莆田小吃美食联盟

“感恩父母,点亮亲情”征文作品展(20)隋海滨:父亲

黄河口文艺2019-05-14 14:28:27



父亲

  


文/隋海滨



父亲辞世十几年了,每每怀念父亲,总想写点什么,来寄托对父亲的怀念。

自己初有记忆的时候,那还是生产队年代。我们家的第一座房子是爷爷奶奶给父亲的婚房,三角木梁,土坯墙,只有三间大小,麦秸泥屋顶,每逢雨季就漏雨!我们家的盆盆罐罐都要放在犄角旮旯接雨水,有时整晚上父亲母亲要忙活这漏水的屋顶,真有杜甫“长夜沾湿何由彻”的意味。每年农闲时节,父亲叫来四邻八舍帮忙,四处借铁锨、水鞋、泥板、扁担等工具,四处讨置水、土和麦穰,大家一起动手和成均匀的稀泥,把泥用铁锨一掀一掀扔到屋顶,均匀地把屋顶泥上厚厚的一层,再把墙面泥上均匀的一层。那时候我虽然年龄小也能派上用处,肩扛扁担担水,左肩换右肩,摇摇又晃晃,脚步踉踉跄跄,到家了,水却只剩了半桶。还有好多零碎活,我这做零碎活的,总是急急火火,心里盼着早些干完好休息,感觉那个累呀!现在回想起那年代,父亲张罗着维修一家人的住房有多累啊,那时候还没有拖拉机,没有自来水,要靠地排车和手推车从村外取土,要用扁担一趟一趟从水湾里担水啊!

后来土地家庭承包责任制了,那时候我们家可以种棉花这种经济作物了,那时候土地盐碱化严重,幸运的是棉花适应我们这的土质和气候,可是棉花是一种很费功夫的作物,浇水、耕地、平墒、播种、补苗、追肥尤其是弯腰掰掉不断生出的枝芽,还有那漫长的摘棉花期,父亲母亲几乎每天都要待在棉花地里。

几年后,我们家靠种棉花挣了些钱,盖了新房子,这是一座石头盘根,土坯墙面,红瓦屋面的五间新房子,那时候的地面还是不隔潮湿的土地面。在我要读大学的时候,我们家又搬进了新房子,那是整齐的石块盘根,红砖墙面,红瓦屋面,水泥地面,还有门前走廊的新房子。村里有盖一次房屋脱一次批的说法,现在慢慢回想我们家房子的变迁史,有伤感,但更怀念父亲,更能感受到父亲就是一个家庭的天啊!

有一天,父亲的老师李寿青来到我们家,好奇的我坐在炕沿上听大人说话,李老师是来托我父亲帮忙办点事。李老师说起我父亲在他们班上考试从来没拉下一二名。可父亲告诉我,他只读了六年的完全小学,等升学考试的时候,和父亲同桌的考生站起来看我父亲试题答案,监考老师认为那人和我父亲商量试题,武断的把两个人的试卷全判零分。我很气愤那个偷看试题的人,毁了我父亲深造的机会;我也怨那个监考老师,为啥那样武断,弄坏了我父亲的命运。

父亲打一手好算盘,小时候满怀崇拜地看父亲“噼里啪啦”打算盘,现在想来父亲也是一种自负的神态。

父亲当过别村的驻村干部,后来回村里负责了,在村里做支部书记十几年。回想起来,父亲真是一个正直的人,他重视乡情,为家乡父老办事。记得我们村子里有当兵的,有外出干活的,有因纠纷进派出所的,有家庭纠纷的,都要来找父亲为他们出头处理。也有因自己的利益没得到满足,来我们家吵闹的。父亲总是心平气和地为他们打消恨怨,一直送他们到我们家门外。记得老家一个本姓叔辈,夫妻口角,老婆跑回了娘家,着急地到我家,拉起父亲就走,到他丈人的家去把他媳妇要回来。父亲回来的时候,我看到他还是那种笑模样,可我初一的同学告诉我,他在现场看到那叔的丈人家发好大的火,对着我父亲发火,父亲是个随和的人,耐心为人家调解,那叔他丈人才让他把媳妇带回了家。

父亲母亲热情好客,无论镇里的领导还是普通村民,来到我家,父亲母亲都会热情招待他们,我很少见到父亲为着工作的事而生气。

父亲去世多少年了,每当村里的人聚集在一起,谈论我们村的历任干部时,对父亲的评价都是很高的,我想这种评价是最让父亲欣慰的了。

小的时候,家里生活条件不好,野菜、胡萝卜汤时常成为我们的充饥方式。生活好点,父亲赶集的时候,也会带回来些油条、煎包、花生饼之类的食品,打发我叫我大爷家的哥哥一起来吃。父亲看着我们吃,依稀还记得他的笑容。到自己长大了,有女儿了,看到女儿吃东西时,自己心里的温馨感觉,才体会到父亲看到我们吃东西时的开心。

回想起来,父亲一生是一个很重亲情的人。记得一次,我二姨逗引我的女儿,女儿叫着父亲,“爷爷,咱躲里屋里去不理她!”想起那时一家三代亲情融洽的情景,父亲拥有过三代同堂的快乐,每当回忆起来我聊以自慰。

父亲有一个六户的远房亲戚,那时候因为结婚登记来求助父亲,那亲戚穷得连手续费都拿不起,于是父亲给那亲戚跑腿,还借给他五十块钱。那亲戚办完事后再也没来我家,始终也没有还我家那五十块钱,那是70年代末80年代初,一个农村家庭,五十块钱,那是一年养牲畜所有的收入啊!可父亲从来没说去给人家要钱。

十几年来,自己总是在回想,父亲没有高寿,在世的时候能开心快乐也让我觉得心里好受些。于是我煞费苦心回忆,总是想找到父亲在世时快乐的证据。父亲偏瘫多年,母亲总是悉心照料父亲,从来没有怨言。小时候,自己最崇拜父亲了,那时候我们村属于广饶县,每当父亲到县城开党代表大会,回来后会高兴地往相框里放一张全体代表的合影照。我踩上板凳,站得高高去端详合影照,去找到父亲的笑容。自己没事的时候总会去端详那些照片,一张接着一张,把那几个装满照片的相框看个遍。相框里几乎全是父亲参加代表会的照片,那时候家里还不富裕,还不懂得拍个全家福之类的照片,那也是我们家唯一的装饰品。

我由衷地怀念父亲,怀念他安详的神态,怀念他勤劳善良的品格,怀念他与亲人相眷顾的情景。父亲没有能够高寿,要是真的有天堂的话,愿父亲在天堂活得快乐!也祝愿天下所有的父亲健康长寿,安享幸福晚年!


作者简介

隋海滨,山东地税文学社社员,文学创作爱好者,著有小小说《税花》 《税神》《税灯》《金钱眼pk憨老头》《铁算盘》,散文《爱的拆解》《母亲》,相声《官二代的恩怨》,小品《解气》等作品。


优秀作品可申请编入爱如繁星》作品集,由国内出版社正式出版发行,新闻出版总署网站可查书号。 有意担任本书副主编、编委的作者请直接与主编联系。 名额有限。


投稿须知:

1、小说、诗歌、散文、剧本、杂文、摄影、书画等作品均可。诗歌(组诗):不超过50行,散文评论等不超过3000字,小说不超过5000字。特别优秀的可适当增加。

2、请作者在文后附上个人简介(百字内)、微信号、联系电话和个人照片。

3、平台按先后顺序择优用稿。原创首发作品,文责自负。

4、投稿邮箱:dybwsk@163.com

5、由于来稿太多,请大家反复修改后再投稿,尽量少出现错别字。

Copyright © 莆田小吃美食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