莆田小吃美食联盟

一辈子不结婚和嫁错人,哪个更可怕?这是我听过最好的答案

微商品牌实验室2019-05-01 14:27:20

每晚九点,伴你入眠

点击题目下方蓝字关注 微商品牌实验室


一辈子不结婚和嫁错人,哪个更可怕?

这是我听过的最好的答案

文| 故姐

出处|故姐(ID: gujieshuo)



01


后台有很多粉丝跟我说过年被催婚的事情。


有个妹子叫金子,是家里的独苗。父母退休在家,没事儿就跳跳广场舞,下下象棋,剩余的精力就是帮她物色对象。

 

过年回家一趟,她前后相了7次亲,一个都看不上。父母有点急了,觉得这个也合适那个也不错,怎么她就看不上呢?

 

于是找了各路亲戚轮番上阵劝她,让她得过且过不要太较真 ,男人嘛家境不错,不要太丑就行了。到最后她都开始动摇,觉得是不是自己太挑了,是不是应该听父母的,找个还凑合的一起过日子算了。

 

我当即给她回复,婚姻不亚于二次投胎,千万不能因为别人失去你自己的判断。你真的想嫁吗?是你想嫁还是别人想让你嫁?是你想嫁还是迫于压力不敢不嫁?如果不是你自己想嫁,绝对,绝对不要随便嫁。因为嫁错人的代价,你付不起。

 

被催婚一点都不可怕,可怕的是,你逐渐觉得他们说的都是对的。然后被舆论裹挟投入相亲大军,各种数据匆忙匹配后就进入婚姻,过上了你以前最害怕的那种生活。

 

而那个时候,后悔都来不及。



02


父母逼你结婚,但是他们却不会告诉你婚姻的真相。

 

契科夫早在1885年就借小说感慨:不想结婚的人绝不是疯子,想结婚的人才疯了。


我朋友的闺蜜,叫芊芊,做人力资源的,算是个比较传统的女孩。25岁跟相亲对象确定关系后,应男方的要求,他们四个月就结婚了。

 

婚前男方还算绅士,花钱也还算大方,人长得一般。她那个时候对他充其量也只是算有好感,但两方父母奋力撮合,她只能顺应他们的意见。

 

婚后两周,她才后知后觉的发现他那方面不行,平均时长一分钟。两个人沟通也不顺畅,他经常为一点小事暴躁的砸家里的东西。新婚夫妻该有的温存,在她哪里统统不存在。

 

她慢慢开始后悔,而这不过是反弹的开始。

 

他的工资不算少,但却节省到了抠门的程度,除了一小部分日常开销,其他基本上交父母。她买双鞋他也跟她吵架说她败家,她发现他以前表现出来的绅士和体贴都是装的。

 

而正在这个时候,她才发现自己已经怀孕了。怀孕之后她辞职在家,全家开销全都仰仗他,他回家有一丁点不顺心就对她非打即骂。她哭得歇斯底里,他还吼她:你别给我来这套。

 

生完孩子之后他也不管她,后来她发现他在社交软件上约炮。后面还有多少难堪和委屈,说都说不完,她只想坐完月子就离婚。

 

没什么比婚前婚后的巨大差异更可憎,也没什么比生完孩子还要伺候他更可憎。嫁错一个人,真的能把人逼死啊。

 

她无比怀念单身的时光,一辈子实在太长了,嫁错了人远比一辈子不结婚来得可怕的多了。



03


一段不好的婚姻能把人毁成这样,我们为什么要急着结婚?

 

如果不是遇到那个非他不可的男人,我希望任何姑娘都不要放低标准,随随便便就走进婚姻。拿自己的人生去堵舆论的嘴是非常的不负责任的行为,因为百分之八十的婚姻悲剧都来源于:

 

一个准备打折出售的商品恰好在一个对的时候,遇上了一个饥不择食的顾客。

 

人不是一定非得结婚,但结婚就必须遇到那个你觉得非他不可的男人。不然你用什么去抵抗生活的虚无,拿什么去消化丧偶式育儿的痛苦呢?

 

身边的人会提醒你已经到了一定要结婚的年龄,但我想告诉你的是,没有该结婚的年龄,只有该结婚的感情。



不要害怕单身,不要畏惧孤独,因为比那些更可怕的,是一段错误的婚姻。




04


看到网上几个这样的截图:


 


现在开明的父母都不会逼婚了。

 

我姑的独生女儿,今年本命年36了,在某外企做高管,年薪可观,趣味高级,爱好马术、冰球、周游世界。即便她的人生这样丰富充盈,七八姑八大姨一来拜年还是会苦口婆心劝她赶紧结婚。

 

只有我姑从不催她,面对亲戚们的旁敲侧击都是一笑了之。有次我问她:“老姑,我好像从来没看你催婚啊?”

 

她一脸严肃的说:“催婚干啥?你还不明白这婚姻是个啥吗?不结婚她过得多好,有钱又漂亮,虽然脾气臭但是聪明有主见还独立,她既然没结婚那肯定是有自己的安排,我操那份心干嘛啊。


而且大多数被催婚的孩子,你看看她们最后都嫁了什么人,那能过好吗?能幸福吗?我当宝贝似的女儿,是给别人家当保姆生娃的吗?结婚是大事,要嫁必须给我嫁好了。”

 

是啊,结婚是大事。优秀的父母一定不会逼孩子潦草嫁人,因为他们都知道,大部分的中国女人,一生都可以这样描述:嫁了一个大爷,生了一个祖宗。他们不会乐意看到她过上那样的人生。


我们生来还有很多的价值要去实现,而不仅仅是守着婚姻守着孩子,抱怨老公抱怨生活,这样的窝窝囊囊的活一辈子。

慕圣辰进公寓后,就把自己个关进了书房之中,留下宁浅语和叶昔在客厅中大眼

就这样宁浅语住进了慕圣辰的公寓里,叶昔因为忙着建立子公司的事,没怎么出现在公寓里。

宁浅语早上给慕圣辰弄好早餐后,便去医院陪宁淑君,到中午赶回来给慕圣辰做饭,下午则去医院做复健,可以说每天都过得很忙碌很充实。

而这段时间新闻报道开始大幅度地报道着戚雨薇和慕锦博的事。

最后在记者的采访之中,两个人承认了他们交往的事实。

两天后是慕老太太的生日。

慕锦博早就放出话来,奶奶宴会上,他会带着戚雨薇出席。

慕老太太立即连环扣,让慕圣辰务必带着心上人出席。

慕圣辰顶不住老太太的催促,决定带着宁浅语参加生日宴会。

午餐后,宁浅语如常地收拾完厨房,准备换衣服去医院复健。刚从厨房出来,就看到原本该在书房的慕圣辰,正坐在客厅里,一副在等她的样子。

“有事?”

“今天奶奶生日,你做好准备晚上一起去慕家大院。”慕圣辰完全是命令的语气,却让宁浅语的脑子瞬间当机。

奶奶生日?去慕家大院?今晚?连起来给宁浅语的震惊可以说真的算很大。

宁浅语是丑媳妇第一次见公婆紧张?不是,相反的,作为慕锦博的未婚妻,宁浅语去过慕家大院很多次。而问题就在这里。

她刚跟慕锦博分手不到一个月,现在又以慕圣辰妻子的身份去慕家大院,这明显的就跟去踏狼窟差不多了。

宁浅语绞着衣摆吞吞吐吐地道:“慕大少,我……”  

慕圣辰冷冷地打断了她,“你准备在慕家大院的时候,也这么唤我?”

听到慕圣辰的话,宁浅语的脸色有些尴尬。他们是夫妻,如果她唤‘慕大少’,那不是明显地漏出马脚了吗?“慕大少,对不起,我……”

“辰!”慕圣辰好看的薄唇吐出一个字。

“啊?辰!”宁浅语抬起来的脸微微有些红,手因为不安有些颤抖。

慕圣辰漆黑如墨的眼底闪动着复杂的神色,他强制自己把眼神给移开,“你去医院复健后,叶昔会去接你,到时候直接去慕家大院。”

“是。”她能拒绝吗?不能!所以只能面对。

突然在这一个瞬间,宁浅语有些恨慕圣辰的绝情和冷漠。

下午宁浅语并没去医院复健,她出门后就给主治医生打了个电话,然后乘车去了百货商场,慕老太太生日,她总需要买点礼物,虽然人家什么都不缺,也不一定能看上她的礼,但心意得到。

走遍一个又一个商场,最终宁浅语停在了一个柜台前,她指着柜台中那包装精美的丝巾道:“小姐,麻烦你把那丝巾取给我看看。”

店员睨一眼宁浅语,不耐烦地从柜台里把丝巾取出来,“LV的新品,八千块。不买就别摸,摸坏了,你赔不起。”

“谢谢!”宁浅语捏了捏指尖,脸上带着勉强的笑

正在这个时候宁浅语包包中的电话便响了起来。她朝着店员小姐抱歉一笑,接通电话。

“叶助理,你已经到医院了吗?呃?我在百货商场,金爵这边,你来路口接我?好的……”

宁浅语挂断电话后,朝着店员道:“麻烦帮我包精致点。”

店员朝着宁浅语看一眼,然后利落地打好包装,大概是因为刚才嘲讽过宁浅语的原因,她一直都没有说话。

宁浅语刷卡后,提着礼盒,走出百货商城。

刚出去,就看到叶昔的车停在拐角处。

宁浅语小跑着过去,朝叶昔抱歉一笑,“不好意思,让叶助理久等了。”

叶昔朝着宁浅语手上的礼品袋看了一眼,微微挑了挑眉,“没有,我也是刚过来。”

宁浅语打开后车门,坐了上去。

车从金爵广场开出去,往豪苑公寓而去。

回到公寓后,叶昔进了书房,宁浅语则回房间换衣服。

慕圣辰抬头看了一眼从门口进来的叶昔,又重新把眼神落回手上的文件上,“叶昔,你把上次拍到的那二十克武夷山母树大红袍给奶奶带上。”

“辰少……”叶昔欲言又止。

慕圣辰把头抬起来,眼睛微咪着,缓缓地问,“什么事?”

叶昔迟疑地回答,“宁小姐下午没有去医院复健,而是去了百货商场。”

慕圣辰手上的钢笔放下,后背往椅背上一靠道:“去买礼物了?”

“是。”

慕圣辰手指敲击着桌沿,不知道在想什么。叶昔静静地站着,不敢说话。良久之后,慕圣辰才开口,“大红袍先放车里,你等晚宴过后再送到奶奶那里。不许让她看到。”

“属下知道。”叶昔点了点头,从柜子里把大红袍的礼盒取了出来,从书房走出去,却不想刚到客厅就撞上了提着衣服从房间里出来的宁浅语。

宁浅语奇怪地看向叶昔,“现在就走吗?”

“我下去放点东西,辰少还有文件没看完,可能需要晚点。”叶昔尴尬地回答。

“哦,好的。”宁浅语准备回房间,眼睛一瞟,正好看到叶昔的手上拿着一个很精致的礼盒,表面上的包装看不出是什么,不过有淡淡的清香从里面散发出来。

发现宁浅语的眼神落在礼盒上,叶昔硬着头皮解释道:“这是茶叶,我车里有点异味,准备放进去驱除异味的。”

把几十万才拍到的二十克武夷山母树大红袍说成是驱异味的普通茶叶,亏叶昔想得出来。

原来是茶叶呢,难怪有股清香味。宁浅语并没有怀疑,点了点头进了房间。

叶昔轻轻松口气,以最快的速度提着大红袍礼盒离开公寓。


就这样宁浅语住进了慕圣辰的公寓里,叶昔因为忙着建立子公司的事,没怎么出现在公寓里。

宁浅语早上给慕圣辰弄好早餐后,便去医院陪宁淑君,到中午赶回来给慕圣辰做饭,下午则去医院做复健,可以说每天都过得很忙碌很充实。

而这段时间新闻报道开始大幅度地报道着戚雨薇和慕锦博的事。

最后在记者的采访之中,两个人承认了他们交往的事实。

两天后是慕老太太的生日。

慕锦博早就放出话来,奶奶宴会上,他会带着戚雨薇出席。

慕老太太立即连环扣,让慕圣辰务必带着心上人出席。

慕圣辰顶不住老太太的催促,决定带着宁浅语参加生日宴会。

午餐后,宁浅语如常地收拾完厨房,准备换衣服去医院复健。刚从厨房出来,就看到原本该在书房的慕圣辰,正坐在客厅里,一副在等她的样子。

“有事?”

“今天奶奶生日,你做好准备晚上一起去慕家大院。”慕圣辰完全是命令的语气,却让宁浅语的脑子瞬间当机。

奶奶生日?去慕家大院?今晚?连起来给宁浅语的震惊可以说真的算很大。

宁浅语是丑媳妇第一次见公婆紧张?不是,相反的,作为慕锦博的未婚妻,宁浅语去过慕家大院很多次。而问题就在这里。

她刚跟慕锦博分手不到一个月,现在又以慕圣辰妻子的身份去慕家大院,这明显的就跟去踏狼窟差不多了。

宁浅语绞着衣摆吞吞吐吐地道:“慕大少,我……”  

慕圣辰冷冷地打断了她,“你准备在慕家大院的时候,也这么唤我?”

听到慕圣辰的话,宁浅语的脸色有些尴尬。他们是夫妻,如果她唤‘慕大少’,那不是明显地漏出马脚了吗?“慕大少,对不起,我……”

“辰!”慕圣辰好看的薄唇吐出一个字。

“啊?辰!”宁浅语抬起来的脸微微有些红,手因为不安有些颤抖。

慕圣辰漆黑如墨的眼底闪动着复杂的神色,他强制自己把眼神给移开,“你去医院复健后,叶昔会去接你,到时候直接去慕家大院。”

“是。”她能拒绝吗?不能!所以只能面对。

突然在这一个瞬间,宁浅语有些恨慕圣辰的绝情和冷漠。

下午宁浅语并没去医院复健,她出门后就给主治医生打了个电话,然后乘车去了百货商场,慕老太太生日,她总需要买点礼物,虽然人家什么都不缺,也不一定能看上她的礼,但心意得到。

走遍一个又一个商场,最终宁浅语停在了一个柜台前,她指着柜台中那包装精美的丝巾道:“小姐,麻烦你把那丝巾取给我看看。”

店员睨一眼宁浅语,不耐烦地从柜台里把丝巾取出来,“LV的新品,八千块。不买就别摸,摸坏了,你赔不起。”

“谢谢!”宁浅语捏了捏指尖,脸上带着勉强的笑

正在这个时候宁浅语包包中的电话便响了起来。她朝着店员小姐抱歉一笑,接通电话。

“叶助理,你已经到医院了吗?呃?我在百货商场,金爵这边,你来路口接我?好的……”

宁浅语挂断电话后,朝着店员道:“麻烦帮我包精致点。”

店员朝着宁浅语看一眼,然后利落地打好包装,大概是因为刚才嘲讽过宁浅语的原因,她一直都没有说话。

宁浅语刷卡后,提着礼盒,走出百货商城。

刚出去,就看到叶昔的车停在拐角处。

宁浅语小跑着过去,朝叶昔抱歉一笑,“不好意思,让叶助理久等了。”

叶昔朝着宁浅语手上的礼品袋看了一眼,微微挑了挑眉,“没有,我也是刚过来。”

宁浅语打开后车门,坐了上去。

车从金爵广场开出去,往豪苑公寓而去。

回到公寓后,叶昔进了书房,宁浅语则回房间换衣服。

慕圣辰抬头看了一眼从门口进来的叶昔,又重新把眼神落回手上的文件上,“叶昔,你把上次拍到的那二十克武夷山母树大红袍给奶奶带上。”

“辰少……”叶昔欲言又止。

慕圣辰把头抬起来,眼睛微咪着,缓缓地问,“什么事?”

叶昔迟疑地回答,“宁小姐下午没有去医院复健,而是去了百货商场。”

慕圣辰手上的钢笔放下,后背往椅背上一靠道:“去买礼物了?”

“是。”

慕圣辰手指敲击着桌沿,不知道在想什么。叶昔静静地站着,不敢说话。良久之后,慕圣辰才开口,“大红袍先放车里,你等晚宴过后再送到奶奶那里。不许让她看到。”

“属下知道。”叶昔点了点头,从柜子里把大红袍的礼盒取了出来,从书房走出去,却不想刚到客厅就撞上了提着衣服从房间里出来的宁浅语。

宁浅语奇怪地看向叶昔,“现在就走吗?”

“我下去放点东西,辰少还有文件没看完,可能需要晚点。”叶昔尴尬地回答。

“哦,好的。”宁浅语准备回房间,眼睛一瞟,正好看到叶昔的手上拿着一个很精致的礼盒,表面上的包装看不出是什么,不过有淡淡的清香从里面散发出来。

发现宁浅语的眼神落在礼盒上,叶昔硬着头皮解释道:“这是茶叶,我车里有点异味,准备放进去驱除异味的。”

把几十万才拍到的二十克武夷山母树大红袍说成是驱异味的普通茶叶,亏叶昔想得出来。

原来是茶叶呢,难怪有股清香味。宁浅语并没有怀疑,点了点头进了房间。

叶昔轻轻松口气,以最快的速度提着大红袍礼盒离开公寓。


慕圣辰进公寓后,就把自己个关进了书房之中,留下宁浅语和叶昔在客厅中大眼瞪小眼。

“宁小姐生气,其实辰少不是冲着你来的。他只是盛怒之中,脾气不能控制。”

“叶助理,你不用替慕大少解释,从我签下那份协议的时候起,我便没有资格生气,今天顶嘴只是因为我还没有适应好,抱歉,以后不会了。”莫说骂,就算是打,那也只需要看慕大少的心情。

大概是这几天的放松,让她有些忘乎所以了吧,宁浅语自嘲地想着。

叶昔张了张嘴,想解释辰少为什么圣辰,看一眼书房的方向,最终他把到嘴边的话给吞了下去,

“宁小姐,麻烦你在这里陪着辰少,我出去一下。”

“恩。”宁浅语点了点头。

叶昔离开后,公寓里更加安静了。

良久后,她才起身,去厨房。

端着香喷喷的面条,宁浅语敲了敲书房的门。

里面传来慕圣辰暴怒的声音,“滚!”

宁浅语挑了挑眉头,想起叶昔的话,辰少在盛怒之中,脾气不能控制。

因为她在慈善宴会上给他丢脸了,所以他才生气的吗?宁浅语皱了皱眉头,然后推开门走了进去。

慕圣辰垂着脸坐在办公桌前,地上散落了一地的文件,见到凌慕汐进来,他连头都没有抬一下。

宁浅语把面碗放在办公桌上,然后蹲下身子把地上的文件给捡起来。

却不想她才刚蹲下去,慕圣辰就暴怒着吼道:“滚出去!”

宁浅语偏头朝着他看一眼,继续捡文件。

“我让你滚出去,你没听到?”伴随着哐呛的一声响,桌子上的面碗被慕圣辰给打翻,面汤全部翻在他的手上。

滚烫的面汤,立即把他的手给烫红了。

“有怎么样?”宁浅语慌张地站起来,把慕圣辰手上那些滚烫的面条给拨开,然后急匆匆地跑进浴室,端着水来给慕圣辰的手降温。

慕圣辰一眨也不眨地低头看着面前那小心翼翼给他擦拭手背的女人。

没有计较他骂她,没嫌弃他的暴怒。

只有她,这么多年来,只有她……

“还痛吗?都红了。”宁浅语小心地吹着气,“还是用冰敷。”

宁浅语嘀咕着从书房走了出去。

很快宁浅语就拿着冰袋返回来了,她小心翼翼地用冰袋贴着慕圣辰的手背。

冰袋快全部融化的时候,慕圣辰手背上微微有一点点泛红外,没有起泡的情况发生。宁浅语才松了一口气。这才端着盆站起身来,因为蹲得太久,她的脚一麻,踉跄了一下,盆里的水差点洒了。

端着盆子离开后不久,她又返回书房收拾办工桌和地扳。

最后把那些文件重新放到办公桌上后,才离开书房。

书房里再次陷入安静,慕圣辰侧耳听着宁浅语的动静,却什么声音都没有。他的心里略微有些慌张,难道说她生气离开了?

正当慕圣辰准备起身出去看看的时候,宁浅语走进来,像哄小孩子一样地问道:“我煮了打卤面,慕大少要不要吃点?”

她没有离开,慕圣辰的心里在雀跃,表面上只是冷冷地‘嗯’了一声。

宁浅语含笑把别扭的慕圣辰推到了餐厅。

餐桌上两碗面条,上面有肉馅、黄花、木耳、香菇、大葱、鸡蛋、蒜,芳香四溢,让人忍不住流口水。

瞪着面前的打卤面,慕圣辰微微皱了皱眉头,却没有说话,持起筷子慢慢吃着面条,不过面条上的大葱、蒜、黄花这三样却给他全部给挑出来了。

宁浅语偷瞄着慕圣辰,注意到慕圣辰挑出来的大葱、蒜和黄花。宁浅语在心里暗忖,上次见他姜和辣椒也不吃,看来慕大少还真的不是一般的挑嘴。

慕圣辰进公寓后,就把自己个关进了书房之中,留下宁浅语和叶昔在客厅中大眼瞪小眼。

“宁小姐生气,其实辰少不是冲着你来的。他只是盛怒之中,脾气不能控制。”

“叶助理,你不用替慕大少解释,从我签下那份协议的时候起,我便没有资格生气,今天顶嘴只是因为我还没有适应好,抱歉,以后不会了。”莫说骂,就算是打,那也只需要看慕大少的心情。

大概是这几天的放松,让她有些忘乎所以了吧,宁浅语自嘲地想着。

叶昔张了张嘴,想解释辰少为什么圣辰,看一眼书房的方向,最终他把到嘴边的话给吞了下去,

“宁小姐,麻烦你在这里陪着辰少,我出去一下。”

“恩。”宁浅语点了点头。

叶昔离开后,公寓里更加安静了。

良久后,她才起身,去厨房。

端着香喷喷的面条,宁浅语敲了敲书房的门。

里面传来慕圣辰暴怒的声音,“滚!”

宁浅语挑了挑眉头,想起叶昔的话,辰少在盛怒之中,脾气不能控制。

因为她在慈善宴会上给他丢脸了,所以他才生气的吗?宁浅语皱了皱眉头,然后推开门走了进去。

慕圣辰垂着脸坐在办公桌前,地上散落了一地的文件,见到凌慕汐进来,他连头都没有抬一下。

宁浅语把面碗放在办公桌上,然后蹲下身子把地上的文件给捡起来。

却不想她才刚蹲下去,慕圣辰就暴怒着吼道:“滚出去!”

宁浅语偏头朝着他看一眼,继续捡文件。

“我让你滚出去,你没听到?”伴随着哐呛的一声响,桌子上的面碗被慕圣辰给打翻,面汤全部翻在他的手上。

滚烫的面汤,立即把他的手给烫红了。

“有怎么样?”宁浅语慌张地站起来,把慕圣辰手上那些滚烫的面条给拨开,然后急匆匆地跑进浴室,端着水来给慕圣辰的手降温。

慕圣辰一眨也不眨地低头看着面前那小心翼翼给他擦拭手背的女人。

没有计较他骂她,没嫌弃他的暴怒。

只有她,这么多年来,只有她……

“还痛吗?都红了。”宁浅语小心地吹着气,“还是用冰敷。”

宁浅语嘀咕着从书房走了出去。

很快宁浅语就拿着冰袋返回来了,她小心翼翼地用冰袋贴着慕圣辰的手背。

冰袋快全部融化的时候,慕圣辰手背上微微有一点点泛红外,没有起泡的情况发生。宁浅语才松了一口气。这才端着盆站起身来,因为蹲得太久,她的脚一麻,踉跄了一下,盆里的水差点洒了。

端着盆子离开后不久,她又返回书房收拾办工桌和地扳。

最后把那些文件重新放到办公桌上后,才离开书房。

书房里再次陷入安静,慕圣辰侧耳听着宁浅语的动静,却什么声音都没有。他的心里略微有些慌张,难道说她生气离开了?

正当慕圣辰准备起身出去看看的时候,宁浅语走进来,像哄小孩子一样地问道:“我煮了打卤面,慕大少要不要吃点?”

她没有离开,慕圣辰的心里在雀跃,表面上只是冷冷地‘嗯’了一声。

宁浅语含笑把别扭的慕圣辰推到了餐厅。

餐桌上两碗面条,上面有肉馅、黄花、木耳、香菇、大葱、鸡蛋、蒜,芳香四溢,让人忍不住流口水。

瞪着面前的打卤面,慕圣辰微微皱了皱眉头,却没有说话,持起筷子慢慢吃着面条,不过面条上的大葱、蒜、黄花这三样却给他全部给挑出来了。

宁浅语偷瞄着慕圣辰,注意到慕圣辰挑出来的大葱、蒜和黄花。宁浅语在心里暗忖,上次见他姜和辣椒也不吃,看来慕大少还真的不是一般的挑嘴。

瞪小眼。

“宁小姐生气,其实辰少不是冲着你来的。他只是盛怒之中,脾气不能控制。”

“叶助理,你不用替慕大少解释,从我签下那份协议的时候起,我便没有资格生气,今天顶嘴只是因为我还没有适应好,抱歉,以后不会了。”莫说骂,就算是打,那也只需要看慕大少的心情。

大概是这几天的放松,让她有些忘乎所以了吧,宁浅语自嘲地想着。

叶昔张了张嘴,想解释辰少为什么圣辰,看一眼书房的方向,最终他把到嘴边的话给吞了下去,

“宁小姐,麻烦你在这里陪着辰少,我出去一下。”

“恩。”宁浅语点了点头。

叶昔离开后,公寓里更加安静了。

良久后,她才起身,去厨房。

端着香喷喷的面条,宁浅语敲了敲书房的门。

里面传来慕圣辰暴怒的声音,“滚!”

宁浅语挑了挑眉头,想起叶昔的话,辰少在盛怒之中,脾气不能控制。

因为她在慈善宴会上给他丢脸了,所以他才生气的吗?宁浅语皱了皱眉头,然后推开门走了进去。

慕圣辰垂着脸坐在办公桌前,地上散落了一地的文件,见到凌慕汐进来,他连头都没有抬一下。

宁浅语把面碗放在办公桌上,然后蹲下身子把地上的文件给捡起来。

却不想她才刚蹲下去,慕圣辰就暴怒着吼道:“滚出去!”

宁浅语偏头朝着他看一眼,继续捡文件。

“我让你滚出去,你没听到?”伴随着哐呛的一声响,桌子上的面碗被慕圣辰给打翻,面汤全部翻在他的手上。

滚烫的面汤,立即把他的手给烫红了。

“有怎么样?”宁浅语慌张地站起来,把慕圣辰手上那些滚烫的面条给拨开,然后急匆匆地跑进浴室,端着水来给慕圣辰的手降温。

慕圣辰一眨也不眨地低头看着面前那小心翼翼给他擦拭手背的女人。

没有计较他骂她,没嫌弃他的暴怒。

只有她,这么多年来,只有她……

“还痛吗?都红了。”宁浅语小心地吹着气,“还是用冰敷。”

宁浅语嘀咕着从书房走了出去。

很快宁浅语就拿着冰袋返回来了,她小心翼翼地用冰袋贴着慕圣辰的手背。

冰袋快全部融化的时候,慕圣辰手背上微微有一点点泛红外,没有起泡的情况发生。宁浅语才松了一口气。这才端着盆站起身来,因为蹲得太久,她的脚一麻,踉跄了一下,盆里的水差点洒了。

端着盆子离开后不久,她又返回书房收拾办工桌和地扳。

最后把那些文件重新放到办公桌上后,才离开书房。

书房里再次陷入安静,慕圣辰侧耳听着宁浅语的动静,却什么声音都没有。他的心里略微有些慌张,难道说她生气离开了?

正当慕圣辰准备起身出去看看的时候,宁浅语走进来,像哄小孩子一样地问道:“我煮了打卤面,慕大少要不要吃点?”

她没有离开,慕圣辰的心里在雀跃,表面上只是冷冷地‘嗯’了一声。

宁浅语含笑把别扭的慕圣辰推到了餐厅。

餐桌上两碗面条,上面有肉馅、黄花、木耳、香菇、大葱、鸡蛋、蒜,芳香四溢,让人忍不住流口水。

瞪着面前的打卤面,慕圣辰微微皱了皱眉头,却没有说话,持起筷子慢慢吃着面条,不过面条上的大葱、蒜、黄花这三样却给他全部给挑出来了。

宁浅语偷瞄着慕圣辰,注意到慕圣辰挑出来的大葱、蒜和黄花。宁浅语在心里暗忖,上次见他姜和辣椒也不吃,看来慕大少还真的不是一般的挑嘴。

























































































































































































































不要总是问男人,“你还爱不爱我?”

 

其实你是能感觉出来的不是吗,当他不爱你了,他的话变少了,人变忙了,心也变硬了。

 

01

爱你的时候,他和你有说不完的话

 

你总以为他是个话痨,因为他仿佛有无穷无尽的话要对你讲。看到好玩的段子,他迫不及待地马上讲给你听,在公司遇到了什么新鲜事,也第一个告诉你,哪怕是看到一朵奇形怪状的云,都会拍下来兴高采烈地给你看。

 

有时候你嫌他烦,嫌他太罗嗦不愿意回他信息,结果他又开始电话轰炸你,搞得你哭笑不得。

 

后来你们在一起了,他却变得越来越沉默了,跟你的聊天,也慢慢变成你一个人的独角戏。他不再没事跟你找话题聊了,现在找话题的人是你,他却低头玩着手机,偶尔回一句“嗯”给你,终于你也发现了,他不再爱你了。

 


婚姻应该是两个身心都足够成熟的成年人的约定,它能给你带来可期的幸福,会让你变得柔软,会成全你,会守护你。


而如果那样的人没有到来,那么请你不要着急,你还可以努力赚钱,努力学习,静静等待。


一定要记住:宁尝鲜桃一口,不吃烂杏一筐。



作者简介:故姐,可能是解答情感问题最犀利的人,女生千万别关注,关注了男朋友都不敢出轨了。微博:女故说,公众号:故姐(gujieshuo),图片来源:网络。


▼点击【阅读原文】查看传奇故事~

Copyright © 莆田小吃美食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