莆田小吃美食联盟

您知道吗——谨以此文祭奠我的父亲

行者无疆ZYK2019-05-14 15:23:46

那个人不是您

这个人不是我

这不是真的

这只是个梦

只是个幻觉


可是

您知道吗?

就在昨天下午

您的手机突然响了

是妻子的号码

我便下意识地接了

又本能地喊了一声

那边停顿了一秒

突然挂了

于是用自己的手机回拨过去

接通后是女儿

怯怯地叫了一声

“爸爸!”

“哎!你是不是拨爷爷的电话了?”

那边又停顿了一秒

然后略带哭腔地说:

“原来是您接的?我还以为……”

……

“想爷爷了?”

“嗯!”

只是啊

爷爷真的不在了,

爸爸再也没有爸爸了

……


一觉醒来

已是凌晨两点

下雨了


您知道吗?

昨晚我喝了些酒

有点多

所以能够睡到现在

您若在酒桌上的话肯定会骂我


您知道吗?

昨晚我给叔叔爷爷们敬酒的时候又说错话了

哥哥当面批评了我

我很高兴

也很难过

宁愿在那一刻

批我的那个人是您

哪怕是跳着脚、手指戳在头皮上

狠狠地骂我

哪怕是狠狠地打我

……


然而

人生就是这么无奈、这么残酷

几天前您还在冲我们笑

一转眼就只能对着您的相片哭了


您知道吗?

今天、昨天、前天

我流了很多泪

这几十年加起来都不如这三天多

我哭的像个孩子

我终于明白了什么是嚎啕大哭

什么是痛彻心扉

什么是心伤欲绝

我只是不明白什么是节哀顺变

什么是生者如斯

什么是天晴雨过

上帝啊

它冷冷地立在云端

只是眨了眨眼

我们便再也回不去从前了


您知道吗?

我现在不敢看您的相片

却一次又一次地翻看着您的相片

我想不明白啊

为什么这相片

只能留住记忆

却留不住时间


您知道吗?

昨天中午

我抱着您的骨灰往回赶

是热的

前天早上我搀着您的的手往医院走

是凉的

这一热一凉啊

都是您

却阴阳两隔


您知道吗?

这两天您的老伙计都过来了

叔叔大爷们一边流着泪一边说:

兄弟你不会走也不该走啊

我也这么觉得

可是啊

您还是走了

您怎么舍得

您的大孙女已渐渐懂得感恩

您的小孙女还以为爷爷只是睡着了

您的小孙子才刚刚学会叫爷爷啊

您怎么能舍得

可是

您还是走了


您知道吗?

姑姑们这两天哭得很伤心

她们哭着说自己没有了弟弟、哥哥

大姑说:

大弟啊

你为什么春节不来看我

我不要你托人捎来的东西送来的钱

我只要你回来看看我

没有了大弟啊

以后我还怎么活?

……

四姑说:

俺那哥来

您还记不记得

当年送我去上学

是您顶风冒雨偷偷卖了几斤咱娘炒的花生

换了双新鞋给我

让我穿着

我舍不得

出了门就脱下来

抱在心窝

光着脚跑到学校才穿上

俺那哥来

您还记不记得

……

小姑哭的泣不成声

一句话也说不出

眼泪流成了河

……

叔叔哭的最伤心

一边流着泪

一边咬着牙

跑前跑后地张落

在您的灵前他哭天抢地

在您的坟前他伏地不起

悲痛欲绝

一遍一遍地哭喊着

哥哎哥

……


您知道吗?

这两天叔叔跟家里的亲人都围在这里

都陪着您

都来送您

您的后事一切顺利

您想的都来了

想您的也来了

就连一些大爷大娘、爷爷奶奶都纷纷拄着拐

搀扶着

过来送您一程

过来跟您告别

昨天停在老家您时常惦记又非常心安的新房子里

您很安稳

守灵、起棺、下葬、圆坟、熰火

我们都在

您不寂寞

一天两夜

有风有云也有阳光

半夜醒来

下雨了


一开始雨并不大

润物细无声地轻舞婆娑

哥哥说

这刚好可以让坟上的新土实落实落

老天有眼啊

老爷子行了一辈子公道事做了一辈子好人

连老天都可怜他都照顾你我

可是

我想质问老天

我想揪住老天的衣领喷你一脸唾沫:

你那么可怜他

为何又把他带走

你那么照顾我们

你那么体恤这么深爱着他的我

那你怎么忍心当着我的面把他带走

你让我抓石头打天啊

你让我没了爸爸

你让我怎么再去爱他

你让我如何不去恨你

我想把这天捅破


但是

这又有什么用

爸爸还是走了

留下我们这个两没了爸爸的孩子

在这个飘着冷冷细雨的清晨

一个人一间屋子

无助地放声痛哭

我们从此再也没有爸爸了


爸爸

我们想您了

您回来看看我们好吗?

他们都有爸爸

唯独我们没有了

您回来好吗?

老天爷啊

您行行好

我们给您跪下了

我们给您作揖、叩首

求求您让我们的爸爸回来好吗?

哪怕让他再陪伴我们十年

让他看着大孙女顺利地考上高中、大学,工作、结婚,花开、快乐

哪怕让他再陪伴我们五年

让他的小孙女能把爷爷陪伴的每一天清清楚楚地记得

哪怕让他再陪伴我们一年

让他领着小孙子回趟老家谝一谝、让他把爷爷叫的再清楚一些

哪怕让他再陪伴我们一月

让他最不放心的陪伴了他近五十年的老伴问一问家里的壁挂炉该怎么调温度、过年辞灶时得放哪几样干果

哪怕让他再陪伴我们一天

让他两个儿媳一起再为他做一顿早餐、想吃煎包还是水饺您尽管说

哪怕让他再陪伴我们一刻

让他两个不懂事的儿子跪在身前叫一声爸爸说一声一切有我、让他能听得见能微笑着用手轻轻把我们的脸庞抚摸

可是

哪怕我们磕破了头、哭干了泪

您也回不来了


您知道吗?

时间已是中午

雨越下越大了

田里的麦苗已不再干渴

他们都说是您一辈子行善积德

感动了上苍

才让这如油的春雨汇集成河

他们还告诉我关于您的故事

有很多很多

他们说您是长子长孙四世同堂

从小就受太爷的宠

一直到八岁都快快乐乐

他们说有次您偷了家里的钱去买小画册

奶奶骂您

是太爷把您揽在怀里把钱补上为您解脱

他们说后来咱们家举步维艰

您为了争口气每天挎着一提篮地瓜秧步行数十里去求学

他们说您饿的得了喘病十七八岁还没长全身体只能咬紧牙关苦苦地挣扎努力地活着

他们说有一年您的喘病突然好了奶奶半夜起来细听您跟叔叔的呼吸、一边流泪一边笑着说大儿跟小儿的喘气声终于是一样的

他们说爷爷奶奶多病体弱是东家西家帮衬才能过活,时至今日才明白您为什么要看望那么多亲友每到逢年过节

他们说姑姑们为了家庭付出的太多太多,她们压塌了肩、累弯了腰、推迟了婚嫁,甚至早早付出了生命也无怨无悔,只因心中牵挂着爹娘和弟弟哥哥

她们说您成家后姑姑们常来家做客,您总是让她们先吃饭总说自己不饿不饿,等她们吃完您再蘸着菜汤、掺着稀饭风卷残云,然后拍着自己的肚子说精华都在这儿了……我终知道您那些令人费解的习惯、您的高血压是怎么来的

他们说叔叔为了家人咬牙去当兵,那个年代参军可能真的回不来了,但他还是义无反顾地转身前行,为了孱弱的爹娘不再苟活、为了姑姑们不再赤脚拉车、为了爸爸能安心求学……临行那天您躲在屋里流着泪一句话也不肯说,是啊,一生极少流泪的您那一刻定是极度无奈、悲愤和不舍

他们说后来您有了工作有了妻子竟然还是大城市来的高材生、大美女这在十里八村都挺让人骄傲的,您为她改了习惯戒了烟,用心呵护她陪伴她,一生都在努力一生都在追赶,只为她的娘家人能放心,只为她能幸福、快乐

他们说您这一生都很要强都很直爽都很热情都很重情重义都不愿给人添麻烦事事都处理的公道妥贴,他们都称您“小赵”、“赵站长”、“老赵”、“老兄泰”、“老爷子”……这些称谓是您用一生的拼搏一生的坚守与坚持才赢得

……

这一切

有的我早已知道

有的是我第一次听说

但是

我多想听您亲口对我说

但是

这一切

都回不来了

您是真的走了

就像这场春雨

来了

去了

就像这场人生

痛了

爱了


您知道吗?

写到现在又是一天两夜

风起雨住

房前的杏树挂着水珠

一串一串欲说还休的骨朵

似乎在告诉我们

冬天去了

春天就要来了

正像您的离开

虽然痛苦虽然难以接受

但是

我们却突然感觉自己真的是长大了

对于感恩、对于付出、对于细节

我们理解的更加充分、更为深刻

我知道

这一切

都是您刻意留给我们的

您这一生成全了太多太多的人

唯独苦了自己

忘了自我


您知道吗?

您这一生最深爱最放心不下的妈妈

那个瘦瘦弱弱、病病歪歪的她却是最坚强的

她忍着泪、咬着牙、吃着饭、睡着觉

一天一天地忙碌着

这些天一直陪伴在她身边的姨娘、舅舅们告诉我

妈妈开始学用微信了

据说学的挺快的

她的娘家人挺放心的

只是

您知道吗

这几天一直在家陪着她的哥哥说

有几个凌晨和深夜

他听见了妈妈轻声啜泣、低声哽咽

终于有一天再也崩不住的她放声痛哭

哭着说再也没有“老头子”了

……


您知道吗?

那个经常跟您斗气、经常嫌您脾气臭的“老婆子”

早已把您当成一生的依靠、一生的骄傲

只是深深地藏在心底从来不肯对您说

她深爱着您、眷恋着您、离不开您

您知道吗

您是否感受到了

我想您一定知道

因为您就是这么深爱着她的


爸爸

您知道吗?

妈妈这一刻满含着泪水

又开始为我们煮粥了

尽管还是一样的稠

我们却觉得挺好喝

看着围在身边的孩子

妈妈笑了

在天国的您

看到了吗

是否也笑了

岁月虽静好,时光却易老

操劳了一生的您

也该歇歇了

也该放心了

爸爸

您一路走好吧

这个家还有我

还有哥哥


爸爸

您知道吗?

这一刻我已擦干泪水

准备微笑着

面对今后的生活


夜已深了

风又起了

温又降了

天冷加衣

门窗关好

少喝些酒

别再熬夜

早点睡了

……

2018年3月5日凌晨


        老父亲因病于2018年3月2日去逝,永远地离开了我们,享年七十四岁。养育之恩未能全报,心如刀割、痛彻心扉、哀痛欲绝。人到中年,诸事未达怎敢轻言弃,唯有负轭前行、含泪疾书,谨此,以为纪、以为念、以为爱。


人的一生就像这场春雨,来了,又走了 

人与人总要别离,虽然很痛,但也爱了 

无论悲喜,生活总要继续 

感谢诸位亲友的关心、关怀 
在此一并叩谢 
母亲很坚强 
我们也很好 
我们都要好好的活着
今天虽然很冷 
阳光却也不错 
冬天的冷 
春天的暖 
不必闪躲也无须迎接 
活在当下就是最好的生活


行者无疆 2018.3.10 整理重发

Copyright © 莆田小吃美食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