莆田小吃美食联盟

小时候的春节时怎么过的?

写写自己的事2020-02-18 14:17:23

谁都有故事,如果你喜欢,请关注上面蓝色的字体:写写自己的事。


俗话讲:不出正月都是年!


现在的春节,好像在人们并不口渴时,又被强迫着喝了一杯温吞的白开水。苍老的心灵再也没有以前单纯,疲惫的身躯再也没有以前的灵气儿!肉,吃不出以前的香;酒,喝不出以前的醇。当今的丰厚物资似乎抵消掉了一些以前的精神渴求。对于中国人最盛大的节日,现在的我们不仅没有太大希冀,似乎还避之唯恐不及!


过剩导致疲倦,稀缺促进追求!


以前的春节才有过头!趁着还沾点年气儿,赶紧给大家回忆一下小时候的新年是怎么过的。


那时候的人们对春节的期待之殷切,要远大于现在。小时候物资匮乏,缺吃少穿,人们辛辛苦苦奋斗一年,就是盼望在春节期间改善生活,置办新衣。平时一分钱恨不得掰成八半花,到春节时破费点,不仅是全年的期待,更是情理之中、皆大欢喜的事。


春节,对于面朝黄土背朝天、操劳一年又一年的农家来说,不仅是人们的口腹盛宴,更是精神盛事!


记得小时候,一进腊月,我们就掰着指头开始算了,小寒、大寒,打春过年,好激动,我们手搭凉棚,盼望着......


盼望着,盼望着,腊八来了,新年的脚步近了......


在我们一天七八遍“啥时候过年”的疑问中,奶奶坐在炕头上,开始了念叨:小孩小孩你别馋,过了腊八就是年。腊八饭喝几天,沥沥拉拉二十三,二十三送灶官,二十四扫房子,二十五糊窗户,二十六炖大肉,二十七宰公鸡,二十八把白面发,二十九蒸馒头,三十晚上熬一宿大年初一扭一扭...... 


将近腊月二十,异国他乡的游子,好像得到时令指示的大雁一样,陆陆续续,开始从四面八方迁徙,他们的目的地只有一个,那是一个叫“家”的魂牵梦萦的地方!


腊月二十到年跟儿,如果你走在农村的大街小巷,你随处可以听到家家户户的风箱在呱嗒呱嗒地疯响,欢天喜地的笑闹声无比放浪,劳作一年的辛苦、压抑全在这几天稀释,扎紧一年的裤腰带唯有过年才可以放松几扣!他们杀猪宰羊、熬菜炖肉,家家都在蒸炸煮炒,院子围墙上到处都飘荡着蒸煮的白气,勾人的香味在大街上飘扬。在老家,准备的炖肉和馒头枣花、包子花糕,至少要满足一个正月的需求。今年的收成不错,肉要炖一大锅;孩子过完年就要考学了,花糕(寓意“拔高”)得多蒸两笼。辛苦一年就是为了简单而实惠的需求。大人们走在街上,不时互相打着招呼:蒸了吗?煮了吗?


集市上是一天要去好几回的。小时候,我们村腊月二十三、二十六、二十九分别有三次大的集市。腊月二十三的集市规模最大,商品最全。一应家什,吃穿用度,应有尽有!卖鞭炮的生怕大家不知道自己的鞭炮响脆,点了一挂又一挂。东头刚点了5000响,人们哗啦涌到东头;西边点了10000响,人们又呼啦涌到西头。整个集市上人山人海、摩肩接踵,远远望去像是一条希望奔流、亢奋汹涌的河流。什么新衣新鞋、床单被面;锅碗瓢盆、生肉熟肉;百味调料、时令蔬果;桌椅板凳、手使农具;羊汤煎包、焦炸丸子;手剪窗花、机制玩具;等等等等一应俱全!

我们管二十三这场大集叫:“花儿集”。花花绿绿的新衣,花花绿绿的年画,花花绿绿的男男女女,花花绿绿的过节心情!那时候最动人的疑问句是:“咱们去赶花儿集吧?你去不去?”


记忆最深刻的是匆匆赶到花儿集上喝上一碗羊汤,3毛钱一小碗,5毛钱一大碗。一碗滚开的羊汤,里面少许羊脸肉、一些羊下水肉,一口米醋,一点花花绿绿的葱花芫荽。一口香浓的羊汤下肚,去掉了全年的辛劳与疲惫,升腾起来年的幸福和舒畅!


卖羊汤的小贩也很有意思,他扯着他的公鸭嗓喊着:“羊汤开了,羊汤开了啊......”,呼啦啦涌过来一大帮人;他斜眼一看有些人光攥着钱袋子不舍得买,又拉高公鸭嗓喊道:“不喝?羊汤滚了啊,不喝就滚了......”旁边轰一下笑了一大帮子!


闺女爱花,小子要炮,老婆要的是新衣帽。在孩子要买这买那的哭闹声中,在老婆两眼发光、誓将箱底捣穿的竭力恳求下,在商贩歇斯底里的叫卖声中,在鞭炮炸响形成的青蓝色的烟雾缭绕下,男人们攥了一天的钱袋子,终于张开了小口,他们慷慨解囊,一脸憨笑,尽力满足了老婆和孩子的要求。

小时候的年画和挂历


腊月二十九,挂灯笼,贴春联。

每年这会儿总能使我想起王安石的那首《元日》诗:

爆竹声中一岁除,

春风送暖入屠苏。

千门万户曈曈日(曈:tong阳光普照的意思)

总把新桃换旧符。


春联诸如:

民安国泰逢盛世,风调雨顺颂华年;

喜居宝地千年旺,福照家门万事兴;

门庭虎踞平安岁,柳浪莺歌锦绣春;


如果光看春联,大地一派锦绣,生活处处祥和!


但也有很搞笑的人,我们村一个老光棍,人家过年的春联是:

一人一碗一口锅,没儿没女没老婆。横批: 孤苦伶仃。


无可改变的单身生活他已经习惯,一人吃饱、全家不饿的放心使得他的脸上始终笑呵呵的。对联字面看见的是凄清孤寂,内里其实也能看到农村人的戏谑、豁达与幽默,也能感受到他迎接新年的快乐心情!


一到大年三十下午,家家户户,男女老少,哩哩啦啦,倾巢而出。他们带上鞭炮,背上铁锹,上坟去。忙忙碌碌一整年,也把列祖列宗请回家过个年。清脆的鞭炮在坟茔间爆响,震耳欲聋的声音此起彼伏,坟头上青烟四起,焚化的飞灰漫天飞舞。人们仰望苍穹,似乎能感觉到列祖列宗们在空中蹒跚、摇曳,跟着儿孙们的脚步,闻着家里面缭绕的香烟儿,晃晃悠悠就来到了家里的牌位上。


越来越多的看到,离家在外的游子,带着自己的妻子孩子来上坟,他们要让祖先看看自己从未谋面的妻小,让孩子知道这里就是自己的根!


明天就要起五更了。那是辞旧迎新最激动人心的时刻。一夜连双岁、五更分二年。记得小时候,我和弟弟三十晚上就先把新衣服试穿一遍。临睡前把新衣服整整齐齐地搭在自己睡觉的被子上。一过子夜,迎新的鞭炮刚刚响起,我们就兴奋地爬起来了。我奶奶以自己的方式,在大年初一凌晨就开始为全家的平安祈祷。她早早地煮好了很多的蔬菜肉食,分成好多的小碗。然后掂着小脚、端着小蜡,把祖先和各路神仙前面的蜡烛点上,烧上香。一时间屋里屋外香烟袅袅,灯火通明。我跟弟弟欢快地跑着,一碗碗端着那些贡品,恭恭敬敬的放在了各个神灵面前。远处的鞭炮劈啪作响,震天的声音在空中回荡。等小碗上齐后,奶奶高兴地说:点炮吧!我们院子里的鞭炮便震耳欲聋了。


时间大约在凌晨三四点,拜年的客人就陆续上门了。随着家家户户迎新的大门吱呀打开,新年的第一声祝福便纷至沓来了。


晨光熹微,天刚蒙蒙亮,凛冽的硬风还有些拉脸,在噼里啪啦的鞭炮声中,农村的大街小巷已充溢着成群结队的拜年队伍,他们欢天喜地,挨个给村里的长辈们磕头拜年。说是磕头,多半是一种客套,只要把浓浓的祝福带到就可以了,没必要非得磕到地上。叔叔大爷婶子大娘,七大姑八大姨,心近的邻里,不错的朋友,大家在大年初一互相祝福,祈求来年的风调雨顺,合家安康......


今早起来,多年不见的雪花飘落京城。这纷纷扬扬的雪花,马上使我想起来小时候的新年下的大雪。社会的飞速发展,环境的不断恶化,使得大雪成为了奢侈品。孩子在阳台上欢呼雀跃,好像很长时间没见她这么高兴过了。小时候的大雪好像经常惠顾。今冬麦盖三层被,来年枕着馒头睡!多么熟悉的谚语!


寡淡的新年刚刚过完,仅以这篇小文,回忆一下小时候的新年吧!






Copyright © 莆田小吃美食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