莆田小吃美食联盟

被发展遗忘的安纺,更像挂在风下许久的腊肉

号外合肥2019-06-11 00:08:07

上世纪90年代末,安纺一夜之间下岗2000多人。

收购、改革、转型......安纺逐渐淡出合肥人的视野。

问我安纺在哪?我说不清楚。

小伍开着他那不修边幅的小车,带我们在高速上兜兜绕绕,骂骂咧咧。从一条叫“茂林路”的窄路进去。

安纺第一次这么清晰地出现在我眼前。



01

初见安纺

茂林路进去两边其实是和平家园。路边上就是小区的健身活动场地。

就一小块水泥地,一两个健身器材。一群大爷围在一起下象棋,其中一个大老爷们很社会的样子。

快到茂林路菜市场的时候,一个妇女和小伍打招呼,小伍赶忙帮她提东西要给她送回去,她手一摆:不要你送,你去玩吧!就是别喝那么多酒啊!上去我就看到你站在那个台子上,喝多了吧!

小伍很无奈地把头扭过去,不好意思地笑。

旁边有个香烟摊很扎眼。就是那种很老式的便携式玻璃柜子,里面摆满了不同的烟,女老板半趴在柜子上,看旁边几个男人打牌。

菜市场外面甚至于有点破败的景象。但好地方总是“大隐于市”的,是吧!



02

安纺里有个茂林路,茂林路上有个菜市场

菜市场不大,有两个管理人员专门在门口值着班。

让人眼前一亮的是,摊位里面虽然脏了一点,但是台子上清一色摆满干净、整洁、新鲜的菜品。一对老夫妻慢悠悠的讲价,想买一捆粽叶。

有一家安纺老面店,开始转弯处并不是很起眼的位置。

店面小到只够摆一台做面机,一张案板,一个卖面的柜台,余下一点点让人转身的空间。

小伍说 ,他从小就是吃这家面点长大的。圆面宽面粗面饺皮年糕,日常基本都能满足了。

菜市场中间的位置有一家亮眼的卤味店:特色贡鹅。里面摆满了鸡鸭鹅和各种都吃的卤味。品相很好,看得人直咽口水。

穿着白褂子的师傅面目和蔼,看到我们要拍照片,爽朗一笑。

还有一家曹大姐椒麻鸡,也开了好多年。夫妻俩共营的这一家小店,陆陆续续总有人来买。老板娘倒是很平和,老板发亮的脑袋和人一样绷直。

每家菜市必不可少的就是调料店。茂林路有一家“文明经营户”:旺福源干调批零。

小伍说,老板娘的女儿以前跟他还是同学。

看到这家店,脑子里蹦出来的一个词就是:琳琅满目!

瓶瓶罐罐摆满了一面墙的货架,另一面墙则挂满了七七八八的各种调味料包。

货架前整齐地摆放着一些干活和散称的东西。所有的一切都被明亮的白炽灯照着,闪闪发亮。



03


安纺里的吃货(上)

从菜市的另一边门出去,对面,就是安纺人鼎鼎有名的“小吃街”。

正要过马路之际,偶遇路口程记大龙虾的老板。原来没有城管管的时候,龙虾店就开在茂林路的一头。如今搬到这里,生意一样火爆。

店铺隔成两间,外间是工作间,里面才是食客的地盘。下午五点多的时候,几张桌子已经坐满了人。

“龙虾的搬运工”则在外面一心一意剥虾。他们家龙虾不比市面上卖的很小。瞅了一眼,全是大家伙,活的。

坐下来点一盘龙虾,花甲、卤花生什么的,搞几瓶啤酒。这是合肥人夏天的标配。或者将一碗碗装好鲜艳的龙虾打包带走,回去慢慢享用。

小吃街的路口还有一个小摊引起了我的注意。

一个老婆婆的煎饼摊。老婆婆干瘦干瘦的,但看起来很精神。面前放着一个样式古旧的煎饼路子,上面一口大碗口大小的煎具。


左手边一团不大的软绵,随手抄起来,在煎具上那么轻轻一揉,一转开,就形成了一层薄薄的饼皮。掀起来,叠在饼皮堆上。


从头到尾她也没抬起眼皮看什么东西,就这么自顾自地重复这一动作。老婆婆太低调了,弄不清她究竟在做什么饼,不让我们拍,很随性地打发我们走了。

里面的小吃实在太多了,看不过来。

苑萍餐馆小伍说也是开了几十年的老店,虽然不起眼,但是大家都很熟了,吃的放心。

一家阜阳大馍的店在这里面就显得格外的素净。大馍店原来是位置是在餐馆那块,后面挪到这儿的。买他们家馍的也都是老主顾了。

什么二宝红烧牛肉面、千里香混沌、安庆特色小吃小吃、李记特色大龙虾等等,都是安纺老字号了。

还有一家小孩子的最爱:文具&玩具店。小小的店铺被文具玩具塞的满满当当,刚好能让一个人挤进去。简直是小孩子的天堂。



04


安纺里的吃货(下)

住在安纺的人大概是非常幸福的。因为可以每天不愁吃的呀!

住在安纺的人大概也是很苦恼的。因为不知道到底该吃哪一样好!

我们在讨论这么多老字号的店,一个正在买牛肉拉面的小哥嘿嘿一笑,说,哪一家不是开了十几、几十年了。

年轻人卖吃的,吃了味道是卖点,大概就是卫生了吧!路边随便一个鸭血粉丝的摊子,一会功夫就卖出去头十份的粉丝。

好多年早餐店在晚饭的时候也有很多人吃。现做的煎包锅贴,卤了一锅香喷喷的茶叶蛋,热烘烘的粽子。人们喜欢坐外面的位子上,凉快,边吃边聊。

连烧烤店都做了十年了!哈哈,马老大烧烤,可能真的是这条街的烧烤老大。

曾经的理疗店现在改头换面,成了社区门诊。

阿宝理容还固守着老把式,特别原始的洗头池,简单的镜子往墙上一挂,摆一排理发修面的工具。

没有人的时候,老板老板娘坐在一边,可散漫地闲聊着。

臭豆腐、江米面小油条,几乎每一个小吃摊前,都会有个把顾客。

人少,老板们也不紧不慢专心做自己的,仿佛都知道有一个时刻,食客会突然蜂拥而至,应接不暇,不愁吃的卖不出去。

从小吃街一个小道里转到和平路上。一对老夫妻的摊子前,买饼的人络绎不绝。

女主人的手是巧的,揉面搓面摊面包馅,一人承包,男主人在炙热的烤炉旁边把关,时不时看看火候。

就在摊子前站了几秒钟的时间,就被饼香味征服了。饼厚实,馅香,光闻着,就让人欲罢不能。



05


有生活,才安纺

从和平广场那儿延伸过来的和平路,短短几十分钟的骑程,繁荣程度却差了十万八千里。

小伍指着马路对面一栋修盖了半半拉拉的楼说,以前夏天经常来这块,对着这个门的地方,风会特别大特别凉快。

旁边的大头鞋业,看外表,你会怀疑是不是已经倒闭了。非常陈旧的门头,和外面比起来不算敞亮的灯光。

路上行人来来往往,说不清楚里面是人多还是人少。

安纺以前繁华的时候,也是有歌舞厅的!而现在,歌舞厅早就关闭了。

旋转楼梯被深咖色的玻璃外围包着,看不清里面的样子。

它大概通常都是被遗忘的,但又这么赤裸裸地“高耸”在这儿。

胡家坊炒货据说以前也只是个若不起眼的小店,现在老名声带到了大一点的店铺里来,相比于其他家的冷清,倒是热闹的很。

一家老王棉被加工店据说一直屹立在此,地位不倒。

还有小小的安纺供氧站。外面立一块简易木牌,里面黑漆漆,里面也黑漆漆一片,不见人影。

一家和平艺术摄影,橱窗里摆设模特和婚纱,给这一条陈旧老练的和平路,增添了点艺术和时尚的气息。

路上,两个年过古稀的老奶奶一路手挽着手走在前面,亲密的很。

走到肥东路口,一株大针松下一小块地盘,被跳广场舞的大妈们占领。不吵不闹不刺耳的广场舞音乐,让安纺人的生活多了那么点乐趣。



06


安纺新活力

走到肥东路的尽头,一路上都是停放的小轿车。原来前头有个学校。

要说好,“合肥市育英学校”和“合肥市育英高级中学”可是不一样的。

越到学校门口,越有大批的家长,往里面翘首期盼着。从里面一涌而出的哪一个,是自己等待多时的宝贝。

在安纺,除了小吃街以外,这里大概是最有人气,也最热闹的地方了。

往回走的路上,像所有学校门口都是小吃店文具店一样。所有的门面都简陋无华。里面散乱得似乎是象征性的卖一些文具,其实大多数学生冲过去的理由,还是小吃。

不用多丰富种类有多少,烤肠、关东煮、方便面、简单的麻辣串、冰淇淋,都足以满足孩子们被束缚捆绑了一天的身心和味蕾。

其实安纺还有个安安静静的幼儿园。在和教巷路上面,“和平家园幼儿园”清冷平静。虽然小,但是里面的场地教楼都还叫人满意。


与其说幼儿园清冷平静,倒不如是在说隐于闹市后面的这一片居民楼。

除了和平家园,纺织一村和纺织二村伫立在一边。两个单元之间的楼梯是对外开放式的,整齐有序地裸露在外。

我最近一次见这种楼梯,还是在没拆迁的肉联厂里。



07


安纺,再见

我们在安纺的动与静种来回穿梭。夜幕渐渐降临,安纺的生气似是突然苏醒了一般,路上更加拥挤热闹。

卖饼的夫妻俩早已把备好的面做完,渣渣都不剩。被这“人间烟火”折磨了几个小时,再也抑制不住。

一个后来的炸年糕摊围了好些人,肥厚的年糕在油里滋滋作响。为了这个年糕,排了几十分钟的队!

一位年纪不大的婆婆一次性买了8个回去!老板一谈起她炸的年糕,可骄傲了,有说不完的话。

一旁的小荣川熟食,一位女客人没买到想吃的卤菜,对着老板惋惜了好一会。

麦得旺牛肉拉面馆早已将座位排到了店外,他家的牛肉汤香浓微辣,很多人吃完了面都要求另外加汤。

牛肉不是薄片的,是一块一块的,吃起来过瘾多了。大碗才10块,小碗只要8块。

配一份老北京片皮烤鸭,皮薄不肥,焦嫩不老。

足以慰劳跑路的辛苦和汗水。


你住过安纺吗?

一个大姐说,她住安纺几十年了,还真说不上来哪家卖的小吃最好吃。

那你呢?你最喜欢吃谁家的小吃?

Copyright © 莆田小吃美食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