷爷奶奶在一起。老人做的饭通常都很简单,无外乎就是烩菜、稀粥、咸菜之类的,但是由于还要照顾我这个小孙子,所以奶奶在我在的时候最常做的饭就是鸡蛋打卤面,在她看来,好消化又有营养。有的时候,卤子多做一些,就可以留给好几天吃,这样也很是省力省时。


奶奶的鸡蛋打卤面,只是每每想到这几个字眼我都会忍不住自己的口水,咱们先来回忆一下卤子:鸡蛋不像是被简单的炒过更像是被油炸过,口感很舒朗并不像平时的炒鸡蛋那般软糯;有时候会放柿子,有时候也没有柿子,但对于幼小的我来说,基本吃不出来太大差别,因为即使放了柿子也被奶奶熬成了柿子汤,只是偶尔能用筷子夹到一两条柿子皮;我最爱吃的是卤子里的肉丁丁和葱丁丁,它们俩是金牌搭档,最好能在一筷子里同时夹到肉丁和葱丁,肉丁已经被炼的看不到肥肉,但是放到嘴里一口咬下去,却依然可以咀嚼出其中的香滑的油香、脆嫩的肉香,这时候,葱丁的加入便会创造出一种新的充实的味道,既解了馋又解了腻;这些材料汇集在一碗色泽看上去并不那么光鲜的卤子里,我只能用一句俗语来阐述:卤子不可貌相,唯有吃过才能评判。


说了最大的亮点——卤子,咱们再来回味一下面:在我小的时候,家庭条件一般,不会出去买现成的手擀面(我甚至不知道那个时候有卖现成面条的吗)也没有现在各种花枝招展的手动的、电动的压面机。所以,奶奶做的面是纯手工百分百自己一点点擀出来的面。关于擀面,我有太多的记忆。首先就说擀面的地方吧,方桌太高,灶台太小,所以,奶奶就把操作台放在了床上。床上多软啊,奶奶又特别的娇小,再加上案板下铺的那张怕弄脏床单的塑料纸,奶奶每大力推一下擀面杖,案板就会随着奶奶用力的方向左摇右摆,于是,这个时候,我的重要作用就显现出来了:我跪在床上,把自己的小屁股忠实地撅起,两双小手紧紧地摁住奶奶手下那不老实的案板,但即使这样,案板依然还是在自顾自地舞蹈,那个时候的我就会跟案板发脾气,抱怨它不听话,抱怨它的力气竟然比我的还大,殊不知,这都是奶奶为了做一顿劲道的面条在默默使力呢!我还会不停地向奶奶邀功:奶奶,您说我压的好不?奶奶,我力气大吗?奶奶,我也是厨师,对吧……这时,奶奶就会敷衍地头也不抬的对我说,楠楠,压的好,楠楠,长大了,都能帮奶奶这么大的忙了……我的爷爷呢,就在一边看着我们一边自个儿在那儿呵呵呵地笑着。


奶奶擀面好神奇,明明是圆滚滚的一团,但是奶奶先简单地用擀面杖把它们敲成一小摊,然后再把它们左擀两下,右擀两下,在凹凸不均的厚度被一点点打磨平整之后,便把这张大饼卷在擀面杖上。最不可思议的地方来了,这面杖在奶奶的手下一推再一拖回来,再一推一拖回来,然后展开,竟然比之前大了一圈!于是,我连忙缠着奶奶也要试试,奶奶拗不过我,就把这任重而道远的擀面杖递在了我的手里。我也照猫画虎地学着奶奶的样子把面卷起,可是就连这第一步都不是那么容易,卷了又打开,打开再卷上,终于可以进行神奇的滚动了!我用力将手中的擀面杖借着案板的摩擦滚了出去,嗯,感觉还不错,然后再学奶奶的样子搓着案板拉回来,啊,真简单啊,我忙不迭地要打开面皮看成品,但却怎么也打不开了,原来,我的面皮已经一层层地粘在了一起……奶奶无奈地重头开始,爷爷还是在一旁看着我们哈哈大笑。


所以,当这么一碗热气腾腾的面被端上桌的时候,拌上卤子,来点小醋,再看上我最爱的《美少女战士》,啊,简直是人间天堂!


我小时候,性格是很内向的,尤其我上幼儿园时已属于“大龄儿童”,深深的自卑和对于陌生环境的恐惧自然没有办法让我融入到小朋友中。记得第一天上幼儿园时,我不知道架子上摆的各种一模一样的杯子是已经编过号的,也没有搞清楚早晨老师告诉的数字就是我的杯子的编号(其实我早就忘了那个数字了),于是在我口渴难耐的时候,就像在奶奶家那样,随意的拿起一个杯子去接水喝了,结果可想而知,这个杯子的主人找不到了自己的杯子,而我的却在那儿静静地待着,我记得当时老师并不大友好地对我说了一句:你怎么连自己的杯子都记不住……这可能也是导致我至今对数字都非常迟钝的原因吧,我不是记不住杯子,我也不是记不住数字,我只是没有理解它们之间的关系。幼小的心灵第一次有了紧张和小心翼翼的感觉。越紧张,肚子就越不好,总想上厕所,可我又不敢举手告诉老师我想去厕所,生怕又做错了什么事情,所以就自己在那儿憋红了脸忍着,可小小年纪哪能有那么强的自控力……当大家纷纷捂着鼻子躲着我的时候,我又第一次体会到了什么是屈辱。晚上在幼儿园里吃饭,我不明白为什么这里的饭全是油花花的大肥肉,咬起来像是冒着肥腻的尸体,根本不像奶奶做的肉那般把肥油都炼没了。一块没吞进去,“哇”地一口全吐了出来,却被来回“巡视”地老师看到,我赶紧惶恐地低下头,把吐出的肥肉一点点全装到了自己的衣服兜里……

经过了这样的一天,我只想回到奶奶身边,仿佛这世间只有奶奶家的味道才能让我平静下。我大哭大闹,爸爸拗不过我,终于又把我送到了奶奶家。一看见奶奶,我就像是迷路在风雨里的小猫终于找回了家,扑在她的怀里就开始哇哇大哭,恨不得把这一天所有的委屈全部嚎哭出来。奶奶身上的味道真好闻,不是香的味道,但是却比我闻过的所有香更加澄净而安宁。终于,我抬起头,泪眼汪汪地对奶奶说,奶奶,我想吃鸡蛋打卤面……


打散鸡蛋,搅拌,放入油锅中煎炸,捞出,切好的五花肉丁继续倒入油中翻滚,漂亮的西红柿不一会也加入其中跳跃着,葱花、姜末、咸盐、酱油仿佛变成了大号、长笛、唢呐、提琴,它们共同奏响了一支盛大的鸡蛋卤子交响乐!


奶奶又在擀面了,可是那天我却已经没有力气再帮奶奶按住面板了,在暖和的火炉旁边,闻着锅里飘来的浓浓的鸡蛋卤子的味道,我睡着了……在梦里,幼儿园的老师变成了奶奶和爷爷,他们给我准备了一个硕大的有着美少女战士图案的我的专属喝水杯;他们带着我和其他小朋友在草地上跳皮筋,奶奶撑着皮筋的这头,爷爷撑着皮筋的那头;开饭了,爷爷端了一锅的面,奶奶端了一盆的鸡蛋卤子,那个香啊……我想,我在梦中是笑出了声的。


时光荏苒,我上了小学,因为奶奶家就在学校对面,所以仍然可以时常吃到奶奶的鸡蛋打卤面,之后,我上学的地方就和奶奶家渐行渐远了。功课的繁重让我去奶奶家的时间由一周两次变成了一周一次直到后来两三个月可能也见不上一面了,即使见了,也多是在饭馆或是我们家或是两个姑姑家。我想,这可能也是由于奶奶爷爷的身体一日不如一日不能再让二老辛苦下厨做饭了吧。


后来,在我大学临毕业的时候,爷爷走了,就留下了奶奶一个人,听爸爸说,从那以后,奶奶就基本不再开火做饭了,吃的喝的都是子女们做好现成的送给她。


毕了业,我在呼市工作了两年,还是回到包头找了份稳定的事业,结了婚,安了家。再去奶奶家的时候,我都会带上我的老公,每每这时,奶奶总会踉跄但是十分热情地招呼我们吃饭:你们就留在奶奶家吃饭吧,奶奶给你们做鸡蛋打卤面!


看着奶奶因为风湿病而变得颤巍巍地双手和双腿,我终是忍不住落下这藏了许久的眼泪:奶奶,我怕是再也不能够吃上您做的鸡蛋打卤面了……没事儿,您等着,孙女这就给您做!

作者简介

芳墨,一抹芬芳是墨香。了入世之苦无出世之勇。游走天地间,半生红尘劫。愿得仙灵顾,从此醉青颜。

包头最美书友会

长按下方二维码关注我们

不忘初心

展翅飞翔

执行主编:依然、亚彤


Copyright © 莆田小吃美食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