莆田小吃美食联盟

鳝丝面、雪菜肉丝干拌面、生煎包、开洋馄饨...离开金坛17年也忘不掉!

金坛吃喝玩乐2019-06-22 18:39:26


每个人都有家乡,有的人一辈子在家乡,

有的人一辈子回不去家乡。


今日推荐一篇四囍收到的投稿,

听一听,北京生活了17年的金坛姑娘——snow

关于家乡金坛的心事。




忘了哪首歌里有一句这样的歌词,“回不去的地方叫故乡,到不了的地方叫远方。”再改一句前一段时间风靡网络说李宗盛的歌的话,“年少不念家乡话好,念时已是不惑年。”


随着年岁和阅历的增长,家乡这个词的分量在远离故土的人心中越来越重。   





我的家乡,在一千多公里外的远方,早些年刚刚工作的时候虽不至于潦倒,但囊中并不宽裕,索幸那个时候年纪太小,外面世界的奇妙还能盖得过对家乡的想念。


好像打个岔、熬一熬也就过去了。


好多年以后,薪水终于随着皱纹渐渐爬了上来,说回家就回家的底气足了,却不料又被时间和生活捆住了手脚,工作离不开,孩子离不开,生活离不开,只剩思念越来越甚。


所以,从我迈出家乡大门的那一刻开始,家乡对于我来说就是天上看得着却摸不着的月亮,能看能想,却做不到心随所动,更不是想回就回得去的。   





有人说,那还是不想回去,现在网络这么发达,交通这么便利,只要想,下楼坐车、手机订票、扫码上车、一气呵成,也就是打个盹的功夫而已,再说都是矫情。   


别说,我还真干过这事!2012、2013年的时候,是我最想家的时候,有时候会任由回忆四处游走,让那些人、事、物在我的脑海里跟过电影一样的循环播放。


那两年,父母还经常陪在我身边,可依旧抑制不住这股死拉硬拽的力量,就好像皮筋抻到最大限度,若不让它回去松松劲,分分钟都能绷断。


于是那两年间,我频繁地往来于老家和北京之间,虽然回去也待不了多久,但住一晚吃几顿饭的满足就能让我心安好久,甚至有几次回家我就是为了能放松一下几日睡不实的神经,踏踏实实地睡一个好觉。


家乡的一口饭菜,一场风雨,一句乡音,一声问候,都变成了继续的营养,变成了我心中支撑好好生活这个信念的最重要的部分。这种踏实,这种心安,是看不见摸不着的,是心底最深处的一种回味,一种回忆。   


不过,最让我夜不能寐,魂牵梦萦的终究是逃不脱那几样。  





我身边的人都知道,我素来是个吃货,虽然吃得不多,但根本抵挡不了我馋的步伐,在吃上还是小有挑剔,小有讲究。


当然也不用想得太过高大上,终是带了一个家乡胃,再跑也跑不出小时候常吃的那些普通到不能再普通的食物的框框里。所以,最爱的是吃,最爱的季节只能是秋季。


秋天一来,硕果累累,满街满鼻子都是桂花的香气,轻轻一吸就深深透到肺里,甜丝丝地却不腻人。


别人是用赏的,用闻的,我呢,则是用吃的。


早起,就揪着小布袋子去摘桂花,有时候整整一上午的成果也只堪堪够做半罐桂花酱,但期盼的小脸和微汗的鼻尖从采摘起就写满期待,等待的过程会将桂花酱的美味放大到极致,味蕾也饱受煎熬。


不过单单有桂花酱是不够的,还要爸妈去逛菜市场,虾肥蟹美,菱藕香甜,莲蓬饱满,白果糯香。


起得早的话,就死赖活赖不愿意在家吃早饭,时间充裕的话,还得到小馆子里坐下,银丝面、素鸡面、大排面、青椒肉丝面、鳝丝面、雪菜肉丝干拌面、生煎包、开洋馄饨由着性子任选一种,再来一笼小笼汤包配一碟姜丝醋盖上厚厚的芫荽末、肴肉也不能放过。



实在磨蹭得来不及了,就在楼下早点店买一个蒸饭,里头要裹着沾满白糖的油条,运气好的话,还能在菜场门口的老奶奶那里买到最爱的甜米饼,老奶奶每天就做一桶米糊,卖完为止,吃上的话一天都会美美的。


菱角呢,一定要挑野的,虽然小也有些扎嘴,但熟的野菱角皮薄肉粉,绕着舌尖牙齿的香,没法住嘴,没法住手。


去完菜场,大手小手都已经一点空隙都没了,还不能忘了去卤菜店带点糖醋小排、鹅掌、盐水鹅、小肠卷、脱骨鸡爪、卤豆干回去当午餐前的零嘴,缺一不可。   




天气,也是我日日计较的。北京的空气越来越差,差到连呼吸家乡的空气也都变成了一种奢望。


其实小的时候是不大喜欢家乡的天气的,湿湿潮潮的,遇到阴天下雨,青砖的地上都会渗出小小的水珠,走在上面一个不小心就会摔个屁墩儿。


住在一楼的人家在这个季节是比较受罪的,三分之一的墙面都会返潮,时间一长,白墙上就会留下斑驳的痕迹,若是做了木墙裙的,隔个几年肯定是要变形的,要么忍着,要么拆了重做。


衣服好像就从来没有干过,连睡觉的被子都透着一股湿气,厚厚沉沉地糊在身上,让人喘不上气来。可一到北方,我就体会到老家天气的厚道了。


虽说我到北方的时候还没有霾,但漫天的沙尘暴也把我吓得够呛,第一个下马威就是满脸的皴皱和满嘴的血口子,只要洗完澡,浑身上下跟抹了痒痒粉一样,大腿小腿都能挠得掉渣,这让我越发念想家乡潮润的好了。


潮虽然有些潮,但吸到肺里是透彻的清爽还有淡淡清新的泥土味道,浑身上下每个毛孔都能舒展得伸个懒腰,连黄梅天后的晒伏也显得可爱起来。



再有,冬天的老家也不是灰秃秃的,满眼满眼也能看见绿色,相比于北方的枯枝落叶、寒风呼号,就多了很多生机、很多生气。


唯一的遗憾就是雪季很少,偶尔下一次雪,孩子们欢快得就跟刚出笼的小鸡一样,棉袄太厚,飞是飞不动的,但却捆绑不住冻得通红的手脚,薄薄的雪地上一串一串的脚印交叉、平行,又交叉、又平行,最终凌乱成一团。   




念念不忘的,还有家乡的人。我小时候是个娇气的娃,怕脏怕乱怕黑怕吵怕鬼怕蛇怕毛毛虫怕蟑螂,表哥表姐们都大我很多,懂事很多,我自然就成了专宠的对象。


除了大事上的容忍,替我背黑锅,就连吃个西红柿吃个咸鸭蛋都得让我先挑,过年屯的好吃的也是都尽数给了我。一出门,历来两手一叉,一个字,“抱!”换一个,“背!”


后来一个人出来了,再没人宠着甚至有时候还需要看别人眼色的时候才知道,这些宠爱只能频频出现在回忆里了。


宠爱给我带来的唯一不好影响可能就是懒了,造成我小时候的运动细胞及其不发达,冬天里穿上棉袄跑步连树桩都绕不过,只能靠滚,就连骑车都是上了初二才学会的。


那个时候,初中的同桌每天都会骑着自行车到我家楼下喊我,我俩一起上学一起放学,连上厕所都是同去同回,恨不得留一样的发型,穿一样的衣服。


最近这几年回家,偶尔得空也会约她出来玩,依旧是她在我家楼下喊我,只不过现在不用嗓子用手机,茶馆里一坐就是一下午,她会一颗颗替我剥瓜子,细心地用纸巾放好,还会细细地替我削苹果,切好摆在盘子里,一样样的放在我面前,即便她已经知道我已经不再是初中那个蠢笨的不会削皮的姑娘。


高中最好的姐妹永远有一条长过上衣的麻花辫,以至于收获“神鞭”外号一个,最能体现她价值的时刻便是每个学期的体育测试,操场上总能看见一个飘扬的麻花辫拽着一个基本快瘫痪的我奔跑在八百米的路上。          





掰着手指头算了算,从上大学开始,离开家乡已经整整二十年了,期间虽然没有中断过回乡的步伐,但心里却越来越觉得离家太远了。


这几年间经历了太多了遗憾,真要着急的时候,别说打个盹,连眨个眼都来不及,更别说千里之外的家乡了。


记得窦文涛曾经为陈冬芹《此身,此心》写过一篇序,他在序的最后说:“你以为你看得开,别夸口,那是别人的死,碰上是你在乎的人,你试试。想对人好,趁活着的时候。”所以,想要做什么,也要趁活着的时候,不光是趁他活着的时候,也是趁自己活着的时候。不要说这句话悲观,这才是积极的表现,人生就这么短短几年,若不珍惜,活着干嘛?悔意太甚!   


我跟父母说,总有一天,我会回家,买间小房,有个小院,屋里有茶有书有人,院里有水有树有月亮,树下有躺椅,我会在晨光中憨憨睡去,也能在暮色中轻轻醒来。


窗外院外稀薄的人声是软糯的乡音,隔壁人家做饭的香气总是顺着院子镂花的窗格飘散过来,假装过去串个门就能解决一顿午饭,我会备上一壶好茶,在梨花飘摇中作为回馈。       


你来,我一定起身迎你,你走,我背过身不想送你。


-吃货互动 -


聊一聊

你在金坛最喜欢的面馆吧~







【直接点击,阅读更多】

火锅 | 蛋仔冰淇淋 小龙虾地图 | 外卖 | 串串 | 288 

炸鸡腿 | 熊猫の食肆 | 小馄饨 | 重庆小面

深巷美食 | 走过·金坛 | 王家卫的方式看金坛

 百年老店 | 栗子测评 | 零食推荐


Copyright © 莆田小吃美食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