莆田小吃美食联盟

小说舅舅的车和女人

陌北故事2020-03-25 11:05:12

若是喜欢,点击上方蓝色标题陌北故事,关注,听我继续和你说


    舅舅是我的二舅。我还有个大舅。虽说大舅二舅都是舅,但大舅一生平淡,芸芸众生中无甚特别之处,今天就单说二舅吧。


    姥姥五个子女。三女二男。


    姥姥一生好强而慈祥,教育子女严厉而温暖。


    大舅最年长,为了照顾家里农活,早早辍学帮衬。以至后来一直务农,虽算乡里种田好手,却从未走出农村。


    大姨小姨响应了村头小学校墙上的标语:知识改变命运。她们都学业有成,离开乡村,去了城里事业单位,一生衣食无忧。


    母亲心灵手巧,学业未成,嫁于父亲,举案齐眉,在小城经营着小铺子。


    哥哥姐姐都有了着落,只有最小的舅舅还未确定。中途辍学,兄弟姐妹和姥姥一商量,加上小舅舅的爱好。就是学了开车,考了A证。也算是有了一技之长。


    这个一技之长改变了整个大家庭的命运。故事由此开始。


    舅舅刚满18周岁,正是激情澎湃的年纪。在乡下很少有机会接触车,如今却能每天摸到。整个心都是激昂的。舅舅精神头足的很,理了板寸。小麦色的肤色健康,眼里满是亮晶晶的希望,嘴角上扬,年轻人的桀骜一览无余。


    学了几个月,拿了证。又实地练车一个月。那年初春乍暖还寒的时候,舅舅正是走入工作岗位,满是憧憬的开始了他的司机生涯。


    舅舅开着大货车,长途,跨越几个省。两个司机换着驾驶,一路倒班,一趟下来要两天两夜。休息一天,继续。每个月几千块,比村头小学的老师赚的都多。


    舅舅和姥姥一家看到了未来生活的希望,每天都干劲十足。见到乡邻笑容满面,打招呼嗓门都亮了好多,自信在脸上无论如何都隐藏不住。


    姥姥把家里收拾的窗明几净,三间大瓦房,舅舅睡西间。


    每次舅舅回来,姥姥都乐颠颠的和面,那面硬的没力气都揉不动。


    姥姥说,手擀面就是要这么硬的面,煮出来最劲道。然后细细的切了肉丁,肥瘦相间,炸了喷香的肉酱,配着小菜园的香菜末和黄瓜丝。每次姥姥叫我过去,都能陪着吃两大碗。


    姥姥看着全家呼噜呼噜吸溜着劲道的面条,脸上的皱纹都笑成了一朵大雏菊。


    舅舅回来的时候,偶尔出去转转,大多时间在家里睡觉。舅舅说,实在是太困了,总觉得不够睡。


    发了工资,舅舅交给姥姥一起存起来。和姥姥姥爷计划着几年后讨一个模样俊俏会过日子的媳妇。


    提起未来媳妇,舅舅总是低头嘿嘿傻笑,一只手挠着后脑勺,滴流乱转的黑眼珠闪着亮晶晶的光。


    过了两三年,家里收入攒的足够给舅舅讨个像样的媳妇了(那时候农村还流行彩礼,好的姑娘彩礼要的会多些)。姥姥开始托亲友给物色着合适的姑娘,主要要求人要爽利,家风良好,不浮躁,要是模样端正就更好了。


    选来选去,姥姥听介绍人说的情况,心下属意了邻村的一个姑娘。中等身材,皮肤略黑,模样端正,最主要的是姑娘父母是村里有名的好人,能干,家风好。姑娘各色农活样样行,性格不扭捏,据说还能做些小买卖。


    姥姥待舅舅回来,征询了舅舅的意见,就同介绍人定下了舅舅下次回来的时候,双方家长和当事人正式见个面,也就是现在说的相亲。


    舅舅带着对可见的美好未来的憧憬,乐呵呵的再次上路了。


    这次上路,他再回来的时候,再没见过那个姑娘。


    因为,舅舅出事了。


    回来的路上,后半夜凌晨一两点的时候,舅舅开了太久,累的不行,另一个司机太困,请舅舅再坚持十分钟,让他清醒一下。就是那几分钟里,据舅舅后来回忆,他好像闭眼睡着了,又好像有一束强光从对面射来,他完全不知道怎样发生的,一声巨响,舅舅的大货车天旋地转,不知怎样转的,怎样翻的,翻到哪里了。然后,舅舅就什么都不知道了。


    舅舅什么都不知道的时间很长,大约半年。


    舅舅什么都不知道的那段时间的事,是两个姨说的。


    那场肇事很严重,另一个司机被甩出了窗外,当场身亡。被撞的车辆是个小车,车上两人,无一幸免,血肉模糊,都没有抢救过来。


    只有舅舅,头撞塌下去一个大坑,浑身是血,但有一口气在。


    那个时代没有监控,肇事都是交警根据现场测量判断的。对方损失由这边保险赔偿。自己这边,说是主要责任,雇主不肯赔这两个司机钱,拉锯战打了很久。


    大姨小姨把小舅安排在了最好的医院,抢救了一天,重症监护室一星期,脱离生命危险进入普通病房。但是,就是醒不过来。每天,只有微微起伏的胸口告诉亲人,他还在呼吸。


    医生说,植物人的可能性很大。


    大舅,妈妈,和姨们每日以泪洗面。抽时间轮流照顾小舅舅。幸好那个时候电话不发达,只是哄姥姥说舅舅雇主最近业务太忙,要连续出去。


    隔段时间,大舅模仿小舅舅的声音给姥姥打个电话,匆忙的报个平安。


    几个兄弟姐妹凑了钱,隔段时间去医院收费窗口报到一次。


    大姨捶胸顿足,忧伤过度病在床上还每天神经质一样唠叨,都怪我,不出这个主意,弟弟怎么会出这样的事。


    也许是上天被兄妹几个的诚意感动,也许是小舅舅还有美好生活的梦。总之,半年后的一个下午,他慢慢睁开眼睛,醒了。只是眼神呆滞,偶尔阴恻恻的笑,说着不着边际的话。


    又在医院养了半个月,外伤没什么大碍了,小舅舅告别了医院。正式回到姥姥的大瓦房西屋。


    知道始末的姥姥忍者泪水,说着,回来就好,回来就好。以后不要再去了,咱就在家里多种些地,再养些家畜,日子总有办法过好的。


    舅舅每日在他的西屋发呆,不爱见人。偶尔神神秘秘的自己说着什么,却不让任何人听。忽然有一天,他和姥姥提起了那个姑娘,让姥姥安排相亲。


    姥姥如获至宝,和介绍人说明情况,请求安排,却得知那个姑娘已经和别的中意的小伙子在交往了。


    舅舅得知这个消息,嘿嘿笑了好久,说她命里就不是我的人,我命里有的是别的女人。说过又嘿嘿傻笑好久,没有泪水,没有沮丧,也不像喜悦。


    舅舅开始找姥姥要钱,去县城散心。去了三天,带去的钱花光了,回了家。姥姥看他手中空空如也,问他钱都花哪里去了,他不耐烦,不许问。顶着黑眼圈和蜡黄的脸,呼呼大睡。好像每次出车回来一样。


    在家闲逛了一星期,又向姥姥要钱,再去县城,同样几天后钱花光了再回来。


    姥姥看着舅舅渐渐消瘦的身形,憔悴的脸,没再多问。


    如是几个月,积蓄花了好多。村里渐渐有了流言,不咸不淡的传到姥姥的耳中。


    说是舅舅每次在县城,都住着旅店,带着妖艳的中年女人,女人脸上涂的白粉像墙上的白灰一样,说话嗲声嗲气,走路屁股左右扭的能撞到旁边的人。而且,每次的女人还都不是同一个人。


    姥姥脸色白得没有血色,在夜深人静的夜里,被子蒙在脸上压抑的哭。哭过之后,第二天照常劳作。偶尔试探的劝着舅舅,不喜欢农活,去县城找点力所能及的活,赚点钱,有合适的,再张罗着娶个媳妇。


    说的多了,舅舅开始不耐烦。又去了城里。这次去了几个月,回来时带回一个三十多岁的女人,说是要和她结婚的。


    女人腰上一个游泳圈,满脸雀斑,神情冷漠。官方说法是离了婚,孩子在爸爸那。舅舅找姥姥要2万块钱,给那个女人作为彩礼。姥姥仔细询问过,拗不过舅舅,给他们在西屋置办了家具,给了钱。


    女人就和舅舅在西屋住下来。


    但是,女人和舅舅一样,什么活都不做。


    姥姥做好饭就吃,不做就出去买。开始对姥姥还算和颜悦色,慢慢开始冷脸相对,后来就冷嘲热讽。一只脚踩着门槛,手里抓把瓜子,瓜子皮四处乱飞:我嫁给你这个傻儿子,是我抬举你们,你看他这个样子谁要他?别不识好歹!


    姥姥偷偷和妈妈流泪,骂就骂吧,能陪着你弟弟也好!那两年,姥姥的后脊梁骨深深的佝偻下去,头发白了大半,再没以前的精神矍铄,自信而神采飞扬。


    半年后的一个早晨,舅舅醒来,满屋乱窜,慌乱的大叫:不见了,跑了,不见了,跑了……


    原来,是那个女人跑了。


    舅舅再次陷入发呆的状态,偶尔大喊大叫。


    他又开始了一个星期去一次县城的行程。花光了姥姥给的钱再回来。他的身边,再次充斥着形形色色的中年身材变形的花哨女人。而他自己,越加黑瘦。


    忘记说了,舅舅每次出去从不坐车,他走几个小时去县城。


    又折腾了几个月,舅舅再次带回一个女人要结婚。姥姥看着这个还算靠谱,琢磨着怎么给舅舅办喜事。只是这次,那个女人只住了两天,就说舅舅是傻子,精神病,怎么也不肯再住,走了。


    舅舅经常嚷着头疼。开始整夜的失眠。姥姥带他去医院又仔细检查了一番,开了好多药回来。


    舅舅按时吃药,因为医生说吃了药,他就好了。


    舅舅又对未来充满了希望。他和姥姥说要痛改前非,要找个正经事做,要给姥姥养老送终。


    舅舅没再出去找女人,他要等自己痊愈了,有能力了,再找个邻村未能相亲的那样的好姑娘。舅舅偶尔思路清醒,和姥姥说着这些年的过往,说着未来的计划,头头是道。


    立夏那天,天气闷热。舅舅央着姥姥做打卤面,还要肥瘦相间的肉卤,面条要用凉水过一下,吃着爽快。舅舅呼噜呼噜吃了一小盆,姥姥看着欣慰的泪眼晶莹。


    第二天早上,姥姥烧好早饭去喊舅舅,却再也没喊醒他。他的手边,是一个空了的安眠药瓶子。


    天气闷热,舅舅把自己的年纪定格在26岁。永远年轻。


    姥姥嚎啕大哭,步路蹒跚,如同再老了26岁。


    妈妈在舅舅身边那张小学时候学习的桌子抽屉里,看到一张歪歪扭扭字体的纸:


    妈,我对不起你,我太疼了,我管不住我自己

    我活着是个累赘,我死了,都解脱了

    下辈子再孝敬你

    哥哥姐姐,替我好好照顾爸妈,谢谢你们……

    车来车往,注意安全

 

您点个赞,转发,是在支持我,我在轻声说,多谢


看小故事,长按下方二维码,关注公众号陌北故事



Copyright © 莆田小吃美食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