莆田小吃美食联盟

吃面,不吃人

会写几个字2020-03-25 11:21:02


白糖:

我们去吃早点,我说吃面,“爸爸,但是我想吃油条呀”你仰着头说。


吃面还是油条,这是一个问题。


“世界上战火不断,根源在于分歧得不到公正的裁决。”我们没有“彭浩翔老师发明的分歧终端机”,但我们可以玩剪刀石头布的游戏,你赢吃油条,我赢吃面,简单直接,喜闻乐见。


“剪刀石头布”我赢,早拿准你出剪刀的习惯。平常你赢的多,让你的,我想吃面,我要赢。


我牵着你,吃面去啰。你没有说再来一次剪刀石头布,可见你对油条没有强烈的企图心。


去菜市场,你要“多多的帽子”的那家。


一碗卤面,大碗。我俩分着吃,你拿一个小碗,我先把帽子夹到你碗里,你不要壮的,我给你夹,你说还要,我说帽子没多少了你不给爸爸吃啦,你说好嘛,我把面条挑到你碗里,滴几滴酱油,你的牛肉面好啦,可以吃啦。


这家夫妻店,从你开始爬行到直立行走我们就在这吃啦,也算老主顾。每次两口子看我这个熟客的眼神犹如路人甲乙丙丁,一种“你谁呀”的陌生感,吃一碗面,每次都是人生只如初见。


一个熟客,店家见了不点头不笑,肯定是我的问题,大问题。我得好好观我,人生是一场修行,从一碗早点开始。


一碗卤面的标配有一小碗汤,纯肉汤,每次我都多要一碗,一定是我多要了这一碗人家才对我有了意见,小本经营,一碗是一碗,我这个不要脸的多要一碗就少挣一碗,想想就生气,见我唯恐躲闪不及,点头,还笑,笑什么笑,想的美。好,我改,我不多要一碗总可以了吧,可是我按配给乖乖吃完,付钱走人。隔日去了,人生依然只如初见。人生只如初见和这一碗汤毫无干系,那么一定是薄荷,我贪,会多夹几片薄荷。我改,我修正,这样一观我,二回去了,我就夹一片,只夹一片,看两口子和不和我打招呼,如此坚持了一周,咦,还是没有反应。嗯,一定是纸,你喜欢趴桌子,怕把你袖子弄脏,我会先撕张纸擦桌子,对,就是纸的问题,多用了张纸,明明已经擦干净了,我还多此一举,不给面子嘛,两口子看在眼里,怒在心底,不给一个笑脸。我就不用,可是可是,无论我怎么观我修正,两口子始终只是看我一眼,不多说一句,每次的对话都是“老板,一碗卤面”,“你的面好了,来端啦”,“老板,收钱”,没了。


我想多了,有些人生来笑神经不敏感,天生不爱笑,有些人爱笑,我记得高一时有位女同学极其爱笑,当年老师私底下发问她是不是有病,多年过去了,不知道她是不是像以前一样爱笑,不知道老师有没有意识自己病了,女同学没病。


你喜欢笑,小朋友都喜欢笑吧,长大后笑的越来越少,很多时候笑不起来,笑不出来。


人生只如初见,笑或者不笑你不会注意,你没到察言观色的年纪,人大了该功能自动激活,不用学。


哦,想起来了,你刚会用筷子那会,女人笑过,她不仅笑了还高兴地夸了一句“这么小就会用筷子”,唯一的一次。


我们吃面,不吃人,笑不笑不重要,重要的面。




Copyright © 莆田小吃美食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