莆田小吃美食联盟

患友故事 | 我很想上学,但是我做不到

抑郁医患之家2019-06-27 20:17:49

今年已经17岁的的小辰是一所私立学校的高二学生。当他转校到我们这里的时候,已经几个星期没有上学。


他说:“我很想上学,但是我做不到。”


小辰在过去数星期内,觉得无缘无故地情绪低落,想哭却不能,一天之中,早上的情绪最为低落,晚上失眠,到早上的时候仍然赖在床上,没精打采。


到中午的时候,才可勉强自己起来。他发觉自己失去动力,失去兴趣,就算连自己最喜爱的电脑游戏机或上网与朋友聊天都失去动力。甚至,连日常自理,例如洗澡、刷牙及洗脸都觉得力不从心,由早到晚都只坐在电视机前却不知自己在看什么节目。

小辰不能专注看报、阅读,又记不起心理咨询师给他的辅导。他觉得自己好像另一个人,情绪极度低落却不知如何表达自己,他觉得生活没有价值,认为自己是家庭的负累,令家人担心及不安。


他没有信心可以回校上课,也担心自己今年要留级,他不想外出接触别人,只可勉强和家人外出用膳,最差的时候,他发觉自己甚至连用手指来开启电脑的能力也没有。

最近,他一个星期两次跟心理咨询师会面,包括做一些心理治疗和音乐治疗等。由于病情严重,小辰妈妈把他带到了医院接受治疗。


经过评估,小辰有严重抑郁症,他有超过两个星期的严重情绪问题,影响睡眠及胃口,也有很多负面思想。


医生与他及家长讨论他的诊断及治疗方案,并建议他接受较深切的入院治疗。不过,小辰不想住院但希望可以在门诊部继续接受治疗。根据医生的风险评估,他并没有自杀倾向,所以医生容许他继续接受较频密的门诊治疗及跟进。

严重抑郁症最有效的治疗是药物治疗,而且一至两个星期内就开始发挥治疗效果,医生留意着小辰的进展及副作用等,并建议他开始有组织地安排做一些活动。


随着治疗的深入慢慢增加抗抑郁药的分量,当他的情况可以回复到他病发前的大概百分之七十至八十,医生逐步减药进行康复治疗,为他预备逐步回校上课。

所以,面对抑郁症我们首先要做的不是估计面子,不敢面对,自我忍耐,而是需要及时去接受正确的治疗。


只有这样,我们才可以尽快的摆脱抑郁症的困扰,重新回到蓝天白云下。


长按上图,识别二维码关注

一更多精彩一







Copyright © 莆田小吃美食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