莆田小吃美食联盟

【回忆】记忆中的吃的2

小猫爪爪2019-06-11 01:33:02

双11,本来以为不会买什么,今天打开冰箱突然发现牛奶快没了,作为办公室喝奶小队的队长,突然压力倍增。天猫超市的订单已经排到一周后了,很难狂热的人不爱凑热闹,转战京东,京东物流还是承诺第二天送到,买了两箱奶,没想到下午就送来了。

所谓的喝奶小队,就是中午不回家的四个同事组成的小组织,进行着一天喝一盒奶的活动。

买了个冰箱,以为自己会放很多吃的,给它起名叫潘多拉,小名叫小潘。结果冰箱里基本上放的是护肤品、保健品、饮食补品的瓶瓶罐罐and牛奶。

聊回正题,记忆中的吃的。

批发雪糕。说起冰箱就想起了小时候的夏天,因为买了冰箱后,就可以屯雪糕了,天热了,爸就会带着我们去冷库批发雪糕,几毛钱一块,买上两袋子挂在自行车的车把上,返回的路上,我坐在前面的大梁上已经开始吃了。有时候家里停电,雪糕就会融化,再来电时雪糕就被冻成了奇奇怪怪的形状。

幼儿园的早餐。四岁的时候在机关幼儿园上了一年,跟大妞二妞老张成了校友,我的朋友们认识的就是这么早。。。幼儿园的大门在西侧,北侧东侧是L型的教室区域,南侧是活动场地。早晨经常吃完饭去上学,偶尔来不及或者没吃饱,可以再吃一些,餐厅分布在L型建筑的拐角处(说这些存粹是显摆自己的记忆力哈哈)。教室门口放着一盆水,还有铁质的白色水杯,小伙伴们口喝了可以自己去舀水喝。

两罐咖啡。依然是三四岁的年纪,不知道谁送给家里两罐咖啡,深咖色的陶瓷罐子,那时候显然不太懂咖啡是什么,存了好久才想起来喝一下,也不知道喝这个为何,隐约记得很好喝。怀疑是这两罐咖啡,开启了我对咖啡的喜好。

糖精。小时候总喜欢吃甜的东西,喝鸡蛋汤、米汤,会跟爸妈申请加糖精,放上一勺搅拌一下,汤便有了甜的美味。

马村煎包。后来从医院家属院搬到了物资局家属院,从联排没有院子的住宅变成了有独立院子的房子。家属院路对过有家买马村煎包的小摊。某天早晨妈让我去买马村煎包,我长途跋涉跑到小摊前,看着卖家把一个个包好的包子摆进圆锅里,拿着像阿拉丁神灯般的油壶均匀的倒一层油,过上几分钟出锅分给了来买包子的大人。卖家说小朋友你再等等,下锅再给你,等啊等,等啊等,等到妈来找到我,说怎么买了这么久,像是被大人欺负终于可以述说委屈的我大哭起来,说他就是不给我,卖家变得很尴尬,等包子出了锅,立刻卖给了我们。

院子里种的吃的。因为有了院子,可以自己种菜种水果。后面院子里种了白菜跟萝卜,还记得收萝卜的时候,要刨个坑慢慢的拔出来,因为是属兔子的,小时候被洗脑我应该喜欢吃萝卜,感觉心甘情愿吃了不少萝卜,后来想想,其实我不喜欢吃萝卜。前面院子种了一颗葡萄树,葡萄一年年的长大,爬到了屋顶上,然后就给它搭了架子。某年上小学的夏天(已搬家),我们姐弟三个加上波波(亲戚)来到老房子摘葡萄,作为手脚灵活的野孩子蹭蹭蹭爬到了屋顶上一马当先的放好篮子准备开始摘,后面跟上来的姐说我后面腿上怎么被划了个血道子,自己扭头一看果真,发现刚才迈过来的架子上有个铁钉,我的肉皮划开了。也是心大的我,回到家拿了四个创可贴垂直于伤口方向并排的贴上,裂开的肉皮慢慢的愈合了,但是没有去医院缝针,留下了一道疤痕。没有胎记没有疤痕的记录,被打破了,伤口自我愈合了十多年,从红色变成了肤色,也没有那么明显了,因为在腿的后面,我也忘了这个疤痕很多年,想起了老房子跟葡萄,突然才记了起来哈哈。

槐花汤。院子的外面有颗槐树,长槐花的时候,我们会爬到墙上摘槐花,煮槐花汤是我最喜欢的,有点像疙瘩汤,带着槐花的香味。现在妈依然经常买槐花屯在冰箱里,能吃很久。

涮羊肉与啤酒沫。小时候对吃的喜好跟现在确是不一样,吃到辣的东西要在水杯里涮一涮。逢年过节在大舅家聚会,餐厅在最北面靠着厨房,大家吃完饭就改成了麻将局。隐约记得那时候的火锅,是北京传过来的放炭的铜锅,大家一人一个小碗里面挤上调料,然而我不要,那么好吃的调料我竟然不爱吃,家人们喝啤酒,爸倒满一杯,上面的白沫我总要抢着喝哈哈。

烤香蕉。小时候的冬天,烧炉子,最早是烧块状的煤,也没有暖气片,烟囱管道沿着房子顺到外面,有时候吃香蕉会放在上面烤一烤,不小心忘了拿下来,香蕉被烫成了黑色,里面的香蕉也便便的稀软流水。

咪咪虾条。院子的北面是个水渠,给庄稼地灌溉用的,灌溉的时候,爸拿着塑料管一头放进水渠里一头放到我们的院子里,顺便给我们的小菜地灌溉一下。记忆中春天天暖的时候,妈带着我们出来溜达,沿着水渠向东,到了一片庄稼地,给我们吃个零食。咪咪虾条是我最有记忆的零食,上班后见同事买,发现这种零食竟然还有卖,挺好吃的。

回忆到了6岁。。。下次开始聊聊小学。。。每次的封皮都很难为人呐。


Copyright © 莆田小吃美食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