莆田小吃美食联盟

放牛班初中课堂习作欣赏

放牛班作文2020-03-18 08:35:07




我的肺炎

初一 潘一帆 


一张令人焦虑的宣判书,右下角刺眼的红字,写着罪名——支气管肺炎,红得碍眼,走廊里传来一声杀猪般的哀嚎。

妈妈带着一只挂着几滴泪水的“死猪”来到了输液室。护士姐姐用一根“麻绳”捆起了“猪蹄”,又用带酒精的棉球在“猪蹄”上擦了擦。“啊”的一声,头顶着吊瓶的人们都将目光聚焦在一个正在做皮试的小男孩身上,一针见血,皮试做好,耐心等待。

“嘀嗒、嘀嗒”,我望着那如饼似月的钟,注视着两个高矮不一的辛劳者。终于,那位瘦弱的工作者转过了一个九十度,向人们宣誓着他的功绩。我急忙奔向取水的妈妈,用那已无力张开的嘴嘟囔了一声:“时间到了。”如释重负。然而一波未平,一波又起,我也像其他患者一样头顶1L的水袋举步维艰、如履薄冰。环顾四周,似乎没有人比我的“营养”要多。时间在慢慢地溜走,我目送着一位位胜利者离去,同时也迎接新的战友。我好似一位久经沙场的老将,送走了万骨枯,迎来了一群新兵蛋子。

我望向柱子上那药水似的勋章,心中荡涤着“自豪”。时钟上,那两位辛勤劳动者已经合力走完了一圈又一圈,可我的“营养袋”还是剩下那令人讨厌的几十毫升。我总是望袋兴叹:“妈,针可以拔了吧?”然而回应我的是一个白眼。

等待是煎熬的,指针又转了九十度,如坐针毡的我跳了起来,对快要换班的护士姐姐喊道:“医生,药水滴完啦”。随着针的拔出,我的腿顺势迈开,冲了出去。

夜幕降临,暮光笼罩着成市,凛冽的寒风从我的脸上掠过,我似乎并不期待着那温暖的太阳,而是这如水的月圆之夜,我似乎疯了。

苦行僧之旅并不是一天就能结束的,常常会持续一周左右。由于肺炎的不时光临,我似乎开始有点享受在医院吊水的时光了。

譬如说每天可以享受医院旁边面馆的老南京卤面,浓浓的卤汁、细滑的面条,味觉与口感的完美融合。我可以细细品味,不似校园食堂的狼吞虎咽。生活、学习的节奏都不再由铃声决定。我喜欢拿出充满“食粮”的书本,享受午后的惬意时光。看鲁迅的《朝花夕拾》,回到百草园、回到三味书屋思绪好像跟着先生的笔触到了绍兴,在那个江南小镇化身一个孩童,奔走在青石板道上。节奏就这样慢了下来,不知不觉间时间就流逝了。当我再抬头时,“营养袋”已只剩下最后的冰山一角。此刻,我只想让这快速流逝的抗生素慢一点、再慢一点。望望身边的人,一种慕名的熟悉油然而生,可能是同病相怜吧。再看看地上瓷砖的纹理,一切都显得那么亲切。

失之桑榆,收之东隅有句话说,上帝给你关上了一扇门,同时也会给你打开一扇窗。就像雾气弥漫的清晨,并不意味着是一个阴霾的白天。罗曼·罗兰曾说:“累累的创伤,就是生命给你的最好的东西,因为在每个创伤上在都标示着前进的一步。”







我的恐车症

初一 曾庆霖


“啊——”在汽车飞过斑马线的那一霎那,我不由自主地喊了出来,双手紧紧抓住安全带,好像被贴了502胶一般分离不开。

每次一想到坐车,我都恨不得一头撞上墙壁,头破血流,而死!也许有人会以为我是晕车才这么“矫情”,但现实并非如此,比晕车更甚的是我“恐车”。

然而,现代的社会的一天往往开始于城市“赛车”,上班族、学生党们纷纷争先恐后,这过程比过山车还要刺激,比鬼屋还要恐怖。

梦想很丰满,现实很骨感。为了不做迟到的那一个,我只好哆嗦着腿,跌跌爬爬的坐上汽车。第一时间系好安全带,拉到最紧简直快不能呼吸的程度,双手紧抓安全带。然后睁大眼睛盯住前方的一切,好似一只站岗的猫头鹰,目不转睛。天啊,后面有辆车插进来了!当两车相距约一米五时我不禁闭上双眼,心跳也跟着我呼吸的节奏加快,心想:完蛋了完蛋了,这下要撞上了。命运啊,你终究是不放过我。两分钟过去了,咦,怎么还没有听见撞车的声音?微微闪动着睫毛,眼皮之间露出薄如苍蝇的羽翼的缝隙,呀!怎么变到另一个道上了?

然而,一波未平一波又起。远处的直走灯只剩下不到十秒!冲还是不冲?这是个问题!我在脑中幻想接下来会出现的场景:汽车尴尬的停在斑马线的中央,进也不是退也不是。旁边的电动车、自行车淡定的超越我们,那些车主顺便留下了轻蔑的眼神,我似乎能够听到他们嫌弃的笑声。不过,事实是——车子飞过白线,飞快地朝着对岸“前进”。我的脸,就像没有涂抹好颜料的小丑。

此刻,暗暗感叹:以后我肯定是女司机届的哈姆雷特。

究竟是什么人间悲剧造成了我的恐车症呢?事情还要追忆到三年前那个遥远的清晨——

我坐在电动车的后座上,风悄悄地走过,带过树上松动的叶子,在空中慢慢跳落,落在我脸上的每个毛孔里,清新自然……突然,一个急刹车,眼皮相碰的一个瞬间我已经倒在了地上,右腿被车子压住,动弹不得,好似五百年前被如来佛祖压在五指山下的孙猴子。公公的头上“撞”出一个大洞,鲜红的鲜血从洞中流淌出来,形成了一道“独具特色”的血河。血液一滴一滴的落在地上,让人看了毛骨竦然,起了一身鸡皮疙瘩。

这次惨痛的“流血事件”后,我就患上了“恐车症”。比如说,过马路如果不是从绿灯的第一秒钟开始,我情愿等下一个绿灯。因为总感觉会有汽车会突然冲出来,成为我的“拦路虎”。如果只有我一个人过马路,我总会紧缩自己的身体,绷到最紧的程度,真想让自己成为一个“球”,一跳就过去了。或者干脆等好多人,与我一起过马路,虽然是陌生人,但走在旁边也算是陪伴的一种。

恐车症就这样伴随着我,直到有一天妈妈告诉了我那场事故的真相:其实那次伤的不是很重,只是流了太多的血,气血不足要加以休养……一瞬间,心里解不开的结,“吧嗒”一下……妈妈的话就像一种安慰剂,让我坦然,虽然面对车的时候我还是有些恐慌,但是现在的我已经知道面对自己害怕的东西,我真正需要的不是安慰剂,而是一颗更强大的内心。





路边小摊

初一 潘一帆


黑丝绒一般的夜色在城市铺展开来,随着流逝的滴答声,有些人结束了一天的辛劳,而有些人的忙碌才刚刚开始。

在那个我回家必经的转角处,有一辆装满厨具和食品的简易三轮车,刚好停在路灯下,成为夜市里最亮的所在。这是一对中年夫妇经营的“深夜食堂”,阿姨经常把头发扎成一束盘在脑后,额前的细发也用了几个黑色的细发夹小心的别到了一边。大叔经常抖动起炒锅,展示他的臂力。在跳动的火苗里,我仿佛可以看到他们对生活的热情。

“阿姨,一份牛肉炒饭再加两块钱的饭,一个素砂锅,再加一些炸串。”话音还未落下,耳边就响起阿姨亲切的声音:“砂锅给你少放点辣哦。”听着那油锅中炸串滋滋叫的清脆声,我不自觉地咽了一下口水。“你的饭好啦,砂锅和串还需要等一下哦。”当我刚要拿起勺子准备去弄咸菜时,师傅又说:“酸豇豆已经帮你放好了哈。”

迫不及待地舀起一勺饭放进嘴里,就像猪八戒吃人参果一样,一股脑儿地吞咽了下去。“你慢点啊。”坐在旁边的妈妈看到我的吃相,立刻惊呼道。我的幻想被这一声惊呼给打断了,于是连忙再舀起一勺,可是不敢再像之前那样,囫囵吞枣,而是慢慢品尝起来。每粒米饭上都伴有鸡蛋,到了深处,柳暗花明般地出现了一片片牛肉,揭开了米饭的神秘面纱。小摊虽小,但用料却足。余光中瞥见大叔不时用汗巾擦拭着额头,手臂的肉也随着炒锅抖动着,也许只有这样,才能炒出粒粒伴有鸡蛋的炒饭吧。如果有人赞美力量,我想这也是一种力之美。一种源于平凡生活的美,只有偶尔一回头的目光才能发现。

流动小摊总是和时间赛跑,无论天气好坏。华灯初上时,总能看到他们准备出摊,陪伴着路灯度过漫漫长夜,迎接着黎明的曙光。

每次考试,我都抱着“捐躯赴国难,视死忽如归”的沉重心情奔赴“刑场”。可一想到之后有炒饭在等着我,就“漫卷诗书喜欲狂”。一出校门,望着妈妈手中提着的那一盒香气四溢的饭,我的心情也“飞扬跋扈”起来。

冬天的夜,祭五脏庙的最优选当然也是这个小摊。放学后的我巡着微光来到摊前,“牛肉炒饭加两块钱饭!”他们似乎认出了我:“这份刚好是牛肉炒饭哦。”我顿了顿,悟出了他们的真意。我急忙掏腰包,左掏掏、右掏掏,似乎一只慌乱的羚羊。焦急的翻找着,可就是身无分文,我只好轻声细语地对阿姨说:“我好像忘带钱了。”“没事儿,下次给也一样。”只见她脸上带着无所谓的表情,似乎一点都不在意我到底会不会付钱给她。有句话说:“无商不奸。”可是,这次小小的经历让我知道人与人之间还是能够存在信任,即便是小信任,也是异常珍贵。

抱着那热腾腾的“暖流”回家,享受这宁静的夜。忙碌的城市,总有一个地方让我们寄放眷恋,承载温暖。有时候,一个温暖的小摊就让我们抓住了全世界的幸福。

在城市日渐发展的今天,这些无证无牌的路边小摊在一些人眼中都似墙上的牛皮癣一般让人讨厌,他们有时候会因为所谓的市容市貌而受到城管的驱逐,像兔子一般窜来窜去。然而,他们在我心里,就像一盏灯,发出永恒的光芒,给沉醉的墨色增添一种光彩。






馄饨店

初一 曾庆霖


径直走向一条水泥铺就的台阶路,没有花哨的地砖,朴实又有质感;推开一扇木门,门上的漆早已斑驳,稍微一用劲,就会掉下许多木屑;会闻到一股清香,淡淡的夹杂着一点点醋味。

里面,其实是一家馄饨店。几张简易的折叠桌子,上面摆着醋、辣椒油,还有一些一次性筷子。喜欢来这家馄饨店,是因为透过窗,刚好可以看见外面夜市的风景。工作了一天的人收起所有的风尘仆仆走进自己心仪的店面,点一份心爱的晚餐,享受这一刻的小憩。

“老板娘,一份小馄饨。”

来这家馄饨的吃饭的人一般都很安静,不是玩着手机就是看着外面发呆。偶尔会有像我这样的中学生结伴而来,窃窃私语说着最近学业很忙的话。我总是喜欢打量门口做着馄饨的阿姨,动作着实很娴熟,拿着大长勺在汤锅里有规律的晃动着,等馄饨完全浮起来就一下全捞了起来,最后一股脑儿倒入大汤碗里。撒上一些葱花,放上一个蛋散,不需要太多调料,这就是原滋原味的清淡吧。一碗飘着几片青菜叶的馄饨很快就摆在了我的面前,一个个馄饨似小巧玲珑的艺术品,薄薄的馄饨皮像柔软的白色丝绒。一口咬下去,一直包在表皮里面蓄势待发的肉汁蜂拥而至,充满整个口腔。馄饨,一种简单又富足的食物。就像这家小店,没有显眼的招牌也没有老板的叫卖声,外表朴实,却能给人幸福的满足感。

我很少听到店主说话,不过有一次难忘的“意外”——

“哎呀,你怎么搞的?怎么把汤洒到我袋子里了?里面有我新买的裙子!”客人拿出自己身上所有的纸慌乱地擦着自己的裙子,还不时抱怨着。老板娘并没有焦急的在一旁转,而是异常冷静地拿出放在自己身上的抹布,把事发现场打扫干净。一切都收拾完之后,老板娘转身,对着那个客人说:“真是对不起,我向您表示由衷的歉意,希望能得到您的原谅,为此我可以免费送你一餐。”那个客人脸上立马转了一个表情,他盯着老板娘:“什么?就这一餐给我免费!你知道这裙子花了我多少钱吗?就算你给我十餐免费,也不及这裙子价钱的五分之一。”那位客说着就放下自己的裙子,转身要谈判的架势。

我有些担心这个纠纷会弄得满是“硝烟”,可没想到不一会儿那个客人就拿着袋子走了。虽然表情有些愤懑,但却没有了之前的剑拔弩张。再看看老板娘云淡风轻的在那包馄饨,好像刚刚的事情并没有发生过似的。

我不知道老板娘用什么方法解决了这次“意外”,也许真给换了十餐免费?不过,我无心去探究了。总有胡搅蛮缠的客人,总有不知所措的时候,在这样的环境中淘洗的店主早就见怪不怪了,小店铺的生存法则总比我想象的要多。

馄饨吃完了,戏也早已收场,拿起自己的书包,迈开了脚步,走出了这家馄饨店……

馄饨店里冒出的热气好像要把一切融化。简单生活,也因意外增添了不少跳跃的音符,和谐的与不和谐的都融入了浓郁的夜色成为一曲牧歌。



报名咨询

133 7200 5589 惠老师




放牛班的理念
  • “我就是我,颜色不同的焰火。”

  • 以人文课堂为主,注重培养孩子独特的思维方式,培养独立思考问题的能力。

  • 挖掘属于孩子自己的情感和语言,找到文字背后有魅力的自己。



放牛班的要求
  • 阅读。

  • 有仪式感的阅读。

  • 有质地的阅读。

  • 高雅的阅读。



梦幻之地放牛班,在思想的草原上放牧



Copyright © 莆田小吃美食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