莆田小吃美食联盟

临平一小后门两家店

大玉叔叔的相册2020-02-13 11:52:45


我是一个80后,在临平长大,从小读书成绩不好,是个典型的学渣,渣到曾经一篇文章习惯一逗到底,只有一个句号,渣到我堂妹至今难以相信作者写着我大名的稿子是我写的。虽然现在我在报社工作,但也专注于图片和视频,很讨厌写文字。前几天,就在我曾经念书的小学后门,我看到很多小学生围在一个油炸食品摊上买东西的时候,我仿佛看到了小时候的自己,其中竟还有一个戴眼镜的,简直就是我,有感而发想写一篇小文章。过了年,我虚岁就31岁了,年纪其实不大,却也开始怀旧。

 



我是在临平一小(现将军殿校区)念的小学,那时临平没有人民广场,中心广场是临平剧院门口的文化广场。临平一小后大门有一条广严寺弄,对门有一间瓦片房,房子有两个店面,一大一小。大的那个店面是东家把持着的,卖一些小学生喜欢的种种。另外一个小店面是这个东家用来出租的,在这间出租房里有一对夫妻做着早餐生意。



 

慢慢的,这间做早餐的店生意越来越好。大约在我小学五年级的时候,这间早餐店关门了,东家老板娘把她改成了自己的早餐店。我弱弱地猜测了一下,东家老板娘可能是觉得赚点租金太少,还是拿回来自己做,可以多赚一点钱。当然,也可能是别的原因。

 

被“赶”走的租户也是本地人,家就住在广严寺弄深处,离开女东家的店也就是四五十米距离。可能是气不过,也可能是想赚点钱,这个租户在离女东家店面不远处的家里开起了一家水娟早餐店,至此,我知道了这位租户的名字,她叫水娟。



 

水娟以前早餐卖的是生煎包,自己开了店,老行当还是保持着。水娟有一个女儿,据她说女儿是在艾尼炸鸡(90年代临平很火的一家餐厅)上班的,艾尼炸鸡里除了有炸鸡套餐之外,还有魔鬼鸡块比较出名。于是水娟在女儿的帮助下,支起了油炸食品的摊子,招牌就是这个味道很像魔鬼鸡块的鸡肉串。小时候我去吃过,味道还不错。有时候放学回家,身上没钱还会去要几串吃。水娟知道我家就在附近,也不会一下子问我要钱。可是我爷爷有时候路过她店门口,水娟都会把我爷爷叫住说:“你们孙子很喜欢吃我们家的鸡串,不过昨天的钱还没给。”我无法想象我爷爷当时的心情,不过好在给我付了几次钱。



 

不知何时,水娟有了养宠物的爱好。和一般宠物爱好者还不一样,她养了很多很多猫,后来又养了几只狗,在我读初中的时候,猫狗数量达到了顶峰。还在临平一小念书的我的学弟学妹们喜欢称水娟为“猫王”。傍晚放学时分,在广严寺弄经常会听到几个男孩说:“走,我们去猫王那儿买几串肉串吃吃。”也正因为“猫王”的名头,我再也没有去水娟家吃过东西。也不知道为什么,小小年纪的我就意识了食品安全的重要行。

 

再说回到弄堂口的东家女老板娘,她看到水娟开起了油炸摊子,当然也不能示弱,也弄起了一个油炸摊子。现在回忆起以前的一些小事,老板娘比起水娟还是还是多一点小聪明。我们小时候每到过年也很喜欢玩鞭炮,老板娘每年冬天也都会进很多鞭炮。不知哪一年开始,政府突然就不让小店贩卖鞭炮,要买只能去正规的烟花销售商,这对老板娘来说是一个冲击。老板娘有一个儿子,年纪比我大几岁,有一年春节,他的儿子在街边巷角放那种火柴长短的小鞭炮。有几个小孩就问了,你这鞭炮哪里买的啊,老板娘儿子就会告诉她去哪里买。就这样,老板娘用了点小心思,还是在卖鞭炮。

 

在随后的几年里,老板娘搞什么,水娟也跟着搞。反正一直关系都不太好,火药味很浓。有一次,水娟家门口的几块玻璃一夜之间全破了,她就跟街坊们说:“肯定是那谁,教唆儿子过来搞破坏。”玻璃到底是谁砸的,其实谁都不知道,也许是真的是老板娘的儿子干的,也许不是。反正水娟是认准了,就是老板娘的儿子砸的。

 

在我看来,水娟生意是做不过老板娘的。一来,老板娘的店离学校近,有些贪吃的学生课间就会隔着铁栏杆喊:“老板娘,来一支果子露(我小时候很流行的一种饮料)。”二来,老板娘又有些小聪明,很会发现时下小学生中都在流行些什么,并且对症进货。三来,老板娘会做人,跟小学生们打成一片。有些经常光顾的同学,老板娘还会让他赊账。没错,小学生可以刷脸赊账。以前那些学生都为能得到这样的VIP待遇而感到自豪,现在看来,这其实对小学生的心理成长来说是有很大负面影响的。



 

时间慢慢地过去,文化广场不在是临平唯一的广场,临平一小也有了新校区。老板娘和水娟年纪不饶人,小店的客源也日渐萎缩,终于在我大学的时候老板娘的店不再卖东西,而是改成了一间活动室。水娟也没了斗志,虽然店面还在,但几乎已经不营业了。记得有一年我大学放寒假回到临平,看到水娟在老板娘的店里有说有笑。水娟和老板娘争了那么多年,等到没有利益驱使的时候,对手却成了朋友,看到这一幕,我竟有些感叹。

 

 

Copyright © 莆田小吃美食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