莆田小吃美食联盟

所有的乡愁,都是因为馋

会讲话的男人2019-06-24 03:12:28


好男人爱阅读

点击关注,一起做个爱读书的男人

 

来源 | 我们都是文艺青年(ID:youth921)

A   r     i   s   t   i   c      Y   o   u   n   g   s

我以为有些味道我会忘记,

可是一经提醒,它还会自己跑出来。

 


 一碗菜粥


前几天,广州降温,朋友卡卡连着吃了一周的火锅急性肠胃炎住院了,几天没好。

 

去看她的时候,我顺道在医院楼下的早餐店里给她带了白粥和小菜。

 

没想到,这家伙吃了没几口,就开始“嫌弃”了,嫌粥太稀,嫌小菜太咸。

 

怕我生气,她补了一句:“我就是想我妈的白菜粥了。”

 

卡卡从小贪吃,没少犯过肠胃病,痛得上吐下泻,吃什么都寡味。

 

“每当这时候,我妈都会给我熬白菜粥,娃娃菜切得碎碎的,加点肉末姜末。熬了两小时的粥胶胶的,再滴上两滴香油,香得不得了。一碗下肚,第二天准能好,真是神了。


 

看着她心满意足地回味着,我想,她大概不是真的在“嫌弃”眼前的粥不好喝,她只是想念家的味道了。

 

而真正的灵丹妙药,也不是那一碗滚烫的菜粥,而是她妈妈加在里面的一味配料:爱。

 

爱不是药,却足够治愈。

 

 餐馆满足的是胃,家的味道治愈的是心

 

提起“家的味道”,我总会想起一句话,描写得很传神——所有的乡愁都是因为馋。

 

而这个“馋”,身边的人跟它都有一番自己的故事。



我馋的是,老家隔壁巷口的卤味粿汁。”

 

毛毛 | 离家7年

 

自从我离家工作之后,就很少有机会,能吃到那一碗卤味粿汁了。

 

甚至,我现在都很少吃早餐了。

 

一方面是太忙,有时候通宵写稿,第二天的早餐根本吃不上。

 

一方面是味道,面包牛奶换了各种口味,还是觉得乏味,实在挑逗不了我起床的欲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