莆田小吃美食联盟

一个人的日子 (韩报春)

灵秀师苑风2019-06-02 21:06:41



父母终于下定了决心,要去远居江南的姐姐那里小住一段。

     

清早,父亲去镇上赶了集会,买了鸡蛋、肉、白菜 ,塞进了冰箱。
 
    

母亲一遍遍地交代,案板的瓷盆里有面粉,小米在碗柜下的坛子里,要烧米汤,只用灶上的小奶锅就够了。
 
     

父母一走,小小的院落,就成了我一个人的天下,伴我的还有“贝贝”—— 一只很会讨好主人的小京巴;石棉瓦棚子下的三只小公鸡,在笼子里不停地“咯咯”叫着,刚褪了雏腔,就成了我的臣民。)
 
     

从小患病,疼痛难愈,父母放心不下的是我的身体,些许年来,成了他们出门远行的牵绊,始终迈不出远离家门的那一步。怕我一个人的日子,该会是怎样将就了又将就的。"
 
    

也许人长大只是忽然间的事情,从教养威严的父亲开始递给我第一根烟起;从母亲第一次叮嘱我出门回来给她带两个糖糕吃,那一刻他们都老了,我暗自在他们心里拔节和站立起来。成熟得悄无声息,老去得不着痕迹。
 
  

我开始精心经营一个人的尘世生活。
 
     

清早起床,院门打开,锅里添水 ,拿了笤帚打扫院地,隔夜的落叶扫卷到院角那棵槐树下,学着母亲的样子把它们归拢成堆。锅里的水开了,忙放下笤帚,淘米下锅,盖上锅盖,又端起一瓢玉米,去安抚我的臣民,“扑棱棱”地争先恐后啄食,势强的花花公子百忙中,憋紫了冠子,陡然引颈长啼,一院子都落满了它的清音。
 
    

父母在家,每顿饭,都要放在院中的石台上去吃,三个凳子围齐摆正,馍、汤、菜样样端上,生活的味道就实在地四溢了。
 
   

一个人的日子, 小米绿豆汤、起层的葱花饼、红绿搭配的小炒,我变着花样都尝试个遍,尽管没有母亲做的色香俱佳,但仍做的用心备至,尽了努力,多少次烟气缭绕中,眼前升腾的总是一幅遥远的画面:母亲围了头巾,挎了竹篮,急走在雨雪交加的凛冽寒气中,在冰封的菜地里,躬下身子,挖一把菠菜、蒜苗,回家后,锅勺响起,端给我的是一碗热腾腾酸汤面条 ,姐弟在一边眼馋着……
 
     

年少不解慈母泪,尽管在病中,自己当时何尝没有一丝“造作”的成分?而我又何尝思量过父母被雨打霜欺的岁月苦寒?!
 
    

眼下的日子里,每每把饭菜端到石台上,仰望院子上的那片天,就能真切地感知千里之外的父母在盯着我,看到我把日子调剂的有声有色,他们才放心和宽慰,惟如此,我心里才能长长地舒一口气,明白这烟尘俗世的字典里也写有轻松的字眼。
 
   

接下来,包饺子、炸油条、蒸卤面一个个“高难作业”,都在我手下风生水起。" 
 
    

甚至有一天,天色微亮,早早地起床打扫了院落,也学着母亲的样子,用簸箕端了黄豆,坐在院中一粒粒的挑拣,罩在深秋的薄寒中,看天边的星子落下,听枝头鸟儿的初鸣……*
 
    

母亲操持日月的程式,我按部就班地复制下来。 油盐酱醋,饲鸡喂狗,天亮开门,夜幕闭户,处处重叠着母亲的劳作。尽管行动艰难,技艺生涩,我始终不敢偷懒。
 
    

我心里明白,一个人的日子,永远三个人在过。   


作者简介

韩报春,河南偃师人,生于1969年冬月,自幼因病致残,历尽坎坷,曾任乡村代课教师7年。喜爱文字,久居底层,落笔苍凉。作品曾在《牡丹》、《椰城》、《辽河》等报刊杂志发表。2014年出版散文集《碎片》。

朗读者简介

常鹏涛,宜阳实验小学教师。

投稿注意事项

征稿详情,请打开链接:

首届“灵秀杯”原创文学大赛征稿启事

Copyright © 莆田小吃美食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