莆田小吃美食联盟

双溪学画记3·论挨巴掌的艺术性

流窜记2019-06-11 12:31:28

谈及往事不胜唏嘘,和Q夜聊至凌晨一点多,睡下已近两点,梦中依旧拾笔作画,累!然七点钟照醒不误,啧啧。


昨儿如花的主人大胡子推荐了一家煎包店,说他家笋干煎包巨好吃,Q一早合计去吃包子。街上挑扁担卖菜的,推车砍肉的,每个肉摊旁都蹲守着一只狗狗,或卧或立,等待骨头和不留意掉落的肉块儿。


肉摊旁等待时机的狗狗


巨好吃包子铺


巨好吃煎包


画室九点钟开门,吃完包子时间还早,和Q决定先去拜访工作室。而这一拜访可就聊嗨了。


画家王珍风和她的“桃花弄”工作室


王老师青岛人,早先务农做工,女儿亚飞学画出身,跟着林老师四处做公益油画教学,后回自家村子办免费油画学校。王老师为支持女儿工作,白天做工,晚上拿画笔,第一幅成品挂网上不到一小时就售出。她说起先对画画能挣钱没把握,后来看真能卖到钱,并且自个儿的画儿也被大师认可,就有把握了,干脆不再做工一心画画。


听完王老师竹筒倒豆子的好故事,和Q往下一间工作室走,先来迎接我们的是一只身残志坚的狗狗。见到主人,问狗的名字,答曰毛毛,再问毛毛的眼和腿,主人说腿是被车撞的,左眼是得了角膜炎,此地儿没兽医给看。


热情的毛毛,可惜我没带肉肠儿


毛毛的主人光头是位茶商,工作室也是茶室,喝了他的好茶,边听他讲中国茶叶之分,绿茶红茶白茶黑茶黄茶乌龙茶六类,各类工艺制法不同,茶汤味道千差万别。


泡茶的光头


光头工作室一角


痛饮白茶,回味有甘,再起身时间已是九点半,赶紧往画室冲。Q继续她的鞋子大业,我继续刷我的墙,韶光逝而不自知。


中午林老师转来看画,对我二人,不说好,也不说不好,只说两点来画室讲画,披露光影之大秘密。


补个午睡踩点儿到画室,林老师郑重宣布秘密就在白纸当中,去,一人一张新画布画墙上贴的白纸。


终于知道为啥满墙的带折痕白纸画作,原来是领悟光影的必经之路啊。


举个栗子,文青女孩的白纸习作,未完成


可到我手里就不行了,什么比例呀,什么光影呀,统统踩不着点儿,画的那叫一个挫败感,和一边儿玩游戏的张同学大倒苦水,转念一想,不就画白纸吗,又没说一定怎么个画法,怎么舒服怎么来呗。


大笔挥挥,疏而不漏。


自称意识流抹墙派,然张同学看我的大作,恭维我为意识流抽风派,再请林老师来看,他说要再画,画要有情绪。我不解,他又解释下笔要有连贯,不若,如笑脸相迎之人莫名给了你一巴掌。默默盯画布两分钟,真像挨巴掌,没完就继续。末了临走,我也没明白过来什么叫做完。


我的没完的情绪意识流大作


下午于画室遛圈儿,又见墙上“学画准则”,细读两遍,想林老师几分相似做新教育的李玉龙,又叹二人今生无见。


墙上“学画准则”







讨钱流窜




黄粱一梦二十年,江湖夜雨十年灯。

生廿有四,得来流窜。

幸会!







Copyright © 莆田小吃美食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