莆田小吃美食联盟

我童年的回忆:南昌青云谱区洪都——转角遇上流氓爱

护师八卦时间2019-04-14 14:51:11

关注

我们

点击上方蓝色字关注我们

“南昌潮资讯”

主编:红衫倩影

明媚春光,鸟鸣歌唱;在南昌的转角,有一个叫洪都的小区,不知道您是否有来过这样的地方,我倒觉得,她像似一个小镇,又像似一个美丽的街边转角,在这样的小区,转角遇上流氓爱……


    


今日新闻





在这座老城区,也许她的名字,80年代的我们最为熟悉,我们的父母最熟悉,我们的爷爷奶奶最熟悉,我们的祖父祖母最为熟悉……


我喜欢,洪都这座小城区,是因为儿时的回忆:那人人都知晓的洪都一保、二保、三保、那洪都小学、洪都中学、南飞工学院;那拆迁的电影院,如今建成了商业房,那洪都图书馆也迁到了建行的身旁……


也许,做为一名背景离乡的洪都人印象最为深刻;


洪都的转角,您能猜得出哪些回忆呢?


您还记得洪都最有名的杂志社吗?一本洪都园是我们文艺青年所有的回忆。最有名的作家当属李志土、陶金老师;


您还记得曾经的海燕文宫团吗?团长是……


张才华老师;


现在洪都作家协会的图书馆馆长又是谁呢?


拜读过李晓英老师的几部文学作品,真的觉得受益非浅;


曾经的洪都团讯到洪都报,是我们洪都人唯一的权威报社,在工作之余,您有向那投过几篇稿件?又录取了几篇文摘呢?


洪都最有名的的奶茶店——


当属大拇指奶茶。


我们点着珍珠奶茶、烧仙草、椰法西米露,看着从洪小放学、从南昌三三四医院下班、从洪中下课的行人,路过洪都灯光球场。没事的时候,和狐朋狗友带上羽毛球,唤上闺蜜,来个球赛;


或者带上我们的快递,路过圆通,接着去洪都公园转一转。


郝郝有名地绝味水煮从E世界般搬走了,但是还是逃不过洪都青年人的法眼,她的新店又扩大了,人来人往地吃货们,笑趣风声……


广场舞的叔叔阿姨们,无处不在,圆盘是他们的练舞之地,球场,也有他们的身影。


晚上7:00,文艺青年们,带上工作牌,走进洪都图书馆,看着书,读读报。有人在这学知识,有人在这谈着一场流氓般的文艺恋爱……


良品铺子又开了第二家,虽然价格很贵,但是依然挡不住吃货的心;


是啊,一晃,就几十年过去了,70后的前辈,在洪都都有了房产证,80后的我们,在洪都,等来了二胎政策,90后的洪都人,都已经不知道洪都电影院在哪,洪都图书馆是干嘛的?


洪都的服装店开不起来,因为洪都人太会还价了,开了一家新品,又关了一家店。洪都的烧烤街却一家又一家,生意兴隆。


这几个月,洪都来了几位新疆客,卖着活羊肉,生意甚是不错;


这两天,洪都总是停电,晚上了,大家也只有用着手机的4G流量刷着朋友圈;


洪都的早点,也都开始涨价


油条从一元三根,涨到了一元两根


煎包从一元三个,涨到了一元两个


肉包是越做越大,价格越从5角涨至了一块


有一种洪都人的早餐,叫凉拌粉与肉饼汤


有一种80后洪都中学学生的回忆,叫放学吃了凉拌藕,相互看牙齿上是否有辣椒,因为害怕回家被父母骂


这两年,洪都来了些背包客,又走些故乡人,来来往往……


早些年,洪都一群创业青年,创办了洪都社区网,种种原因,社区网关闭,这些有志青年,在这两年,创办了洪都对门吧……


让有梦想的洪都人,都在网络安了家


我们的父母渐渐老去,我们也都生儿育女,如今怀上二胎往洪招社区、洪鹰社区、洪翔社区奔跑的准爸妈不少,大家都想赶上好政策,人丁兴旺……


再过几年,洪都职工大部分要搬迁瑶湖,也许,我们熟悉的家属区、我们熟悉故人、我们熟悉的致亲,都要离开这片曾经温馨的转角;


也许,十年以后,物似人非,这个小区又或者以新的形象出现在您的面前:繁华、向荣又或许,惊艳……


那天在中山路打车,一位司机师傅听说我要去洪都,问我洪都周黑鸭在哪,我要指着他去;


我很奇怪地看着这位师傅:“周黑鸭?南昌不是有很多分店吗?为什么偏要到洪都这一家呢?


师傅说:”只有洪都的周黑鸭才是最正宗的,因为他曾经是洪都人。“



是啊,我也离开洪都好久了,忘不了洪都的风土人情,忘不了洪都家乡的香甜美味。外面的城市再大,再好,也不及心底那份思乡情;


无意地,在南昌系马桩,无意看到绝味水煮的分店,觉得很亲切


以前,我倒不觉得绝味水煮有多好吃,又咸又辣地,只是吃着吃着,就吃了习惯,去了南昌中山路,还是步行街,还是吃不习惯那里的水煮。


外公接受了中央台做为老城区的老一辈的采访,说起洪都,他满是故事。


外公说他搬来洪都的那会儿,妈妈才三岁左右,那时的洪都一片废墟,而今却是一片欣喜。洪都小学也成了南昌市重点小学,洪都职工医院也在一次又一次地改制,洪都的楼层是越建越高,以前是为了飞机起飞,房子不让建得太高,而现在,生活条件好了,人们变聪明了,政府对我们做出了巨大的贡献。最早的320厂,估计听到这个名字,老一辈的人都知道,现在年轻人是不懂了。


说起洪都人,都有一个通病,就是普通话都不标准,被人称为:”洪普话“就是普通话里,夹杂着南昌话的口音,即不像标准的南昌话,又不像标准的普通话,但也正是这样的特色,让我们一听口音,就知道谁是我们的老乡,谁是我们的亲人;


每每坐车旅行,或是搬离洪都,我们去了另一个新的城市,突然有一天,听到这样半生半熟地洪普话时,会心血来潮地一问:”你是……洪都人?“


对方也不好意思地摸着脑袋笑了一笑:”嘿嘿……“


每一次,参加演讲比赛,最大的失误,就是和对手以普通话败下阵来,这是因为有些字真的怎么咬都很难咬准。这也算是我的宿命吧。不过,现在也在很努力地练好普通话。


洪都姑娘最爱玩的约会叫——职工联谊


洪都帅哥最爱做的事叫——听妈妈的话


所以,洪都的姑娘都觉得找洪都男,适合结婚,不适合恋爱,但是洪都男却又挺害怕结婚这回事


那天偶尔路过洪都,吃着烧烤,听着两洪都男的对话,那熟悉的洪普方言:”结,结系里婚嘛,现在洪都房子都买不起,一个平方都要一万多。“


”是嘛,又不肯跟我们娘住一起,好烦哦“


其实,当场有点想发笑的感觉,但是真的是真心话,现在的洪都房价一路升,可是工资不见长,洪都女想都想往外嫁,洪都男孩却觉得娶上洪都的姑娘,比较靠谱;


前段时间,一位朋友和我抱怨,和一个洪都厂里的男孩谈恋爱,约会不是她要求去中山路,否则就是洪都公园,一包薯片从中山路头吃到了中山路尾,那么多地商城不去,吃个饭还要AA制,开口就是妈妈说;


我笑笑,那是你对洪都理工男的偏见,洪都的文艺好青年多了去了,他们能歌擅舞,拥有梦想,尊重长辈,钱虽少了些,但是日子过得还是很温馨地。洪都男有一个最大的优点:爱家、顾家”


姑娘听了,还是选择了那个傻呼呼地男孩,她说她很幸福。


在洪都这场懈逅里,就像人生的寄遇,不如意之事十有八九,也许我觉得那是爱情,您觉得那是流氓,可是很多事情,换一个角度,换一种心境,你就会觉得洪都这个小区高贵的品格,洪都男女这纯朴的品质;


慢慢阳光、慢慢路途、慢慢洪都,我喜欢洪都的慢生活,洪都的转角流氓爱,洪都人的善良与踏实;


我不喜欢南昌朝九晚五没有中午的生活


我喜欢看着洪都的中午,大家从圆盘上班去厂门口,从圆盘下班回家,晚上听着那熟悉地广场舞,早晨听着那老面馒头的吆喝;


我喜欢漫步在洪都的小街小巷,这儿没有严厉地管辖,全是街坊的自觉;这里没有乞讨卖艺,全是用苦力卖着糖饼、穿着单衣,在寒冬卖着臭豆腐地老爷爷。


做为洪都的离乡客,当偶尔路过洪都这座小区,虽然这里还没有影院,没有咖啡厅,没有天虹、百盛,但在我的心里,已是繁华似锦;


洪都的联谊,很安全也很浪漫,他不像微信朋友圈里的摇一摇,一摇摇出个碎尸案,不像QQ附近里的陌生人,和你聊个天,被骗五百万;


也许,洪都的男女,不是南昌那灯红酒绿的醉纸金迷,他们甚至不会花言巧语,不知道如何卖弄身姿。但是,您有幸夜晚来洪都广场,或许就会有洪都文艺汇演,唱歌不输宋祖英的气质,写作不差莫言的风趣,弹琴不输朗朗地韵味,演讲也能随口说出马云的台词,跳舞也能舞出杨丽萍,美女也能找出西施,帅哥也能挑出兰陵王,智者也不输伯乐,能者也敌千里马;


如果,您无意坐车到205,不防转个身,在洪都的小店门口坐坐,或许,转角就能遇上一段流氓却不流氓的爱……



联系我们

合作爆料

微信:nclcx1985

QQ:885762

关注


南昌潮资讯

订阅号

ncczx0791

长按关注
点击阅读原文 查看更多新闻
资讯
南昌潮

Copyright © 莆田小吃美食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