莆田小吃美食联盟

第二回:才女子奇思妙想 老乡群名至实归

晋花连放芬芳自如2019-05-14 12:19:32

 

    第二天一大早,本来就上班早的一锅头去的更早了,昨晚上建群成功的事让一锅头有点小兴奋,虽然说有点小失误,但道路曲折,前途光明。迈出了这一步,就像鸡生蛋,蛋生鸡一样,老乡会越来越多,很快就能达到并超过开发区老乡的规模,让那个负责人刮目相看,然后择日也搞一个聚会。想着这些,一锅头脸上不自觉的笑了。

    迎面走来了处长。小锅,有啥喜事乐成这样?

   处长好,我跟您汇报一下。我昨晚上建了一个QQ群,我是群主,我一会到办公室把您也拉群里。

    你是群主?谁同意的?

    不是,处长,这就是一个QQ群的管理员称呼。里面都是咱老乡,我一会就加你哈。

    小锅,你可不要乱来。咱们政府部门等级森严,官大一级压死人。那些个政治潜规则你都是懂得。

    我懂,我懂。这是两码事,处长。我这个是为了老乡服务的。

    为老乡服务?那很好嘛。你一会把我弄进去,我也是咱老乡嘛。

    好的,处长。我回办公室就弄。

    回到办公室,打开电脑,一锅头把处长也加到了群里,现在三个人了。不过处长很快就私下告诉小锅,我还是不加了,你们年轻,你们好好干,老乡有事可以随时可以找我。但我目前的身份不适合在这样的场合活动。于是,群里就又剩下了一锅头和陈姐。

    一锅头理解老老乡,毕竟政府部门,很特殊。这些人虽然不入群,但其实在日常里也没少帮老乡忙。不管是自己听说的,还是亲眼看见的,包括自己的一些事情,老老乡们都很关注,也都在自己的能力范围内给予了最大的支持。这份乡情,值得铭记,值得感谢。

    乘着上午不是很忙,一锅头拿着从开发区聚会的那张老乡联系方式的名单,挨个给市内的老乡打电话。

    您好,我是小锅,山西天镇人,我建了一个QQ群,号码是45271281,您要是方便的话加一下群?

    对方一开始还是比较警惕的。山西人内向和内敛的性格让老乡觉得不可能会有人去做这样一件事,也不会有人主动给自己打电话来说这个事。但山西人朴实和实在的性格也就决定了只要对方敢说自己是山西人,就很轻易的相信。

一个多小时的时间,大同的刘润,朱宝奎,太原的段敏,阳泉的崔文杰,运城的高文元,临汾的马义鲁,晋中的岳海霞、祁县的陈丽、定襄的曲志鹏、文水的张振华,等等等等。都一一入群。

    看着这群里的人越来越多,一锅头很开心。但是这些人都是我一个人拉的啊。说好了的陈红怎么没动静呢?点开QQ头像:

    陈姐,把你身边认识的山西人都拉到群里来啊

    等了一分钟,没动静。打电话过去,一直在占线。这把一锅头急的,觉得陈红有点不靠谱。办事一点都不积极。当然,一锅头也没闲着,跟群里的老乡聊天,布置任务,让他们每个人都把自己身边知道的老乡加到群里来。为了尽快达到人数上的优势,一锅头已经把加入群的条件,从认识的老乡降低到知道的老乡了。

    其实一锅头误会陈红了。当天的陈红根本顾不上看QQ,实在是太忙了。新的公司刚刚开业不久,一切还没有完全步入正轨。很多事情都需要她这个做老板的亲力亲为。其实也不光陈红如此,在中国,一个小老百姓,想要干点自己的事情,工商、税务、消防、环保、食品卫生、城管、检验检疫,有无数个衙门在管着你,你不管是哪个衙门没有打点到,接下来你的日子都不会好过。人家都不用故意为难你,就是按照条例去卡你,你也受不了。

    所以,那个时候的陈红正在应对这系列的中国特色大检查。从一大早到单位就没在办工桌前坐下来过,QQ留言对她来说,不是视而不见,而是压根也没看见过。等她看见QQ留言的时候,已经是过去式了。陈红也没有回话,因为一锅头的QQ头像已经是下线的状态了。当然,电话也没回。陈红一天的电话接二连三,根本也没接到过一锅头打来的电话,那些个业务电话已经把很抗造的诺基亚给整没电了。

     一个山西人想要在大连立足,生存,为大连的经济做自己的贡献,太难了。拖着疲惫的身形回到家里的陈红。瘫坐在沙发上,这一天都快要累成狗了。听着窗外大连特色的海风,一点都没有《军港之夜》中那种“海风你轻轻的吹,海浪你轻轻的摇”的感觉。此时的陈红觉得这城市夜晚的风很大,吹走坦荡与浮夸,自己总是累的时候想家,孤单的时候想他。

     想想一天的工作,陈红觉得,大多数时候,消耗你能量的都不是工作,而是工作中遇到的人。干活本身是不累的,平衡情绪最累。那些个管着自己的部门,认不清自身问题,还长着一张喜欢说教的嘴。陈红不期待突如其来的好运,只希望所有的努力终有回報。既然已经选择了离开家乡到外面来闯,那这些其实都不算什么的。如果你连工作挣钱都要别人开导你,都要人盯着,看着,哄着,鼓励着,劝你还是别干了,那你就应该穷!

    陈红心想,我怎么应该穷。我应该有钱。作为晋商的后代,我怎么能给老祖宗丢脸。山西人的聪明劲都在我身上了,我要是不发财,天理难容。想到这些,陈红起身,打开电脑,把那些个白天在单位没弄完的材料又找了出来。继续干活!为自己,为山西人,为大连的经济,为振兴东北老工业基地,为构建社会主义和谐社会。

    想到这些,陈红充满了力量。

    当然,QQ群的管理陈红也没有忘记,毕竟自己是管理员。在闲暇的时候,陈红也会到群里唠几句。更为重要的是,陈红把自己身边知道的老乡也都拉进了群里。尤其是太原过来的那些老乡。冯涛、郭敏、刘贵柱、李永星、孟祥林、王彬等等。当然,还有冀国蕊。这个也是无意中认识的。那天去办理保险业务。遇到了当时还在大平保险的小冀。两人的普通话都过于标准,乃至于在办理的时候大家都是公事公办,根本不知道对面站着的是一个老乡。直到咨询完毕,陈红把身份证拿出来交给小冀办理业务的时候,那个熟悉的“14”开头的身份证号码让小冀一下觉得对面的这位大姐这么的亲切,刚才咨询业务的那个精明强干的形象一下子就被一个邻家大姐的形象取代。

    小冀完全不顾是在上班的时间,跟陈红说了自己也是山西人的身份。那情形,就像是在白区遇到了地下党员一样,“同志,我可找到你了”。陈红也很意外,好像自从加入了那个老乡群以后,身边的山西人突然就多了起来。之前到外面办事,从来没觉得有这么多山西人,这山西人怎么如同雨后春笋一般,冒出了这么多。陈红询问了小冀的籍贯,居然是太谷的,离着太原还不远。得知小冀是在这边上学,毕业以后就留在这边工作。陈红马上告诉小冀,你应该加入咱们老乡群。说着就把号码告诉了小冀。

    小冀也很开心。这哪是认识了一个老乡。这一下子认识了太多老乡了。小冀很快就给陈红把业务办好了。两个人还互相留了电话。约好了哪天一起吃个饭。

    当今社会,求人如吞三尺剑,靠人如上九重天。在这样一个陌生的城市,突然有了这么多的老乡,还有这样一个QQ群把老乡聚拢在一起。将来,一定会成大事的。陈红心想,小锅这娃子脑瓜不错,他这么一弄,以后老乡的很多事在办起来就不会那么麻烦了。何以解忧,唯有小锅。可惜的是,他那个群,至今也没有个好听的名字,我得发挥我才女的聪明才智,给他弄个好听的名字。叫个啥呢?等我忙活完手头这些事的。

    什么叫意外?一辆宝马车冲进西湖,撞死一条鱼。这条鱼做梦也没想到,它会在水里被车撞死。 所以说,干掉你的不一定是同行,有可能跨界,多么痛的领悟…资源整合的年代不要和那些没睡醒的人磨叽!鸡叫了天会亮,鸡不叫天也会亮,决定天亮的不是鸡,而是斗转星移,趋势在变,思维不变,只能被快节奏的时代淘汰。

    陈红看到上面这段话的时候,心里一激灵。对啊,资源整合的年代。一个车行怎么能只是修车这么简单呢?还可以办理保险,还可以帮客户验车,还可以代办车检,太多太多了。思路决定出路。思路转变之后,陈红的公司业务也就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当然,这是后话。

    回过头来继续说一锅头。过去是每天看着QQ群里大盘涨跌,现在是每天看着QQ群里老乡数目的增长。十多人,二十多人。到2007年底,人数已经突破了五十多人。身边居然有这么多的老乡,以前怎么就不知道呢?这么多山西人散落在大连的各个行业,我们山西人都是好样的。每天只要一开电脑,QQ上线,那么多的老乡一起问候,一起聊天,就感觉跟在老家是一样的。

    其实要是在老家,这些人,一个也不会认识。就算是一个市的,甚至是一个县的都一样不认识。但就是因为离开了山西,离开了家乡,才感觉老乡的亲切,亲人般的温暖。人啊,只有在失去的时候才知道珍惜。

    群里也有不说话的人。一锅头也曾经私聊了对方,测试是不是真正的山西老乡。问了几次后,基本确定就是老乡。可能就是山西人内向和内敛的性格,即使是在网上,也少言寡语。这个不能强求。他能选择进群,其实就说明了他内心还是渴望这份乡情的,不说话,只是不善于表达。沉默寡言的人并非没有故事,而是很难同时凑齐开启故事的酒和知己。等我有时间的,我组织大家见个面,相信见面以后大家都能畅所欲言的。

    接近什么样的人,就会走什么样的路。正所谓物以类聚,人以群分。穷人只会教你如何节衣缩食,牌友只会催你打牌,酒友只会催你干杯,而靠谱的人却会感染你如何取得进步!这些个山西老乡在一起,就会让人觉得,应该干点啥,应该为老乡多干点实事。尤其是那些个在从山西过来闯荡的老乡,办个事很不容易。咱不说是为老乡走后门,最起码正常的办事程序告诉老乡,让老乡少走弯路也是好的。

    想想人这一辈子,很多事都很难预料。谁能想到我能从天镇来到大连,谁能想到大连居然也有这么多老乡。人啊,深一脚,浅一脚,步步皆故事,人间缘,善一段,恶一段,段段皆是注定,人间的事,明白一阵,糊涂一阵,阵阵都有因果。掏心掏肺对一个人,要么得到一生的知己,要么换来一生教训,有些事知道了就好,不必多说,做好自己该做的,尖三分,傻三分,留四分给时间,无论别人眼中的我什么样子,切记,永远做善良的自己。一锅头想起了那天打车的情形。

    那天天气不好,打车也不是很容易。一锅头从一个饭店出来,站在道边打车,看着一辆辆过去的出租车,个个都有人。天也越来越冷,一锅头有点着急了。这个时候,一辆空车刚好过来,摆手,停车。上车,告诉目的地,一路无话。等到下车的时候,一锅头给车钱,说了句谢谢。司机师傅也回礼表示。

    下车以后,一锅头突然觉得不对。刚才那个司机的口音很像是山西人,而且应该是大同的。回头想喊司机,出租车早已经飞奔而去。站在楼下的一锅头本来是要上楼回家的,这个时候突然打消了年头。随手拦下了另一辆出租车,师傅,快!帮我追上前面那辆出租车!司机不答应,说挺晚的了,要回家了。一锅头拿出100元说,我给你100块。司机说好嘞,拿起对讲机,喂,老张,你回来下。一锅头在车上等着,那个出租车司机回来了。

    一锅头下车去问司机,你是不是山西人?

    司机说是啊,怎么了。

    我也是山西人,刚才下车的时候听你说“不客气”三个字的时候,我就觉得你是山西人。

    所以你就让司机叫我回来?大连山西人多了,都这么样,以后我还干不干活了。

    兄弟,你看你,这不是在外地看到老乡亲切吗。

    市长还是老乡呢,你看着亲切不。人家也不搭理咱啊。行了。我看你也是喝大了。说吧,你想干什么。

    我不想干什么,就是觉得你是老乡。想认识一下。

    现在认识了吧。老乡坐车也得给钱。

    我不是不给你钱,刚才我不也给你车费了吗

    怎么,你还想要回来?

    不是不是。我叫一锅头。天镇的,你是山西哪的?

    巧了不是,我也是天镇的。

    兄弟,我有一个QQ群,你加进来啊。里面都是咱山西老乡。

    我天天在车上,哪有那功夫上网。

    这样吧,你先记一下群号,有时间的时候就加一下。45271281。

    好,还有别的事吗。没事我走了,还干活呢。

    说完上车走了。

    一锅头一个人站在楼下。

     转眼到了2007年的年底,大家都在忙活各个单位的各种总结,年会。群里安静了许多。一锅头也很忙。给政府各个部门准备福利,给各个领导准备礼包,给食堂准备聚餐的食材,给政府各个供货商结余款项。百忙之中,一锅头还是想着招呼几个比较熟悉的老乡一起小聚一下。

    给陈红打个电话,约了下时间,然后给其他的几个人也都电话,大家都比较忙。但是还是都答应了参加小聚。一锅头把地方选在了南石道街的风味大王,也就是现在的麦子大王。老板是后来每年聚会都大力支持的赵爱军。

跟爱军定好了包间,再一一通知到各位。

     到了那一天,一锅头早早就到了包间。不一会,陈红也来了。陆陆续续,分宾主落座。点菜,都是山西人爱吃的。阎锡山鱼头,寓意年年有余。山西过油肉,寓意日子红红火火,乔家大烩菜,寓意像乔家大院一样财源广进,山西素炒饼,寓意节节高升。酱梅肉荷叶饼,寓意钱包来年都鼓鼓的。老大同什锦火锅,寓意日子红火,富得流油,浑源凉粉,寓意清清爽爽过一年。地皮菜烩丝丝,寓意在大家丝丝相扣,关系密切。当然,像西红柿烩莜面鱼鱼、平遥牛肉这样的山西特色小吃,更是不能少了。

    酒过三巡,菜过五味。大家说着这一年来在大连的感受,谈工作的,谈生活的。其实跟以前几年在大连也没啥太大变化。如果说有什么不同的话,就是突然一下子感觉身边多了很多山西人,多了很多家里人。说到这,陈红接话了。

     我也是这么个感觉。你们猜为什么。

     大家七嘴八舌。

     陈红接着说,你们说的也对也不对。我觉得,这个最大的变化,大家应该感谢一下小锅。小锅,你先把酒喝了,我再说原因。

     一锅头是很听陈姐话的,满上一杯酒,端起一饮而尽。说吧,姐。

    陈红把一锅头建群的事跟大家从头到尾说了一下,当然,这中间隐去了一锅头犯二的事。大家起先只是知道有这么一个群,却不知道前后还有这么多的故事,不由得心中对一锅头更加佩服。想来在座的有比一锅头年长者,也有比一锅头早来大连多年者,更有比一锅头资历深,辈分高者,但无一例外,都没有想着把这个事情搞成。之前也有以樊玉龙的父亲樊继全为首的同乡会,但大多也是做生意的人聚在一起谈事情。不像现在,这个群里三教九流,工农商学兵,啥人都有。而且,那个时候,不管是谈什么事情,都得专门找个地方,茶馆,饭店,会所,现在,基本上足不出户,大家只要在QQ上一说,基本上都能有个回应,稍微大点的事情,也会有人通过私聊给予建议和想法。这真的是过去不能比的。

     当然,这也不是说老樊做的不好。形势不一样了,过去的时候,网络也不发达,QQ更是没有听说,自然还是传统的模式,而今一切变化了,自然会有新的发展。江山代有才人出,一锅头就是那个“数风流人物”。

     一锅头被大家说的有点不好意思,其实他叫大家来吃饭,本意不是如此。但被陈红这么一说,也就尴尬了。既然已经到了这步田地,一锅头就借势而为,对大家说,我就是大家的一个服务员,大家觉得这个平台挺好,那我就一直弄下去。现在美中不足的是,咱们这个群的名字:老乡群。虽然说一看名字就知道里面是什么人,但总感觉有点不好。乘着大家今天都在,也帮着给取个名字。

    这是左手边站起来一位,说,我早就看这个名字不好了。老乡群,什么嘛。最起码得写清楚是什么老乡群。依我看,就叫山西老乡群吧。他对面的一位老乡正在喝酒,差点没喷了出来。强忍着说,兄弟,你这个名字好。但太俗气了。咱山西是什么地方,龙兴之地,皇后故乡,光宰相都不知道出了多少位。山西人从古至今都那么的有文化,怎么能用这么个名字呢?以我之见,不如叫晋乡群吧。

    山西老乡群和晋乡群,本质上没啥差别。其他的人自然也不能满意,靠着门口的一位老乡站了起来,我们山西人常常被称作“老醯(音西)儿”,这是一种口头语式的称呼。这么称呼的语气里有时透着赞叹和欣赏,有时也不乏某种无奈的情绪。人说麻雀飞到的地方就有山西人,麻雀飞不到的地方也有山西人,一声“老醯儿”唤将出去,音重情浓。倾一盏杏花村老酒,琼浆玉液也会黯然失色;就一碟宁化府老醋,哪怕它淮扬美味还是川菜佳肴,顿时全做了打卤面的调料。我看叫老醯儿群吧。

    这个提议得到了在座不少人同意。是啊,老醯(音西)儿,多么具有山西特色的称呼,多么别致,除了山西人,其他任何地方的人都不敢有如此的称呼。一锅头点点头,然后又摇摇头,说,我觉得也不错,但似乎还少点什么。山西味有了,但还是觉得少点啥。

     本来以为老醯(音西)儿这个就可以了。见一锅头还是不满意,于是乎大家都开动脑筋,无奈乎平日里只顾忙自己的事业,哪里还能有妙语好词,只好纷纷作罢。抬头,大家把目光都投向了一直没有发言的李瑞清,此时一言不发,自然是在想事情。陈红捅了捅李瑞清,说,小李啊,你说说,咱叫个啥名。

    李瑞清也不推辞,我接着刚才锅哥的话说吧。锅哥的意思是想把山西和大连这两个元素都放在里面,对吧。(一锅头点头)。山西故称晋国,大连简称为连,咱们……话还没说完,有人说话,你想叫晋连群?陈红说,别插嘴。你听小李说完。我们都是从山西来的大连,小时候在山西,长大了到大连,把自己如花似玉的岁月都献给了这座城市,所以我觉得群名字可以叫晋花连放。

一锅头第一个叫好。其他人也跟着说好。

    小李接着说,我还没说完呢。我们在大连,自己做好自己的一份事业,不以物喜,不以己悲。花开花落几番晴,其中甘苦,自己最清楚。我们山西人在大连,不怕不受人待见,因为我们做的很好,所以大连人对我们山西人也很好。所以我后面还想加四个字,芬芳自知。

    晋花连放,芬芳自知。

    好名字!

    在座的其他老乡无不为瑞清的才气所叹服。才女就是才女,实至名归。纷纷敬酒于小李。陈红李瑞清说,酒我是不喝了,喝不动了。其实也不是我比大家有才,大家是刚才这短短的时间里想一个名字,我是从一锅头开始建群就一直在想给他个字号。考虑的时间比较长,自然也就比较成熟。

    一锅头说,小李,这个名字好,咱从今天起,群就叫这个名字了。晋花连放,芬芳自知。我们山西人在大连,一定会创出一片属于自己的天地。让大连人不敢小瞧咱们山西人,让其他外地人对咱们山西人刮目相看。酒你不喝了,我高兴,我喝一大杯。

    其他人也纷纷端起酒杯,

    干杯,晋花连放,芬芳自知。


Copyright © 莆田小吃美食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