莆田小吃美食联盟

北京四九城儿,卤煮老店里的最后江湖

四爷知味2020-02-13 13:02:08



故事一:比老大还牛逼的是老太

一老北京朋友,刚认识就一本正经的跟我胡说:你写卤煮怎么能少了胖子卤煮?早年间胖子卤煮,门口永远坐一慈祥安静满头白发老太太,一年四季手里都拿着把蒲扇不紧不慢摇着。不管你是扎刺儿的二逼还是讨债的大哥,不管什么样的顽主或者老炮儿,得先给老太太点个头:老太太,给您请安来喽! 然后再进屋点卤煮,那场面,那礼节,绝了! 每次老太太都晃晃蒲扇算是点头打招呼,慢悠悠吐出俩字:来啦!就俩字,一个字不多,一个字不少。老太太眼从不看来人,永远看着胡同斜对面的电线杆子。当年叱咤北京的德胜门外小混蛋周长利,横不横?据说到这也老老实实的低头吃自己的卤煮。对,就是这么牛,比老大还牛的是老太,这一点可不是白多的。每当夕阳的余晖把老太太银白的头发染成金黄,世界总显得如此孤寂。注定了,三千点将之台,无君之影;注定了,银甲披挂之身,无君之迹;注定了,华发红颜,素手灼云,只身一人!


故事二:进过中X海的出租司机

卤煮店里经常聚拢一堆出租司机,仨一群俩一伙的吃饭、吹牛、歇脚。北京的哥属于神一样存在的一群人,藏龙卧虎!六九城就没有他们不知道的事儿。其中有位老赵是常客,每天晚上2点到2点半必须来一加肺头的大卤煮,随意找个人扯淡半小时再说。老赵有天实在找不到人扯淡了,终于把我给逮住了。说他有一次拉了一老头和一年轻人,年轻人像个保镖,老头怎么看怎么觉得在新闻联播上见过。俩人也没个目的地,就是满世界转。最后居然开进了中X海,卧槽!中X海的地下车库真牛逼,每五米一个武警站的那叫一笔直!我说:哥,中南海里的吃卤煮不?老赵眼一瞪说:“小zei别拿你赵哥打岔,我还告诉你,这卤煮当年那可真是乾隆爷吃的,叫“苏造肉”。小肠陈创始人陈兆恩以前是干嘛的你知道吗?他就是卖“苏造肉”的!宫里头带出去得秘方!可旧社会老百姓穷啊,哪吃得起五花肉做的的“苏造肉”?要说还是老陈有办法,他就用猪头肉代替五花肉,再加上猪下水一起煮,便宜啊!没想到歪打正着,嘿,发明卤煮了!此刻,我开始有点相信他去过中X海的地下车库了。


故事三:边爷说:电死他们丫挺的

厂桥附近有家卤煮老店,店内没有厕所,厕所在旁边的胡同里,经常有喝多了的哥们懒得去胡同里面上厕所,站在门口配电箱下就解决了。话说有位边爷,面皮白净特斯文,附近经营一家棋牌室,熟人都管他叫“老边头儿”。边爷是卤煮店常客,每次一碗卤煮,一份炸灌肠。边爷吃卤煮的时候基本不要肺头,特意嘱咐大肠得洗干净、灌肠得炸焦点。有个夏天晚上,边爷从棋牌室晃悠出来吃卤煮,看见有人冲配电箱撒尿,进门就喊伙计:“二子,你给我买捆电线回来”;“您家装修啊?边爷”小二问;“我特么拉根电线接在门口配电箱上,谁再撒尿直接电死他们丫的!”边爷说;伙计答应倍儿痛快:“得嘞,边爷!接就接380伏的!”。后来听人说,这个老边头儿可不简单,六十年代是厂桥儿有名的顽主,外号北京菜刀王,跟德胜门外周长利(小混蛋)生死之交。后来周长利被大院子弟扎死之后,老边二话没说拎着菜刀就找红卫兵拼命去了。68年被收监,后来上山下乡给发配吉林去了,在吉林又给判了5年,79年才辗转回北京。先做建材生意,后来一直开这家棋牌室,不认识的怎么看就一瘦老头,除了眼神偶尔还能透出凌厉之外,真看不出特别之处。


故事四:你也太过分了!

话说虎坊桥有家卤煮老店,店里收银的大姐,老板着个脸,跟谁欠她挂大肠似的,从来没有和蔼可亲的时候。指望她帮你端卤煮?没门儿,自己个儿端去!大姐算账也不用计算器,一个油光锃亮的算盘打的啪啪乱响,每次你自己心里经算好应该找多少钱,保准被她啪啪一通算盘给打忘了,最后还是她说多少是多少。时间长了,跟大姐也混脸熟了,有一回店里没人跟大姐就聊上了。大姐难得高兴,给我讲她一个老顾客的故事:这哥们经常晚上和客户应酬,难免身上沾些女人的香水味。回家怕老婆闻出来生气,每次KTV唱完歌都来这吃碗卤煮,不是因为饿,就为弄身卤煮味再回家。有一回来的时候发现他脸被挠花了,大姐就问:是不是喝花酒被老婆发现挠的?哥们郁闷的说:不是,昨晚吃完卤煮回去老婆正好起床上厕所,闻见味儿就跟我急了:“你也太过分了吧,半夜出去吃卤煮居然不叫我!”然后俩人就吵起来了,然后就动手了,然后脸就花了!这两口子,绝必一对儿天才!


故事五:别跑,你给我回来!

这个故事还是发生在上面那家卤煮店,主角还是那位收银大姐。有天后半夜,一个五大三粗、纹着青龙白虎的黑胖子喝的醉醺醺的带着个打扮妖娆的小妹进来。黑胖子估计刚跟谁打架吃亏了,义愤填膺的跟小妹骂:瞅丫那操行,要不是你拉着我非弄死内孙子,一边说一边咔咔的掰筷子。收银的大姐不干了:“哎,哎,你要吃饭就好好吃,没事撅母们家筷子干嘛!”大汉唾沫星子乱飞正嗨着呢,一听就急了:“卧槽,撅你几根筷子怎么了?掀你桌子信不信?”大姐还没说话呢,卤煮锅后面的大师傅不干了:“嘿,爷们,你个大小伙子跟人老娘们较哪门子的劲呐,多跌份,要吃卤煮就吃,甭整别的里格儿楞”。说完从滚开的锅里嗖的夹出根肠子来,抡起蒲扇大小的菜刀一片刀光闪过,小肠已经整整齐齐被切成小段,大小不差分毫。然后刀贴着砧板一铲一挑,啪一下,一堆小肠稳稳落在半米外的碗里。接着手腕轻轻一翻,砰一声菜刀在空中翻了个刀花,不偏不斜正剁在砧板中间。喊了声:“伙计,加汤加料给他端上去”,整套动作行云流水一般。黑胖子当场就怂了,一声没坑撂下钱扭头就走。没走到门口就听见大姐脆生生一声断喝:“你——给我回来!”“你”字还拉了个长音儿。据说,胖子头都没回扔下小妹撒腿就跑,只留下大姐的声音在风中飘零:别跑,还没找您钱呐!


故事六:卧槽,zhei(四声)傻逼!

卤煮这东西,外地人真不太习惯,管这叫“黑暗料理”,可北京人就得意这一口,想听老北京说话,你找个卤煮老店来完卤煮,支楞着耳朵听就行了。都以为北京话就是普通话,其实差的远着呢,有回在卤煮店吃卤煮,没错,这家卤煮店的名字就叫“卤煮店”,就是这么霸道。听见隔壁桌有俩地道的老北京聊天,寥寥几句凝聚了老北京话精髓,堪称经典。摘录如下:A:“装垫儿台今儿报姨新闻,说一孙zei从马丫铺腿儿到西日门就为吃口卤煮!完又坐地铁上王五井溜达,一不留神坐反了,跑石影山儿切了,丫到公乳坟儿还问呢:灯儿口儿还几站呐?”B听完简单凝练的接了五个字:“卧槽,zhei傻逼!”老北京请跳过以下翻译部分:“中央电视台今天报道一个新闻,说一个孙子从马家铺走路走到西直门,就为吃口卤煮!吃完坐地铁曲王府井溜达,一不留神坐反了,跑石景山去了,丫到公主坟还问呢:灯市口还有几站?卧槽,这傻逼!


故事七:把赔钱这事给忘了

北新桥卤煮店24小时营业,很多喝高了的把这当固定醒酒点。当然也总有从夜场把妞儿带出来宵夜的,宵完夜干嘛就看各自本事了,白蹭顿宵夜还能打包个菜全身而退的妞儿也不在少数。有一回,一个奔五张的光头资深社会大哥带着个浓妆艳抹的妞儿来吃卤煮,俩人聊天倍儿有喜感:妞儿坐下之后先扭头对大师傅喊了声:多加份大肠!然后跟资深社会大哥忿忿地说:“今天倒霉,有个人推着三轮逆行把我裤子挂花了!”大哥一听就急眼了:“你就白让他挂了,咋不让他赔钱呢?报我名吓不死他”!妞儿:“哎呀别提了大哥,我刚想发飙,一看是卖烤面筋的,就问他多少钱,他说一块钱一串,然后他问我要不要辣椒,我说来5串少放点辣椒,然后就把让他赔这事给忘了……”



四爷知味粉丝群开放!

一群超级吃货研究吃喝玩乐!

骨灰级吃货分享美食秘籍!

没事说发红包就发红包!

一言不合就送各种粉丝福利!

注意:不是吃货就别点下面二维码了

长按二维码入群


往期精彩阅读:




Copyright © 莆田小吃美食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