莆田小吃美食联盟

生活 | 豆角卤面

芝兰园2019-03-14 11:21:40

点击蓝色文字关注我们吧!




【原创首发】作者 |  段庆红



一说豆角,人们就会想到卤面。一买豆角,还是会问:“吃卤面呢?”似乎豆角和卤面就是天生的一对 ,永远不会分开。 


冬、春天的豆角是大棚菜,豆角大都偏瘦、偏绿、没筋儿,把两端掐掉,就可食用,炒出来也不是真正的豆角味道。要说豆角,还数秋天的豆角,饱满有型,颜色或绿或紫或花色,任你挑选,价格也是一样一个价。凡事无绝对的好坏之分,有人喜欢吃嫩的无籽豆角,有人喜欢籽大饱满偏老一点的,所以一堆堆豆角不大一会儿就所剩无几。



我就喜欢籽多籽大的豆角,喜欢用大锅做出的豆角卤面,喜欢娘用秋豆角做出的不软不硬不干不湿的卤面,喜欢一大家子在院子里忙活的热火朝天,只为一顿简单的卤面忙碌的场景。折豆角,洗豆角,压面条,等万事俱备之后,开始笼火,爹负责烧火,娘负责炒,我们端油和各种调料、舀水、剥蒜。我做卤面是先蒸好面条,再炒菜,娘做卤面是等豆角半熟之后直接把面条铺到豆角上面,再从锅边添些水,盖上盖子,然后小火,一时间不要掀盖儿,等听得哧哧声响起再少添些水,焖的过程中豆角味已经出来,熟了的豆角一闻便知,约摸时间差不多时,娘又掀起盖子一手铁叉一手筷子,细细搅拌,让豆角和卤面完全融合,你会发现面条还是那么长,根本没有因搅拌而细碎,也没有因添水而结成块状,一目了然却又不离不弃。要不说“姜还是老的辣”呢。这个时候不需要再添火,爹把柴火抽出熄灭放到堆放柴火的地方,只听娘说:“好了,开饭了。”这个时候蒜和醋也已经调好,屋里孩子们纷纷走出来,又是搬桌子,搬凳子,拿草垫子,到过道处,迎着走廊风,开始了一日三餐中的午餐。



豆角,不光是应季豆角做出的卤面好吃,就是晒干后的豆角一样的让人垂涎三尺。过去不缺干菜,像豆角,扁豆角,南瓜,茄子,都会切开晒干,等到青黄不接之时再拿出来当菜。尤其扁豆角收成好,与卤面也是绝配。


现在,因时代不同了,虽说没有那么多的干菜,但还是会有,偶尔来一顿干豆角卤面也是赞不绝口。


今天中午,我依然做的豆角卤面,大大的籽,介于老与嫩之间,吃卤面正好,再浇点蒜汁放些芫荽,本来只是普普通通简简单单的一锅卤面,因添加了一些小而微不足道的佐料,而变得丰富多彩,家人吃的是津津有味。



“民以食为天”,这是一句真理,一句人人都懂的真理。吃饭,不求鸡鸭鱼肉,不求满汉全席,也不求山珍海味。但就是这简单的家常饭菜却让人百吃不厌,吃一辈子也不厌烦,就如豆角和卤面,恩恩爱爱,不离不弃,只要说起豆角,人们就会想起卤面,说起卤面,人们就会说是豆角卤面吧?


有一段很有意思的识字,里面好多词语都是生僻字,但人们认识“吃饭、嘚瑟”两个词语,我也不例外,只认识吃饭和嘚瑟。



我是这样理解的,吃饭,该吃饭的时候就好好吃饭,粗茶淡饭足矣!该休息的时候就休息,在保证健康的前提下,再去嘚瑟,这个嘚瑟是指勤奋、拼搏、奋斗,任劳任怨、脚踏实地、循序渐进,还有坚持……

 



段庆红    女,林州栗园人,喜欢读书,喜欢文字,多有文章见诸报刊、网络平台。


©原创作品作者授权发布     部分图片源于网络


觉得不错,请点赞↓↓

Copyright © 莆田小吃美食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