莆田小吃美食联盟

好吃到落泪的,是奶奶亲手做的西红柿打卤面 | 老顾懂

老顾懂2019-11-26 14:46:45


时隔18年又提笔。


几瓶朋友送的西红柿酱勾起一些回忆,不为别的只为一解相思,回忆童年!


打开尘封已久的记忆,对于西红柿这么普通的蔬果,却有着割舍不掉的情怀。



打小跟着奶奶生活,从小学到初中,真的学会不少家务活。风箱在农村灶房很常见,但拉风箱是我童年做饭时最喜欢干的活,奶奶做饭时都喊我来帮忙。刚起点儿火苗的柴禾,我得使劲卖命的拉,拉的快,火就烧的旺,火势的大小和拉风箱的频率有直接关系,奶奶指挥着我有节奏的拉,这样饭就熟的快。



山西人最爱面食,花馍、手擀面…...吃的最多的主食就是面,我当然也不例外,奶奶做的面条更是双手点赞!


奶奶从来都是自己和面(以前的面都是自己用石磨碾压,面香味十足,现在很难再吃到那种味道了),面和水的比例永远搭配的那么完美。面稍微醒一下再开始擀(后来才明白醒就是放一放让水和面充分融合),一块大大的面团在奶奶手中很快变成一张薄厚均匀的圆饼,可惜奶奶擀面的技能我没有学会,最后漂亮的刀工把叠加起的面片切成整整齐齐粗细一致的面条。



面条弄好后,最重要的就是打卤啦!


百吃不厌的还得属西红柿鸡蛋打卤(话说小时候的西红柿怎么就那么好吃,生吃几个都不够,可能是因为当时没那么多化肥激素,自然成长的结果吧)。



开始打卤,首先把鸡蛋打散炒出来,然后放油炝花椒,炒西红柿。


开水剥了皮的西红柿在铁锅中咕嘟咕嘟很快熬出汤汁,这时放入提前炒好的鸡蛋,最后调味,撒上事先准备好的小葱末。西红柿鸡蛋卤便出锅啦。



此时手擀面条下锅,滚两滚赶紧用大笊篱捞起来,凉水一过,浇上西红柿鸡蛋卤,还没到嘴边已口水四溢。当时我小只顾狼吞虎咽,虽然不抬头却听到奶奶咯咯的笑。


如今回想起来,我的童年很是充实,而且我尝到了最简单质朴有爱的饭菜!



用来做西红柿鸡蛋打卤的西红柿,在我们晋南叫洋柿子。要想一年四季都能吃到西红柿,就必须在西红柿大量上市的季节,趁便宜新鲜,买回来做西红柿酱。


那个时候冬天的新鲜蔬菜少,几乎家家户户都要做西红柿酱。买大白菜、土豆、萝卜存在地窖里储备好冬天吃。大多时候西红柿是按堆买回来的。好的、红的、软的是用来做酱,发青半熟的用来腌咸菜。



装酱的容器是医院输液的玻璃瓶,带着橡胶塞的那种。估计我家大宝和二胖永远都不会理解我对西红柿酱的情怀,因为二爸是医院的,储存容器都是他帮忙找回来的。奶奶把它们都一个个洗干净,所有的瓶子都泡在一个大铝盆里,拿刷子要刷好几遍保证干净后集体放大蒸笼里沥干,蒸十几分钟,也算高温消毒吧。这大铝盆子的作用简直是万能的,洗衣服、给小孩洗澡,哈哈,那个年代物资匮乏只能一物多用,哪像现在洗这洗那都要分开。


点击边框调出视频工具条

西红柿剥皮大法


下一步,就是把洗好的西红柿去皮切开装瓶,印象最深刻的就是拿漏斗灌,快满的时候还要拿根筷子捅一捅,这样西红柿装的更瓷实。一瓶瓶装好上锅开蒸,一次蒸不完分几批。


终于出锅啦,一排排的西红柿酱在透明输液瓶里红彤彤,放眼望去好看极了,最后拿橡皮塞子塞好,西红柿酱就制作完毕了。



15岁那年来太原上学了,离开了熟悉的家和熟悉的味道。16岁那年奶奶去世了,我从太原赶回去已经完全见不到奶奶了…..怀念的味道就这样离我越来越远。



21岁大学毕业结婚,24岁生第一个孩子,29岁生第二个孩子……天天围着孩子们,围着灶台,围着自己的小家。



如今,西红柿已经是冬天菜市场上常见的蔬菜,一直在吃,但再没有小时候的味道。收到“天天好柿”西红柿酱的时候,心中莫名的有些激动。二话不说,拿出土鸡蛋赶紧做起来。这边煮面,那边打卤。不一会儿,西红柿鸡蛋面条便已出锅。


出镜模特:大宝

出镜模特:二胖


本以为只是从形式上复制儿时的记忆,却不料那种味道真真切切。看着大宝、二胖低头不语一个劲儿猛吃,我不由咯咯笑了起来。就好像吃面的是小时候的我。


幸福轮回着,再多花样美味也抵不过一碗西红柿酱面!简单质朴。


本文部分图片来自网络


旱地西红柿酱

长按二维码,购买可以喝的番茄酱


END -


点击

反清复明背后的山西美食


Copyright © 莆田小吃美食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