莆田小吃美食联盟

杨非凡专辑——语文读写书院课堂学习成果展示(23)

深圳市语文名师邓晓丽工作室2019-04-19 12:37:37

按语:非凡同学是书院众多才俊之一。他,善于观察,用心体会,生活中的点点滴滴都被他描绘得栩栩如生;他,敢于直面自己的内心,剖析自己,他的文字是他内心真实的写照;他,多才多艺,文武双全,球场上有他潇洒的身影,文字中有他深沉的情怀,在与家人与朋友相处中总能感受到他真诚的内心。

醒来

杨非凡(初三)

 

清晨,眨着惺忪的睡眼,你在阳光的推动下一边缓慢地迈上数学辅导班的楼梯,一边用余光瞥着玻璃板里那个没精打采的自己。你的心情就如那张密密麻麻的签到纸一般,杂然无序。    

 

你踱进早已有老师等候着的教室,看着与往常一尘不变的周遭,走近那不变的座位,望向那空旷无奇的黑板,睡意就如同一处泉眼源源不断的泉水一样涌出。你趴倒在桌上,盯着桌上那一张空白的试卷,又不得不举起沉甸甸的笔杆书写着一道道几何题。艰难的题目宛若一座座巨峰巍峨地挡在你的面前,你不知所措地左顾右盼,一边说着:“哇,太难了,超级难……”毫无斗志地重复审视着那一个个角与边,握着铅笔在图中异想天开地勾勒着一条条无用的辅助线,直到原图被涂成了一个墨疙瘩。

 

“诶,这题到底是什么啊,证都证不出来的。”你哀叹到。说罢便又将头藏进双臂之间。“你什么时候变得这么颓废了啊?”老师说着走了过来,这句话嗡的一声在你的大脑里炸开,你不住地想起自己在过往考试中的失利,作业里一道道中途放弃的题……你只是敷衍地回到:“真的不知道怎么做这道题啊。”面前的那道题,好似一张奸恶的嘴脸讥笑着你的无能与渺小。你深深地陷入了恐惧与无奈。

 

“你什么时候变得这么颓废了?”是啊,什么时候啊?你逐渐想起自己以前遇到难题时那种所向披靡、无畏无惧的状态,想起你终于解出一道难题时的自豪与那种发自内心的愉悦,想起当时遇到难题时的兴奋。现在,你审视着自己,此刻颓废退缩的我与过去振奋向前的我,哪个才是真实的我?有个声音回道:“两个都是你,你选择帮谁?”

 

帮谁?我仍有选择权?我不是已经被难题击垮了吗?深呼吸——深呼吸——颓废退缩是我,振奋向前也是我。你想起谁说过:接纳自己,接纳才有未来。可怎么接纳啊?题都解不出,特没用啊,好不好?深呼吸——深呼吸——,突然,你想到:能解出这个题我高兴,不能解出题也不能说明我没用啊!不能解出的就是我的知识盲区,攻克之后一定又能拓宽我的知识边界!你有意让自己冷静,深呼吸——深吸——(我吸进的是能量是灵感),呼气——(我呼出的是颓废和焦虑)。慢慢来,慢慢来,我可以的,可以的,重新审题,换个思路再试试。

 

再后来,你兴奋地从桌前直起身,重新环顾一切,那一刻,你看到了不一样的自己。

 

非凡妈妈写给儿子的话:旁观自己,安抚自己疲惫无力的心,是天下第一等的难事。人力有时穷,“接纳自己不完美”,书里说的轻巧,其实不容易做到。儿子,你开始注意到情绪这块对自己的影响,尝试从内心突破,是一件特别了不起的事情!只有从内部打破才是生命,才是真正意义上的“醒来”,你做得棒极了!

不止一次,我努力尝试

杨非凡(初二)

 

橡胶场地上,球鞋与地板一次次的摩擦,发出清脆的声音。篮球砸向地面时,发出的“砰砰”声在耳边回荡。篮网的唰唰声使我振奋,球在手边运着的感觉使我激动。为了打好篮球我不止一次,努力尝试。

 

最初接触球皮时,我只是一个连加减法都不太熟练的小毛孩,时常运球运着都会让球撞到脸上,总是生着篮球的气结束训练。看着比我大的哥哥们在场上跃起、上篮,心中满是羡慕与急切,摸了摸头上被球砸的包又愤懑地将头转向另一边。结束比赛后,像一个小马屁精一样跟在哥哥们的屁股后面,问这问那。少时有关篮球的记忆是和着泪水与向往的酸涩。

 

又大了点,头上的包渐渐少了,终于可以在场上和同龄人较量了。比赛在教练的哨声里开始,由于比同龄人有着较好的基础打底,我在球场上如一条蛟龙般左穿右突,心里满怀着自信与愉悦,一场场比赛打了下来,看着对手一个个沮丧的身影,那时的我开始自大狂妄,好似一切都无法阻挡,好似自己天赋异禀从此就可以自由飞翔了。我无须努力,不再尝试突破,软趴趴地敷衍着完成教练的训练。

 

上了初中,进了教练的精英队,比赛时的我还是那么的自大,拿到球就向前冲,可对手也不是吃素的啊,三下五除二就把我盖翻在地,队友一个个都投来失望的目光,从他们的眼神里我读出了:“这个人怎么这么差啊。”、“他就是个菜鸟”。教练吼了一句:“你在打什么啊?!”一场比赛打完,我坐在场边的铁椅子上,铁椅上落满了我的汗水,刺骨的冰凉一丝丝刺入我的骨髓,麻痹了全身,我一人发着呆望着篮筐。痛楚地意识到:我还差的远啊!天外有天人外有人,社会在永不停歇的更新,不再尝试突破就意味着被淘汰!在这一瞬间,狂妄仿佛融化成了一摊水在后悔的炙烤下蒸发得无影无踪。

 

冬阳之下,我独自站在球场的中央。运球的声音在空旷的场上回荡,我不断的练习着一个个动作,一次次投篮,水泡火辣辣地灼烧着脚底,我忍着;后悔与惭愧仍不时涌上心头,我抛开;专注于训练,专注于投篮,一次次尝试新的角度,臂酸腿软得像棉花,我再忍。慢慢的,许多的“做不到”都在努力里消融开来,生活终于肯对我微笑了。

 

为了打好篮球,不止一次,我努力尝试突破。“不再尝试就意味着被淘汰”,我记着呢。

 

非凡妈妈写给儿子的话:有句歌里唱到:“没有人能随随便便成功”。你已经体会到了,真好!


家乡的味道

杨非凡(初二)

 

我的家乡在湖北的一个小村子里,这里菜品的味道早已在我的舌尖上生了根,伴随着我的童年直至现在。家乡的味道使我怀念。

 

俗话说“要先了解一个地方的文化,就不妨先了解他们的美食。”可见美食在人们的心中,有着崇高的地位。我也是这么认为的,小坐时回想起家乡,都被那千丝万缕的味道引导着走进回忆。

 

我怀念那早市上空飘荡的白气,那是菜的香气。家乡人直接将自家改装成了一个餐馆,门口的那口大锅一掂就是十几年,那个古老的木质门槛我永远也忘不了,他们家做的是一种龙须粉,小时候妈妈常带我在那里“过早”。黄白色的浓纯汤底里粉丝静静地躺着,粉上则是几条油炸过的香脆泥鳅。胡椒的浓郁、狂野充斥着我的味蕾,温润的汤在喉咙里化开,吐出缕缕白气。一个湖北的清晨,从这一碗面开始了。

 

早市上人头攒动,每天都这么热闹拥挤,来去匆匆的人们,几乎都是为“过早”而来,顺便买点菜回家。他们满意地过着早,边高声互相打着招呼,吃相那是毫不掩饰的原生态,全然享受美食的样子,一派自在舒坦。

 

再往早市的前面走去又是一口锅,这口锅是平整的,上面放的是一个个圆滚滚的煎包,师傅在旁一个劲的拿铲子铲出煎包,又一个劲地往里添干草。煎包的底面金黄酥脆,结着一层焦焦的外壳。一口咬下去,肉汁在嘴里蹦跳,配上焦脆的外壳,那一刻我的味蕾如花般绽放开来。

 

最忘不了的是外婆的粉蒸肉,几片肥瘦参半的土猪肉在腌制后裹上磨好的粗米粉,碗底垫着土豆一起下了蒸锅,开锅的一瞬间烟雾缭绕,如处在仙境一般,首先热情地拥抱了我的嗅觉,随后赶来的是肉的鲜香。夹起一片肉,顾不上烫放入嘴里,肥肉的弹牙厚重,瘦肉的浓郁香嫩,蒸煮后的米粉粘稠软绵是极好的拌饭佐料。不知不觉才发现自己多吃了一碗饭。

 

外婆对我的爱,倾注在一个个挖空心思炮制的饭菜里,她年近古稀,每天琢磨新菜式让她丝毫不显老态,每当我摇头晃脑如饥似渴地边吃边说“好吃”、“好吃”时,外婆总是笑得两眼眯成一条缝。

 

家乡的味道在味蕾上已经根深蒂固,不管在何时何地这个味道都令我魂牵梦萦。

 

非凡妈妈写给儿子的话:这篇写得绝了,让妈妈也感慨万千、魂牵梦萦。决定了,今天晚饭主菜——粉蒸肉!

从未走远

杨非凡(初二)

 

记忆中的单车车轮始终在滚动着,两只干皱的手有力地握着车头的两个柄,那条灰色的裤子上沾染着黄土,两条腿不紧不慢地蹬着,记忆中外公的单车从未走远。

 

小学的时候每次上完补习班,总是能够看到那台单车上的外公向我招着手。我便一下子冲向他单车的后座,坐上外公的单车感觉会踏实许多,外公虽年过六旬,但是每次载我都毫不费劲。坐在后座上,凝视着外公的脊背总有一种说不出的感动涌上心头,想着不管是雨天还是晴天,他一如既往;想着他不管是清晨还是晚上,都始终在那里等待;想着他不管是多忙都放下手里的活,优先去接我、送我忘带的书本……外公的单车载着我的记忆从未走远。

 

记忆中的榔头和螺丝刀始终在劳作着,螺母和钉子在手中拿捏着,蘸满铜锈的手套下,双手有条不紊地配合着,记忆中外公的手艺从未走远。

 

小学的时候,常常想拥有一些小玩具,总是求着外公做这做那。外公也只好拿起家伙在自己的休息时间里敲敲打打,把一件件东西改装重组,最后成品就放进我的手里。外公的手艺是精巧的,少年时的他也做过一些技工的活,以至于可以满足我的种种需求。外公的敲打声在我的记忆里从未走远。

 

记忆中的锄头和铲子不停的翻开一片片泥土,汗珠从凸起的脸颊上滑下落入土壤里,记忆中外公的菜园从未走远。

 

外公不想像其他的老人一般在家中安度晚年,所以买了片地自己种起了瓜果树木。外公的菜地里无所不有,从细长的豆角到高挂的木瓜,一切都料理的头头是道。家里的菜肴里总是少不了外公的绿色蔬菜。菜园里红色的土壤上刻印着外公的胶鞋印,晶莹的露珠从菜叶上滑下。外公的绿色菜地在我的心田里从未走远。

 

现在,外公虽然回老家去了,不再跟我们生活在一起了,可我觉得,他说不准明天就回来了。我是离不开外公的,在我心里,外公一直在我的身边,从未走远。

非凡妈妈写给儿子的话:有情有义,能观察会思考,心中满满的爱,满满的真情实感,外公知道了会有多开心啊!

黎明中的花朵

杨非凡(初二)


一个瘦弱背影横靠在一个木椅上,微弱的烛光散发着点点的光芒,浪涛拍在轮船上,溅起雪白的浪花,头上的几根银丝是操劳过度的表现,她双眼微微的闭着,干皱的皮肤下闪耀着文学的光芒,随着船的颠簸垂下的双手也在无力的晃荡。鼻子里传出微弱的气息,但是依旧蕴含着神圣的气质,如一只黎明中的花朵。

   

张爱玲,这一个命运多变的作家,经历了无数的落魄与孤独。

 

与丈夫相爱时的投入忘我,却慢慢转向背叛与折磨。离婚时酸痛的泪水徘徊在眼中。后来,又一个给她带来爱情的男人也被死亡夺走。命运没有给她任何喘息的机会,这个坚强的女子依旧微笑着与现实面对面。

 

这朵花慢慢的在贫瘠的、龟裂的大地上,顽强地生长。独自一人踏上轮船,驶向未知的领域,她像在书桌前生了根,这一条根深深地扎在文学的源泉之中,在文章里她得到了前所未有的慰藉与感动。她汲取着向前的动力与面对现实的勇气。

 

凉风一阵阵翻动着她的文章,发出伤感的沙沙声。她静静地躺在那张灰蓝色的毛毯上,鼻腔中不再有着气息,灰白的面容显得那么的可敬。

 

黎明的花朵正在凋谢,一个不愿被名利污秽的灵魂不羁地冲向天际。

Copyright © 莆田小吃美食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