莆田小吃美食联盟

夏洛特烦恼 为什么重活一次,你依然过不好这一生?

仔蓝朵儿童摄影2019-04-19 20:56:13

首先

故事是介个样子滴

他叫夏洛,因为他刚刚出生,他的爸爸就下落不明了。

她叫马冬梅,因为她来到这世界上的时候,她的爸爸马冬就没了。
三四十岁的爱情,在郁郁不得志的现实和柴米油盐中弯弯绕。没有前景的事业,并不美丽的妻子,都是中年人的心病。谁谁谁已经第二轮融资了,某某某又添了一对可爱的双胞胎,甚至新闻里别人的风光,都可能成为对于现实的讽刺。中年人的困境就在于,总是向往着最高级的虚荣,却不得不蜷缩在现实卑微的角落。

夏洛听说高中时期的梦中情人结婚了,于是盛装出席。她的妻子马冬梅不知道怎么找到了他,大闹婚礼现场。夏洛本以为最坏不过是三十多岁,梦想没有出口却有马冬梅这样一个充满了柴火气的妻子,没想到比这更坏的是,他这位接地气的妻子当着老同学的面拆穿了他所有的伪装,让他的虚荣心无处遁藏。夏洛灌了自己许多酒,进入到一个光怪陆离的梦境,自己回到了过去,回到了高中时期,他和最美的秋雅坐同桌,戏弄最讨厌的班主任老师,在全校同学面前向秋雅表白。他作曲,唱歌,弹吉他,火了个半边天。他的眼里没有马冬梅。
夏洛觉得他是不会爱马冬梅的——脸盘大,身量宽,脾气爆,嗓门粗。正常的时候特别粘人,不正常的时候撒泼耍赖,走起路来像是骑着猪,除了是练标枪的好苗子,没有任何吸引人之处。哪像人家秋雅,瓜子脸,柳叶眉,肤白貌美,我见犹怜,就连毁人不倦的校服,都能穿出娴淑的味道。
娶妻就当娶秋雅吧。条儿顺,有面儿!马冬梅?哼。
夏洛如愿以偿,获得了巨大的世俗成功,他一无所成时对于他的爱推推搡搡的秋雅,也终于来到他的怀抱。直到有一天,他忽然记起那个像是鼻涕虫一样粘着他的马冬梅,那个听到他喜欢别人就不高兴的马冬梅,那个生怕他受委屈甘愿跟着黑帮老大去小树林的马冬梅,已经成为别人的妻子。

已经成为大明星的夏洛去找马冬梅,她给他端出一碗他曾经十分嫌弃、抗拒的茴香打卤面。夏洛一下子百感交集,后来跑去找她的丈夫交涉:我把一切都给你,你把马冬梅还给我,好不好?
有人说,这一段看起来很假,怎么可以?以所有的名誉、财富、运气去换一个柴火妞?我想如果一个人对于你足够重要的时候,你也会这么做的。朱生豪先生说得好:“我们都是这世界无用的人,却都是对于彼此重要的人。”
《大内密探零零发》里,有一段让人印象深刻。阿发不受皇上重用,心情郁闷的和老婆吵架,刘嘉玲说,“你怎么知道我躲在桌下。”周星星答曰,“你每一次都是躲在桌下的啊,有什么办法可以不知道你躲在桌下面呢!拜托你用脑子想一想,再找几个新鲜的地方来躲,好让我有一点新鲜感好吧。”刘嘉玲说,“可是不躲在桌下我怕你找不到我嘛。
我一直记得阿发夫妇的这个对话。看了《夏洛特烦恼》,又觉得阿发很像夏洛,戏里的刘嘉玲很像马冬梅。人啊,总是有两副面孔,喜欢做不属于自己的梦,握住根本就握不住的沙;又不珍惜轻易得到的东西,不把寸步不离对自己好的人当回事,而这样的人一旦撒手就不会再回来。
夏洛从梦中醒来,觉得甚是爱马冬梅。她穿着不时髦的浅色上衣,戴着老土极了的遮阳帽,头发是烫过的,可是一眼就看得出是街边小发廊的水准,于是她整个人都看起来比实际年龄大上个好几岁。可是不怎么的,就是觉得她看起来十分顺眼,胜过之前十倍、百倍。

去过医院病房才会知道健康的重要,到过穷困的地方才会了解当下的可贵,失去过转身离开的人才会明白深情不及久伴。
已经给了最好的生活,却还想出去漂泊。讨好不该讨好的人,演绎并不擅长的人生,是任性,更是人性。于是不去珍惜那些轻易拥有的东西,因为时常有一种当下的拥有即永恒的错觉。直到发现时间不住的流逝,过去的每一秒都已经找不回来,才追悔莫及。更不幸的是,不是每个人都有时光倒流的机会。
夏洛是幸福的,因为一梦醒来,马冬梅还是自己媳妇儿。四十平米的小屋,马冬梅收拾的干干净净;一碗茴香打卤面,马冬梅做的诚意满满。
我能想象最好的爱情,就是菜在筐里,你在后座上。即便是你不能使我的虚荣都变作现实,但你却是让我安心的秘密武器。和你在一起,不怕疾病与贫苦,也不怕老之将至。而我能想象最好的时光,就是你温暖我一下,我温暖你一下,然后我们一起来日方长。
夏洛这样的混人很多,可是马冬梅这样的笨蛋很少。她也许长的很粗糙,但是她的爱很精致。她必然不是最好的,但是她会给你她最好的。如果遇到了这样又傻气却又爱着你的人,请千金不换。
正如朱豪生对宋清如所表白的:“我一天一天明白你的平凡,同时却一天一天愈更深切的爱你。
马冬梅,我的世界不大,欢迎你随时前来捣乱。

夏洛,男,年过30,无车无房无工作,上学时是全校的笑话,现在就是传说中的loser。想在暗恋的女神婚礼上表白,却丢尽里子面子,被老婆马冬梅拿刀追着跑。跑着跑着,人生竟然开了外挂:人生可以重来一次。


什么都别说!先抓住初恋女神吻一吻,打老师再烧书。在这个夏洛以为是梦的地方,他想“胡作非为”一次,反正这一切都会梦醒结束,《盗梦空间》里有句话,既然是做梦,不妨做得大一点。他做大了:剽窃别人,名利双收,迎娶白富美,走上人生巅峰。他以为可以凭借这种方式,不再是那个loser了。




可是,很快所有人都看到,即便给夏洛回到过去的机会,他终究还是那个天赋有限人品堪忧的夏洛。再回到过去又如何?变不了的是,他记得马冬梅走路的姿势,喜欢的向日葵,讨厌衣服塞秋裤里;他记得那小破房里一开微波炉就跳闸,不好使的马桶,漏水的暖气片。马冬梅黏着他的时候,他脱口而出:媳妇别闹了。一碗茴香打卤面下肚,夏洛醒了,可这个马冬梅,是别人的老婆。即便他坐拥声望与金钱肆意挥霍,风光无两,可当直面那个被自己窃取了人生的杰伦时,不安与心虚还是会挠抓他的内心。夏洛居然开始怀念那个loser的自己。



午夜梦回,他不是应该抱着女神笑醒吗?他惆怅什么,寂寥什么?为什么拿着马冬梅的标枪念念不忘?得不到的永远最好。这不是男人的劣根性,而是人类的劣根性。夏洛爱马冬梅吗?似乎并没有,他也不爱秋雅,他谁都不爱,连自己都不爱。他浑浑噩噩,就算在预知的优势下有了名有了利,他依然无趣且无聊。给他一次崭新的人生,他还是过不好这一生。为什么?




多少人羡慕开了外挂的人生。但多少人不明白,就算开了外挂,你也过不好这一生。就像大春一样,有人给他指了发财的明路,他也只配住在40平米的小房子里。马冬梅即使嫁给大春,照旧是煮茴香打卤面,给别人拨火罐。秋雅依然成功嫁给有钱人。夏洛呢?在他的三观里,有才华的人都是拼爹,高官都会落马,绿茶都是婊,直男都有癌。这样的三观,即便再给他一次机会,也过不好这一生,身为loser体质,活几次都一样,哪怕是开了外挂。


成功是什么?幸福是什么?也许就是得偿所愿,求仁得仁吧。最起码,他们看起来快快乐乐。人生若是一碗茴香打卤面,大春喝口汤就知足,而有的人,像夏洛,偏生就留口汤,想的不彻底,要的也不彻底。什么都想要,什么都得不到。




王尔德说,人生有两大悲剧,一是得不到,二是已得到。但其实人生的欢喜,就在于将得未得时,在于不停追求的过程。无论追求什么,其间的付出都是独一无二终身难忘的。而夏洛幻想中的这种不劳而获的生活,即便站在想象中的人生巅峰上,也还是会失掉幸福的能力。甚至,站在顶峰的夏洛,还不如那个从小在洗手间里偷穿高跟鞋抹口红的孟特。孟特喜欢做女孩,终于有一天就更改了性别站在白日之下,而这其中隐藏了多少艰辛谁人可知?电影里她叫孟特娇。电影外她叫金星。



曾经有一部《偷天情缘》(Groundhog Day),倦怠的男主角有一天发现自己每天醒来都活在同一天——从最初的惊诧到烦躁到疯狂享乐,再到厌倦想要结束生命。周周转转中,男主角终于想到要改变自己,踏踏实实地应对每一天,找到自己的乐趣,他去读书、学钢琴、学冰雕,用所学所能去帮助身边的人,他开始变得温和开朗,终于在某个“今天”,他不仅成为全镇最受欢迎的单身汉,还赢得了爱情——原来那个能够改变命运的人,只有自己。



同是鸡汤,《夏洛特烦恼》看似无关乎心灵,看似意淫好笑,可你总能从中找到现实的考量。唯一不同的是,现实的世界里,没有后悔药,更不会给任何人倒带重来的可能。对更多像我们这样,生下来天赋就没有过人之处的普通人,即便再追求和奢望,都不会有赵雅芝的美貌,不会有梁朝伟的演技,更长不出一副小鲜肉的样子。可是,对更多像夏洛一样的我们而言,除了那不可求的黄粱一梦,我们还能做什么?

或许,还能告诉自己:我有的不多,也不太好,可我挺珍惜的。

(本文来源于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Copyright © 莆田小吃美食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