莆田小吃美食联盟

老亲娘为我蒸卤面

Hiker工作室2019-06-11 12:25:08

题记:老亲娘是武汉人特有的方言之一,它生动地折射出武汉男人的机趣和聪明。如果叫岳母或丈母娘,显得有点文绉绉甚至还有些生硬;叫"娘"嘛,又容易跟"自己的娘"搞混,而叫"老亲娘",这里面不仅有"娘",并且是"亲娘",更以一个"老"字表示尊敬。如此相称,既把"母亲"与"岳母"区别开来,又令岳母亲切和欢喜。不过,当面还得和妻子同样叫“妈”。

“老亲爷”亦如此。

 

说起许昌,读过《三国演义》的人们实在是太熟悉了。即使你没有读过《三国演义》,但只要你听过有关三国的故事,许昌,你一定不会陌生。

一代伟人毛泽东年轻时经过许昌,还特地步行到许昌汉魏故城遗址凭吊怀古,并写下著名的《过魏都》一诗。

横槊赋诗意飞扬,

自明本志好文章,

萧条异代西田墓,

铜雀荒沦落夕阳。

中国四大名著之一的《三国演义》以七分实三分虚的内容结构,以高度的艺术性展现了波澜壮阔的三国历史而蜚声中外。在这部120回的小说中,就有51回的内容与许昌有关,有172处涉及许昌。

东汉建安元年(公元196年),曹操迎汉献帝迁都许昌,"挟天子以令诸侯"。许昌成为当时全国政治、经济、文化中心。曹氏父子雄踞许昌,虎视天下,运筹帷幄,图谋霸业。大兴屯田,广纳人才,倡导文学。数年间,猛将如云,文臣如雨,粮秣丰富,仓廪皆满,许昌成为他们抗衡蜀、吴和最后统一中国北方的大本营。公元220年,曹操之子曹丕在这里登基创建魏国,改许县为许昌,为魏国五都之一。

波澜壮阔的三国历史在许昌积淀了厚实、宽泛、独具特色的三国文化。据不完全统计,全国有三国名胜古迹500多处,许昌就占有80多处,这些名胜古迹分布广、真迹多、品位高。

现如今,每当我漫步在许昌市区的大街小巷,到处都能感受到浓郁的三国文化气息。以三国文化为主题的路名,店名,学校名,游园名等随处可见,就是在农村,也有很多乡(镇)名、村名也是三国时期所遗留。  

上小学时,语文课曾学过三篇课文:《曹冲称象》、《孔融让梨》以及曹植的《七步诗》。这些让人一辈子难忘的故事都发生在魏国,发生在许昌。当时的我无论如何也没想到,这一辈子会和许昌结下不解之缘。

历史穿越了。四十年前我国恢复因“文革”而中断的高考制度,我考入某省的一所大学就读。刚入校时,我是校学生会的文艺部长,后来又担任了校学生会主席。为了丰富同学们的校园文化生活,我建议学生会组织一个学生合唱团,作为文艺部长,我担任了合唱团团长。这合唱团尽管是学生自娱自乐,但不是谁想参加就能参加,那是要经过考试和选拔的。

记得是某天课外活动时间,合唱团员的选拔正在学校基础部大楼的某间教室里进行。我坐在“主考官”的位置上,和其他几位“考官”认真履行着职责。男女同学分成两拨儿,按顺序一个个走进教室,舒展歌喉,接受选拔。

一位姓Z的女同学进来了。一副学生打扮,梳着两根“刷刷辫”,高挑的身材,端庄秀丽的气质,印象分绝对满分。一首《情深谊长》在教室里飘然而起, 

五彩云霞空中飘,

天上飞来金丝鸟,

红军是咱亲兄弟,

长征不怕路途遥。

她的音色、音准、音域给“考官”们留下深刻印象。Z同学离开后,“考官”们几乎没有商量就一致同意:Z同学就成为合唱团团员啦。

学生合唱团每周二、周四下午的课外活动时间开展活动,练习唱歌,排练节目。这样一来,我和Z同学的接触就多了起来。

一来二去,日久生情,歌声让我和Z同学牵手。终于有一天,Z同学毫不客气地牵着我,我也十分乐意地牵着她,两人手牵手地到了许昌。就这样,一个祖籍湖南的毛头小伙子从《三国演义》中走出来,踏上了这片被三国文化浸透、处处散发着古韵幽香的古魏都的土地,来到曹冲称过象、孔融让过梨、曹植吟过《七步诗》的地方。这一牵手,一晃已快四十年。

融入Z女士的家庭四十年间,油盐酱醋,家长里短,平静生活,往事多多。由于年代久远,很多事情的记忆已模糊不清。但我第一次上Z女士家门的情景实在是难以忘记。

准女婿第一次登门,未来的老亲爷、老亲娘的重视程度可想而知,就连左邻右舍也找个由头来家里说说话,从他们的眼神里看得出,就是想来打探一下这Z家的准女婿。

记得是第一个晚餐。客厅里摆放着一张大圆桌(平日里四个边儿折叠着就是一张四方桌),沿桌边摆放着一圈儿碗筷小碟。一家人团团围坐,还有Z女士几个同辈亲戚作陪。

桌上,八个圆盘装着八个凉菜,色香味形俱全。当时,全国人民的一日三餐都很简单,我长期吃学校和单位的食堂就更没见过这样的场面,即使是在湖南老家,也只是逢年过节吃上个十盘八碗。第一次正儿八经地吃酒席,第一次知道许昌的风俗是先吃凉菜后上热菜,第一次知道很多蔬菜还能凉拌着吃,也是第一次感觉到身份的改变带来的如此之多的第一次……。

让我吃惊的是,这一桌子菜是姨妹一手操持。想不到工作出色、有一副好嗓子,女中音唱得不错的姨妹竟然还有一手好厨艺。

酒过三巡。姨姐起身走到我身边给我敬酒。她一手拿着酒壶,一手拿过我的酒杯,满满斟上,然后恭敬地把酒杯端到我面前,请我喝酒。我很激动,站起身来端过酒杯,一饮而尽。姨姐又倒了一杯,我又一饮而尽。就这样一口气喝了三杯。刚坐下吃了两筷子菜,姨妹又走过来了,像姨姐那样敬酒,我又喝了三杯。姨妹敬的酒刚喝完,那几个亲戚又开始轮番敬酒了。就连Z女士也不甘落后,看着我已经晕头转向的模样,硬是给我敬了三杯。幸亏舅辫子年龄小,帮我省去了三杯。

几乎没吃什么菜,至少半斤酒下肚。当时的状态狼狈极了,心情也真的很复杂。第一次登门,这酒必须喝,还要豪爽地喝,不能掉底子,有个好印象。再说了,人家敬酒你不喝,那不是泼人家面子?人家怎么看我呢?只是有一点我不明白,甚至有点不敢说出口的不乐意:敬酒,怎么只让我喝你们自己不喝呢?灌我?只听说婚宴上灌新郎,今天我还不是呢!

老亲爷、老亲娘似乎看出了我的这一点点不快,老亲爷笑呵呵地说,这叫“端酒”,是河南人招待客人最真诚、最朴实的方式。一般是三个一组,有时要端上个三组五组呢,因为你是第一次来,还不了解你的酒量,只是礼节性地给你端了一组。老亲娘特地补充一句,“端酒”,就是让客人喝,自己不喝。好菜让客人先吃,好酒让客人先喝,河南人很实在的。

趁我似懂非懂之时,热情的姨妹又过来敬酒了。我有些叫饶地说,我真的不能再喝了。可是,姨妹不依不饶,一定要让我喝下。还是那个可恶的“怕掉底子、怕泼面子”的思想作祟,我颤颤巍巍地接过姨妹的酒杯刚喝下去,“哇”,胃里面翻江倒海,一股酒水喷涌而出,现场直播啦!

思维空白了,正演绎中的剧情也断片儿了,酒桌上的场面尴尬极了。一家人忙着清理打扫,Z女士忙着给我端水漱口。

忙完。坐定。热烈的氛围继续,凉菜阶段告一段落。随着姨妹精心烹饪的八个热菜逐个登场, “端酒”变成“来,吃菜,吃菜”。我真佩服我自己,尽管出了个小插曲,头晕,舌头打弹,也竟然坚持到最后。这个第一次,应该打满分。

这个并非刻意的第一次的确有意想不到的精彩,给在场的所有人留下深刻印象,至今一直是家人们饭后茶余的美谈。

瞅了个空闲时间,我向时任许昌地区经委领导的老亲爷请教,为什么这里酒桌上喝酒只让客人喝酒而敬酒的人自己不喝呢?真诚、朴实、话语不多的老亲爷说,河南地处中原,地理位置十分重要,历来是兵家必争之地,历史上战乱不断。而和战乱并行的是自然灾害,这其中黄河水灾首当其中。虽然黄河是中华民族的母亲河,哺育了一代又一代中华儿女,但黄河又是一条灾难深重的河,历史上曾有“三年两决口、百年一改道”的说法。频繁的战乱和天灾,再加上封建统治阶级对百姓的残酷剥削,造成历史上河南人生活的极度贫困。

但河南人有着热情好客的禀性,每次家里来了客人,总要想方设法备些酒菜招待。可家里太穷,有的甚至揭不开锅,哪有闲钱买酒?好不容易东拼西凑一点钱,买上几两酒,自己自然是舍不得喝,只能是先让客人喝,等客人喝好吃好了,自己再将就着吃两口菜,喝一杯酒。这就是河南人敬酒时,端酒给客人喝自己不喝,省酒待客的风俗的由来。

一个南方人既然成了河南女婿,长期在河南生活习俗的氛围里熏陶,一些生活习惯也慢慢会有所改变。喜爱听几段河南豫剧已是日常爱好,说一口流利的河南话更是基本技能,吃的方面有两点就更是受生活氛围影响而成:喜欢吃许昌的本土面食,吃面喝汤时也要放上一些醋。

每次回许昌,热情的姨妹和舅辫子(武汉方言:妻子最小的弟弟)总是把我和Z女士的生活安排得丰富多彩。每天的中晚餐就不用说了,“丰盛”二字足以把菜肴概括,“端酒”一举每每让我扶墙而回。每天早上那是一定要带着我去品尝许昌的小吃,去喝胡辣汤、羊肉汤。在我的记忆里,回许昌的日子里几乎就没在家吃过早餐。

许昌市中心有个三国古迹—-春秋楼,春秋楼的东边有条奎楼街,奎楼街的东边是许昌市的回族群众聚居区。在春秋楼前文庙前街和奎楼街交汇的丁字路口有一个早点摊群,这里的美食实在是太多了。喝的有羊肉汤、胡辣汤、丸子汤、豆沫儿,“硬通货”有肉合、菜馍、菜角、煎包、油膜、鸡蛋煎饼等等。热气腾腾的摊点、五颜六色的品种、神色各异的食客、此起彼伏的叫卖声……,折射出许昌生机勃勃的早晨。尽管南方早点中常见的油条、包子在这里难觅踪影,但说这里是许昌小吃的缩影恰如其分。

由于这里距老亲爷老亲娘家较近,几乎成了我每次回许昌必去的地方。尽管条件差一点,坐在小方桌旁,混迹于本土的食客中,来一碗热气腾腾的羊肉(杂)汤或者来一碗胡辣汤,再来一盘煎包或几个菜角或肉合,吃上一顿地方特色如此鲜明的早餐非常惬意。

不过,在这许许多多的风味小吃和面食中,我最喜爱的可能就是蒸卤面了。在我看来,这是一道色香味俱佳的许昌本土名吃。

河南的羊肉烩面可能许多人都知道,经营烩面的羊肉烩面馆很多,只要你愿意,随时就可以吃上一大碗。而对卤面陌生的人就多了去了,街头几乎没有专门经营卤面的面馆。虽然有的餐馆经营中也有卤面这个品种,但这的确很少很少,味道也非常一般。真要想吃一顿可口的卤面只有自己动手。一般的家庭也只是在周末或者节假日时间富裕的时候,买上二斤湿面条,割一斤五花肉,自己蒸制,而且还要多做一点,一顿吃不完,下顿回笼蒸一下或用油煎炒一下,又是一番滋味。

每次回许昌老亲娘都为我蒸卤面,从而让我爱上了吃卤面。因为我爱吃卤面,在老亲娘看来,远道的女婿每次回许昌,蒸卤面是最热情、最实在、最有家庭味道的温馨表达。因此,每次回许昌吃一顿卤面是必须的,甚至吃两顿、三顿。有时候老亲娘还会亲自值厨,从上街采买,到卤面蒸熟,全流程操作。


记得有一次回许昌,不巧,家里的保姆回了老家。老亲娘亲自下厨房为我蒸了一次卤面。她早早地起床,不声不响地去集贸市场买回新鲜湿软的细面条,还买回一些五花肉和长豆角、黄豆芽。

老亲娘长期在许昌地区某局负责某方面的工作,但干起家务活儿来也是那么熟练麻利。我和Z女士打下手,和老亲娘一起做好准备工作后,只见她把炒锅烧热,再把从五花肉上剔下来的肥肉煸炒出油,加入葱、姜炒出香味,然后把五花肉放入锅里煸炒,再加入老抽、生抽、料酒和十三香或五香粉继续煸炒至五花肉上色。老亲娘说,这道工序太重要了,这些调料的多少直接关系到汤汁儿的颜色、味道,继而影响到面条的颜色和味道。

她还一边对我说,买肉一定要买五花肉,有些肥肉,卤面吃起来香。

像干工作认真那样,老亲娘蒸卤面也是一丝不苟。她把我叫在身旁,一边操作,还特地把每个步骤给我进行讲解。

五花肉煸炒好后再把豆角或豆芽放入锅中翻炒。该往锅里加水和食盐了。老亲娘说,加多少水要根据所需蒸的面条多少的需要。如果水量不够,汤汁太少,面条蒸不透。

老亲娘做好这些后先用大火把汤汁儿烧开,再用小火炖制一会儿。她把烧好的汤汁儿舀出来放在一旁,说是蒸面条的过程中分次使用。

该加入面条了。老亲娘说,放入面条有讲究,先要把面条拽短,而且面条不能一次加入,要根据需要蒸的面条多少分一批、两批或三批不等。岳母一边说着,一边拽着面条,然后把面条散开铺盖在豆角上面。

该加汤汁儿了,老亲娘说,加汤汁儿同样也有讲究,只能沿着锅沿儿转圈儿均匀地加入,如果从中间加入,蒸出的面条就会粘连成坨。加好汤汁儿,盖上锅盖,需要蒸上8-10分钟。

趁着闲暇的功夫,老亲娘对我说,河南人的主食主要是面食,你们南方人吃的大米饭我们只是偶尔吃一顿。馒头、油条、烧饼、面条等是大多数人每天都会吃到的食物。每家每户做面条的方法很多,首先用手工擀制或机器压制就能把面粉做出粗细宽窄不一的面条食材。至于烹饪的方法那就更多了,普通人家常做的像什么捞面条、烩面、炝锅面、鸡蛋肉丝面、浆面条儿等等。

该加入第二批面条了。老亲娘说,加入第二批面条时一定要按顺序来。先要在第一批面条上面均匀撒上一些汤汁儿,避免两批面条粘连,然后才能把第二批面条铺盖上去。面条加入后,继续沿着锅沿儿转圈儿均匀地加入汤汁儿。盖上锅盖,再蒸8-10分钟。

老亲娘继续着刚才的话题。卤面,是很多河南人喜爱的一道面食,吃一碗蒸卤面,山珍海味都不觉得鲜美了。每家每户蒸卤面的方法也不一样,有的人家先把五花肉和蔬菜炒好,把面条单独蒸好,再把蒸好的面条和做好的菜汤搅拌一遍,让面条充分吸收菜汤。然后将拌好菜汤的熟面条再次上蒸笼,并将炒好的菜铺在面条上再蒸上10多分钟。蒸卤面所选用的菜也根据个人的口味有所不同,除了五花肉一样,其他的蔬菜有长豆角、黄豆芽、蒜薹、芹菜等。

面条蒸好了。老亲娘把蒸好后的卤面倒入干净的盆中,一手拿起锅铲,一手拿双筷子,双手上阵,把面条、五花肉和豆角一起抄翻,直到抄翻均匀。

色香味俱佳的卤面成功了。老亲娘总是先给我添上满满的一碗。这包含亲情的卤面热气腾腾,光泽油润,闻着喷香,入口肉香浓郁;卤面干湿恰到好处,软而不烂,嚼着还有点筋道。吃的时候配以大蒜瓣儿,佐以西红柿鸡蛋汤,真的是堪称完美无比。吃起来不知道饱,一不小心就吃得肚皮发撑发胀。每次吃卤面都是两到三碗,每次都吃个肚儿圆。

每到这个时候,老亲爷端着一碗面在一旁默默地吃着,偶尔说一句“慢点吃,别噎着,锅里还多着呢”,老亲娘看着我狼吞虎咽的样子很欣慰地微笑着。餐桌上与浓浓香味呼应的是满满亲情。

蒸面条为啥在河南叫做蒸卤面呢?对本土文化很有些研究的老亲爷给我娓娓道来。老亲爷说,这在民间有两种说法。

一种说法是,在很久以前,河南洛阳城东的白马寺香火极盛,每天去上香拜佛的人很多,远路来的赶不及回去,就在路边的小摊吃饭,馍馍和面条自然是主要食品。馍馍便于携带,而面条蒸熟后不仅吃着方便,就餐时卖家只需用筷子抄一碗或者一盘即可,也方便携带。所以,当时路边街头有很多人家卖这种面食。由于这种面在路边摊叫卖的原因,大家管这种小吃叫路面(卤面的谐音)。时间一长,加上路面的的烹饪方法,路面就慢慢地称为卤面了。

还有一种说法,就是这种面在做的时候,是先将湿面条上笼蒸熟后,然后倒入事先用五花肉、大豆芽、芹菜、豆角等蔬菜做好的卤水中浸润搅拌后,再上笼蒸十几分钟后即可。人们就将这种与卤汤卤水混合搅拌后蒸熟的面称为卤面。

也可能是受母亲的影响和家庭环境的耳濡目染,也可能是自学成才,Z女士不知什么时候也会蒸卤面了。平日里,有时候我提议蒸一回卤面,乐此不疲的赵女士当然是积极响应。有时候Z女士主动提出要蒸卤面,好这一口的我当然也是大力支持。每逢蒸卤面的日子就是一个愉快的周末。事先打电话通知女儿女婿带上小外孙周末回家吃饭。吃饭时,一锅香味四溢的卤面,几个荤素搭配的凉菜,在家一般不喝酒的我也倒上二两。一家人团团围坐,其乐融融乎。有时候女儿女婿来不了,细心的赵女士还会装上满满一饭盒给女儿女婿送过去。卤面,传递的是浓浓亲情。

常年在外,我和Z女士平时回许昌不多,一年也难得回许昌一次。因而每次回许昌,老亲爷、老亲娘高兴得不得了,一家人热情的不得了。

老亲爷、老亲娘张罗着蒸卤面,把对女儿和女婿的喜爱浸润在蒸卤面的过程中。姨妹和舅辫子跑前跑后,一定张罗着要让我喝个痛快。每逢此时,对“端酒”心有余悸我总是忐忑不安:一家人的热情我无法拒绝,还得入乡随俗,但一想起那个“端酒”就心生胆怯。好在老亲爷、老亲娘、姨妹和舅辫子对我的酒品和酒量非常了解,这酒“端”到一定程度大家就随意了。其实,我很喜欢至今也非常留恋那种氛围,我觉得,“端酒”这一风俗是河南历史上打下的一枚烙印,它不仅彰显着河南人民的真诚善良热情好客,也记载和诉说着一段远去的历史。

每次从许昌回武汉,岳父岳母总要让我们大包小包地捎带一些许昌的名吃特产。像什么卤牛肉、烧鸡、糖三刀,最让我感动的,老亲娘还特地蒸上一锅卤面、烙上几个菜馍让我带回武汉,还总要交代一句,在武汉蒸卤面不方便,带上一点放在冰箱里,还可以吃几餐。

天南地北,饮食差异,一碗卤面也不是什么珍贵佳肴,但是,因为它浓缩了四十年间许多美好的往事而总是让我想吃、还想吃,回味无穷。

 

 


Copyright © 莆田小吃美食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