莆田小吃美食联盟

雾锁蓬莱,只为一面

月亮报I就知道吃2020-02-13 14:19:04


丁酉年除夕,被迷雾重锁蓬莱小岛。掰着手指盘算着什么时候才能等来船渡回家团圆时,我没想到,岛上还有一碗正宗的新疆手工面等着我。


面条的筋道,不输以往任何一次的不期而遇。浇头里的大白菜呈现酱色,掺和了少许青椒和西红柿,缠绵交织于大汤碗,通体绵软饱吸汤汁。

只为一面


二者合体,竟让人全程无话,只听席间“唏哩呼噜”埋头苦吃的声响。悔不当初举筷时略一迟疑,阴差阳错成了矜持。其实我饱了,可如果当时能眼明手快多夹几筷,也铁定风卷残云扫个汤汁不留。


这番念想,终于成了丁酉年最后的遗憾。


1.

 

如果当天没有迷雾重锁,也许就与大魏叔叔的新疆手工面失之交臂了。

 

然而人在小岛身陷大雾,看着手机上的官媒蹦跶出一条又一条关于往返各岛的快艇船渡暂停运行的通告。你以为的困顿,实则是上天的安排,只为一面。注定要在丁酉年的最后一天,在岱山东沙的小岙民宿,遇见这碗面。

 


除夕前一天上岛采访,按照原先计划,次日上午采访完毕,打道回府。

 

除夕清晨,7点多钟的高亭蓬莱路,车流稀少,行人不多,压根觉察不出这一天是举国欢庆的大年三十,又似乎为这一晚的团圆默默积蓄力量。道路两边的行道树枝叶繁茂,遮住了后方的半边楼房,最后和房子一起笼入白蒙蒙的大雾,消失在视线的尽头。


 

这一日温度急剧下降,已经退去了前一天日头高照时温暖的假象,蹬在脚上的板鞋,显得有些单薄。

 

2.

 

庆幸的是,道路两旁店面房的早餐店都还在这一天坚守岗位,每家前都是人头攒动,虽然价码相应扶摇直上。

 


我在人民路的三和美食“唏呼唏呼”地划拉下一碗桂圆蛋,走过早餐店时,又一眼相中了一锅热气升腾的生煎包。大喜,不顾身边两位兄台眼神中倏忽而过的惊诧,挤进人群打包了两只。正咬着皮子嘀咕着滋味不过尔尔,却突得吃货群里岱山土著指点,意识到这不是高亭著名的一品煎,心有不甘地自责了一番。

 


现在想来,庆幸没有吃对,不然因此多吃的几只生煎包,铁定盘踞在肚子里,一时半会不肯离开。

 

从视线尽头未褪的迷雾折返,撞上二位兄台的目光,各自的主意在对视中碰撞出智慧的花火,最终尘埃落定:不如,去小岙吧。

 

3.

 

给老爹电话。在舟山生活了这么多年,他的普通话里几乎已听不出新疆口音,“就在小岙呢,你们过来吧。”

 


 “老爹”不老,称号拜入住民宿的小伙伴所赐,其响亮程度早已盖过了大名武军。落户舟山,他一手打造了朱家尖泥巴青旅、庙根未央舍、东沙国际青旅,参与修建了东极国际青旅……一路披荆斩棘,攻克在岛上建筑的难关,机缘巧合地与岱山东沙小岙结缘,迎着奶咖色的大海,吹着生僻冷寂的北风,开始了开荒者般的重建。

 


如果没有老爹,这个砖瓦石屋的渔村,早已荒草丛生。无人居住的屋子日日显现着衰败,终将与若干小岛上被荒野绿植入侵的村落一般,除了被后人冠上“绿野仙踪”的美誉,别无他用。


 

一年,两年,小岙民宿开始了一期、二期,现在又开始了第三期的工程:原本的猪圈拔地而起了巧匠心思的民宿,铺入的地暖让人心生暖意。

 

4.

 

偌大的民宿群落让这个渔村重新有了生气,民宿一砖一瓦巧妙还原了村落原来的模样,却又不失现代感,迎来了一拨又一拨的游人。

 


然而我不是游人。当年老爹在朱家尖打磨泥巴青旅时,我已与他结下老友的情义。蹭过老爹亲手做的新疆手抓饭、炖羊肉、烤羊排,进门无需客套,再见也不惆怅。


 

渐近午时,老爹带我们自猪圈民宿参观回民宿餐厅,大魏叔叔正在厨房准备着中午的面。大魏叔叔是老爹的新疆亲戚,过来岱山也已三年。他在小岙对着山东的面粉、河北的面粉动足脑筋,却总也拉不出他想要的面条。

 


直到有一天老家来人,开着新疆的车一路往东来到舟山,装载了5大袋新疆面粉。每袋面粉足有50斤,够他捣鼓一阵子的了。对做面精益求精的大魏叔叔,脸上终于绽开了笑容:“新疆的面粉弹性好,拉不断。”

 

5.

 

中午8个人的饭,大魏叔叔和了4碗面粉。醒面的时候,抹上一点油,为的是防止面饼发干,拉面的时候又能省力一些。


 

见他切下一根,轻轻地捏住两边,甩一甩,再甩一甩,面条就听话地拉长了。面条一根一根地切,一根一根地拉,前赴后继地奔赴滚滚翻腾的大锅,久煮不烂。约摸十分钟,漏勺捞起。

 

这个时候,油锅里翻炒的浇头也告一段落。浇头呈现酱色,以白菜为主,加点西红柿,再来几片青椒,炖煮出味。它们缠绵交织于大汤碗,通体绵软饱吸汤汁。

 


初时并不看好这等卖相浇头的滋味。用筷子夹起几根大白菜,草率地与面条一拌了之,送到嘴里,却吃出不同寻常的滋味。面条筋道,浇头入味,二者合体,竟让人全程无话,只听席间“唏哩呼噜”、“哧溜哧溜”埋头苦吃的声响。

 



后悔初时刹那间的矜持,几个大老爷们恶狼般地风卷残云后,再没剩下一根面条一滴浇头。我闷闷地放下碗筷,抹了抹嘴巴,转向大魏叔叔,幽幽地问,“大魏叔叔,你开不开面馆啊?”

 

大魏叔叔的声音瓷实稳健让人心安:“开,就叫只为一面!”





— END —



舟山报业传媒集团新媒体

就知道吃公众号推送的都是面包君亲口尝试后写的原创文章,此文只是分享作者当时的个人及主观感受,并不代表客观或全面,也不是建议读者前往消费,文中涉及的商家与就知道吃公众号没有利益关联。

Copyright © 莆田小吃美食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