莆田小吃美食联盟

如果能一辈子和你在一起

月寒书社2019-06-11 04:36:52

关注月寒书社

每晚给你讲一个故事




今天是第1094篇


双11前连着发了几天广告,你们可能都烦了,但每天都有保证正常文章的更新。即便如此,依然满足不了很多人旺盛的阅读欲望,所以今天发条长篇,看完后记得明天还要上班。



-正文-


我是一个82年的女孩子,地道的上海人,从出生到上高中之前,都是生活在静安区的石库门房子里。


爸爸妈妈,包括阿姨舅舅,都是被耽误的一代人,书念的很少。但是我从不觉得爸爸妈妈文化不高是很丢人的事情。


虽然我的亲戚长辈都没有从事社会很高等的工作,空闲的时候喜欢聚在一起打打麻将,但这个家一直就很温暖。


说这个是为了引出以后,大家不要嫌我啰嗦哦。

(点上方绿标即可收听音乐)


01


高中的时候老房子拆迁了,我家在杨浦买了房子,阿姨外婆什么的也就都分别搬到了不同的地方。


因为学校离家比较远,每天早上我都要走15分钟路到终点站坐车,然后从终点站到终点站,再下来走10分钟才能到学校。


高二的时候功课慢慢重了,经常要天黑才能到家,走在车站到家的15分钟路途中,我就经常会幻想有个高高帅帅的男生能陪我走夜路。


可能是这样幻想的次数多了,于是忽然有一天,我发现真的有个人,每天这样在陪我。


02


开始的时候我没注意,以为是个同路的人,后来慢慢无论我放学早还是晚,总有那么一个高高瘦瘦的男生在车站附近,然后他会跟我一路,一直到我走到小区门口。


刚刚发现的时候我有点害怕,怕遇到坏人了,那个时候同学间常流行说,贼盯上你家的时候就会在你家楼下画很多标记,表示你家什么时候有人,或者没人,或者长期不在之类的暗号,弄得我经常神经质的去检查家门口有没有这类标记。


不过后来时间长了一直没有事情发生,我就慢慢放松警惕了,而且那个男生每天就跟着我15分钟,也从来不和我说话,慢慢我就习惯了。


有的时候也会偷偷得注意他,其实我现在已经完全不记得他长什么样子了,但是还记得他那个时候的穿着,总是白色的上衣配天蓝的牛仔裤,穿个没有牌子的运动鞋(其实可能有牌子,但当时我根本不认识什么牌子)。


这样的日子就过了将近一年,暑假过了以后我几乎就忘记这个每天跟着我的男生了。


高三开学以后,教室里多了几个不认识的男生。


班主任说他们是借在我们班级里复读的,我不属于功课特别好的那种,但是属于很安静不会惹事的人,于是班主任就安排了一个她当时觉得脾气特别差的人和我同桌。


后来发生了一个事情。


03


99年年底的时候,班主任在班级里展开了互帮互助小组,当时她把几个复读的学生排除在“帮助”的范围外了。放学前班主任宣布的互相帮助的名单,结果我的同桌,称他为磊吧,他忽然就站起来,很气势得问班主任,为什么没有他们几个的名字。


班主任当时就傻了,然后一番理论以后,班主任问他,那你要和谁组成帮助小组?


他用手指指我,说:“她!”


后来班主任就稀里糊涂的答应了,其他几个复读的男生则是自己放弃了“帮助”的机会。


也就是因为这次的“帮助”,这个原本和我毫无关系的磊,就“呼啦”一下走进了我的世界。


我们之间的话比以前多了。


而且很巧的是他家离我家不远,于是慢慢得我们就开始结伴放学回家了。


刚开始的时候我自己都没怎么在意,后来时间长了有次磊就问我,怎么每天回来都能看到那个人?


我那个时候真的是没什么想法的,仅仅觉得一个是我同学,一个是认识已久的陌生人,日子就这样过掉。


慢慢的,磊从原来到了车站下了车就分手,开始有说有笑地送我到小区门口,而那个男生还是每天在车站等着,如果磊陪我走回家,他就会从反方向离开。


时间就这样过去了,高三那年真的特别苦,我真的觉得自己在那一年里做完了一辈子的卷子,可是老奇怪额,现在回头去想想,又觉得那个时候老开心额。


大概在5月份的时候,那个时候学校的气氛都是很凝重的。每天也就放学的路上是最轻松的时候。


04


有一天暴热,我和磊还是一起回家,那段时间那个男生不是每天都等在车站了,但是那天下车以后又看到那个男生。


磊就一下子冲过去,对那个男生很凶的说,你在这里干什么?讨打啊?


我当时也跑过去,但是是为了阻止莫名其妙就发火的磊。


结果那个男生第一次在我面前开口了,他说,这块地又不是你买下的。


磊就忽然揽着我的肩说,这是我女朋友,你别做梦了。


那个男生就问我,是吗?


我当时就傻了,啊了一声就什么也说不出了。


然后磊就拉着我走了,走出几步,磊对我说,别回头啊。


那天15分钟的路好像特别长,他后来几乎没怎么说话,到了我家小区门口,他就挥挥手让我进去。


但是就从那天开始,磊就很少和我说话了,一般都是我主动开口,有时和他说个笑话,他就不太搭理。


放学的时候他有时推托自己要打扫卫生,有时说有事不直接回家,即使是一起回家也是到了车站就和我bye bye了。


可是我就是老记得他当时揽着我说对别人说,这是我女朋友。大概是第一次被人冠以这样的称呼,所以我就忘不掉了。不止是那个时候,后来也怎么都忘不掉。


后来就高考了,我的成绩一直是一般,所以也没填什么特别好的学校,第一志愿也就上海大学,很顺利得就进去了。


其实偶们学校还是不错滴。偶很喜欢~~


05



00届的上大新生,成了第二批去新校区的孩子。

新校区那个叫远啊。

我坐着58路“腾”了半天,快晕车吐了,才总算到站了。


在刚进学校的2个月,磊几乎就和我断了联系,我也不知道他考了几分进了什么学校,而且因为住校,那个男生也根本碰不到了。


就这样最初的2个月过掉了,我忙着每天早上应付可恶的晨跑,应付学校可恶的3学期制,和寝室的姐妹每天4点半准时到益新二楼排队吃沙锅米线。


到临考试的前一个星期,顺便介绍我刚才提到的3学期制,就是一年有3个学期,每10个星期就是一个学期,这意味着要考3次试。


11月底的时候,有天晚上忽然在寝室里接到磊的电话,他告诉我他进了华师大,又说他们教育学系的老师很可恶,逼着他们写论文,所以问我愿不愿意陪他去图书馆找找有什么可以直接抄袭的资料,我一口就答应了。


后来那天到了图书馆,我才知道没有图书证只能进几个很傻的阅览室,好土哦!那次好像是我第一次去……


后来磊拉着我到一楼去办图书证,趁我填表的时候他跟那边的工作人员说,他的图书证弄丢了,然后罚了5块钱也领了张单子。于是我们的申请单就一起交到了人家手里,所以最终我们有了2张连号的图书证。


后来那天他也不查资料了,拉着我从图书馆一路走到人民广场,感觉像长征一样的。


路上他问我大学里的事情,绕了半天问我有没有男朋友,我说没有,然后他又问起那个等在车站的男生,我说连面也见不着了,何况别人八成觉得我像他妹妹或是姐姐,也可能是妈妈,所以才跟着我。

他哈哈大笑。

我们就这样关系又慢慢好了起来。



06

磊后来就经常来找我玩,说实话他的学校到我学校很不方便,但是他经常跑来我学校,有的时候就只是陪我在学校附近的祁连三村里绕圈子走走路,有的时候会去58路车站对面的“宝藏”看看里面小玩意。


寝室里的姐妹慢慢都以为他是我男朋友,可是虽然我知道我们关系很好,心里有隐约有那么点期待的时候,他就是不开口。


每次见面都是嘻嘻哈哈的,我曾经暗地里很心机地统计了一次,他说了30句话,但是只有1句是正经话,那句话是“今天天气真的很好,小时候如果遇到这种天,我妈妈会带我去公园。”


我汗狂飙……


过年了,他在大年夜那天将近12点的时候打电话给我,说了一大堆赞美我的话,就在我听的整个人轻飘飘的时候,我家楼下开始放大地红,他说,你家这里现在好吵。


我说,是啊,我几乎听不轻你说什么了。

他说,是啊,我喜欢你一年了。

我说,啊?你说什么?

他说,没什么,好话不说第二遍。


其实我听到他说什么的,但是虽然我很想听,但是我就是不好意思让他再说一次。


那天晚上我怎么都睡不着,心里就想着他说的话,还有很久以前他说的,这是我女朋友。


也是那天晚上,我才忽然明白其实自己已经喜欢了他好久好久。


年初六我们高中的同学聚会,磊也开开心心得来了。我看到他就心跳加速了,但是从聚会开始到最后结束,一直到在餐厅门口分开,他都几乎没怎么和我说话,我本来期待着和他一起回家,可是他却和一帮子男生直接打车去了游戏机房。


我当时真的困惑极了。


再有他消息的时候已经开学一个星期了,他又是突然之间跑来我学校找我。



07


有的时候我就会觉得自己其实只是他的一个朋友,可能因为他比我大一岁,也可能因为他复读过的关系,经历比我苍老不少,一切只是我这个玩伴自作多情而已。


后来的日子也就一直在他的玩笑中度过,很多次我都想问他到底是不是喜欢我,但是总是没说出口,就这样一直是“好朋友”,慢慢得我也就习惯了。


4月份的一个星期天,我习惯每个周末都睡懒觉。


那天早上忽然被磊的电话叫醒了,他对我说天气太好了,不如去金山看海。

我赶快穿好衣服跑下楼。

结果却看到他推了辆自行车站在那里,我傻掉了。

他却很得意得说,上来吧,我载你去看海……


那天我们在路上将近花了4个小时,才跌跌撞撞地到了金山,我们在新铺好的柏油马路上又跑又跳的,对着大海又叫又嚷。


下午的时候去了一个小公园,他抓了一只很可怜的癞蛤蟆,用线绑住吊龙虾,满头的汗却还是很兴奋。


回来的路上他问我和他在一起开不开心,

我说很开心,没有一点压力。


他说,那你和我一辈子在一起好不好?

我傻了一下,其实很早以前我就盼着听他这句话了,但是忽然间真的让我听到了,我心里居然也不是特别的高兴。


我说,我要想一下。

他说,华师大美女很多,你如果慢慢想得话估计我会被其他女孩抢走,如果快快想的话,应该还有机会。


我听这个话的时候就有点不开心了。所以我就回答他,我只能慢慢想。


很晚才到家门口,临byebye的时候他问我,“你难道真的不喜欢我吗?”


我当时也不知道怎么的,可能还是气他前面的话,所以我说,不知道,可能没感觉吧。


走进小区的时候,就忽然想起很久以前他拉着我从那个陌生男孩身边走开的时候对我说,别回头看。


那个时候我也就告诉自己,别回头看。


其实我很希望他能追上来叫住我,但是他根本没有……


其实那个时候我一直是在等他好好开口的,但是他就是不说。就在这个时候我认识了高我一届的理学院的一个男生,叫林。



08


林是我主动去认识的,因为当时我在学校的图书馆里整整坐了2个小时,但还是没有战胜可恶的高数题,我急得眼泪都快出来了。结果看到附近坐了一个男生,于是就跑去问他会不会做这些题目。


他没说话,感觉有点轻蔑得看看我再看看我手里的高数书,然后把题目随手抄在自己的草稿纸上,3步5步就把答案写出来了。


我当时就傻掉了,想问又不知道怎么开口。他再把解题过程细化,这样细化了好几次,我才总算明白了。


就从那次开始,我和林算是认识了,慢慢开始我有问题会跑去问他,他的态度也慢慢好起来。

我常问他是不是理科的男生特别傲气。

他说也不是,只是那天他不觉得是我去问他题目,而是故意去搭讪他的。


当时听他说这个话的时候我们只是普通朋友,所以对他这个解释,我一笑而过。


林和磊是两个完全不同类型的人:

林的每句话都是正经的,磊的每句话都是开玩笑的;

林不喜欢到外面玩也不喜欢跑篮球场,有空的时候他宁愿上joyo或者当当订点书回来看,而磊是个看到游戏机,看到篮球就飞出去的人;

林喜欢的手机是能打电话能发消息就行;而磊看到新的手机上市就会眼睛绿上半天;

……

同寝室的姐妹说,林是个适合做老公的人,而磊只适合做朋友。



到夏天快考试前,终于我生日了。


20岁的生日,爸爸妈妈在酒店里订了2桌,一桌是家人,一桌是同学。

我叫上了高中同学,也叫上了磊和林。


那是他们2个第一次和我的爸爸妈妈接触,磊和平时一样该说就说,该闹就闹,玩笑一样开,而林却很细心的陪我爸爸聊了半天的历史。


那天我忽然觉得寝室姐妹的话是对的,磊像个孩子没有心事,这样的男人可以做朋友,但是没办法托付。


那天林送给我的生日礼物是一朵水晶的玫瑰花,而磊送给我的是一个巴掌大的小熊毛绒玩具。


我不是一个贪财的人,但是那一刻我真的觉得磊为了我的生日根本没有花费心思,这让我很失望。


生日后面几天磊打电话给我,问我喜不喜欢他送的礼物,他说,如果我喜欢的话,就把它剪了吧,我骂他神经病。


我想起那个小熊,虽然小,但是我还是把它放在寝室床上的枕头边。

每天看看就还是觉得很开心。

倒是那朵水晶的玫瑰花,被我小心得放在家里的橱子里,一个月都难得看到一次。


磊还是隔三差五的打电话给我,一直到放暑假。



09


七月的时候磊拉着我去看他们学校几个男生打篮球赛,上午打完球,下午磊就骑着他的自行车带我到闵行吴经去玩,坐在田埂上看农民家的小孩子跑来跑去,虽然热得要死,但心情暴好。


回来的路上,他终于忍不住问我,那个林是谁?

我装着没事的说,是同学,经常教我功课。


他说,什么功课啊?我也能教你。

我说,你啊?算了吧。


他说,我也是男人啊。

我说,这和你是不是男人没关系,功课是功课。


他就不说话了。

过了一会儿他拿出支笔,在我手背上写了个号码,说,这个是我的call机号码,你要是想我了就call我一个。


那天回家我洗手都是小心翼翼的,就怕把他的号码洗花了。



10


9月中旬学校又开学了,我带着大包小包刚准备出门就接到林的电话,说他的一个朋友有车,可以帮忙送我,我贪图方便就同意了。


结果走到小区门口,就看到磊一脸贼笑地站那里等我,还是推着他那辆破破的自行车。我当时就觉得很内疚,不知道怎么告诉他。


然后我就傻子一样的站在小区门口等林的车子,磊被我弄糊涂了,催促我上车,我犹豫了半天才嘟嘟哝哝的告诉他林有个朋友会开车子来接我。


磊哈哈一笑,说,丫头你老来塞额嘛!这么快就坐上四个轮子的车子了。


我瞪他一眼,其实我当时很想他对我说,别等了,我送你过去。


但是他就是不说,嘻嘻哈哈地陪我等林的车子。


过了不久,林的车子果然来了,林看到磊的时候明显脸色阴了一下,磊倒是满不在乎的还和林打招呼。


然后林就对我说,走吧。


我当时就在1秒钟里突然决定不跟林走了,当然我跟林说家里还有点事,暂时不回学校,晚上再去。


林说,那我等你。

我推了半天,2个人都尴尬极了。


最后林走了。

磊在旁边很白痴的问我,怎么了?家里有事啊?那你什么时候走?

我说,现在走,你送我吧。


他又哈哈大笑,说我的演技实在是好,他根本没看出来。

我当时心里就在想,我的演技实在是够糟糕的,也只有他会没看出来。



那天磊的自行车上就挂了我的大包小包,书包架子上还坐了个我一路从杨浦到宝山校区。


沪太路上的灰简直就像是集中了全世界的,磊企图把他平时擦自行车座垫的抹布蒙在我脸上,因为他坚持相对沪太路的灰,他的抹布是比较干净的。


到学校的时候我们两个已经完全是灰头土脸了,我们跑去里校门最近的A楼洗脸,洗了半天,开始的时候水都是黑的。


但是真的很开心,我几乎可以想象坐在林的车子里,有一搭没一搭的礼貌性的谈话。


到寝室放好东西,我和磊在学校里瞎逛,靠近西门这里有个情人岛,以前从来没去过,那次和磊居然莫名其妙就晃上去了。


图书馆的钟在晚上成了红色的灯,磊忽然说,我喜欢你。


这种气势就好像当时他对高中班主任说“她”一样。


然后他从后面环着我的腰,我以为他会说什么很浪漫的话,结果他却说,你果然胖了好多哦,难怪今天车子骑过来那么累。


那天很晚才回寝室,但是很开心,开心他终于表白了,这时候距离我等他表白,已经整整半年了。



11


和磊在一起以后的第二天,我就问磊是不是要把我们的事情告诉林,磊说,你想说就说,不想说也没关系,反正时间长了他自己会知道的。


偶尔磊会问起他送给我的小熊,我就会告诉他,小熊躺在我床上被我打了几下屁股。


他会在星期五的时候发挥运动健将的本色,骑着自行车过来接我和我的大包小包,那个时候开始慢慢流行自己买域名做主页了,磊也做了一个,然后在首页上写了篇很恶心的“诗”:《沪太路的灰》,很恶心地贴在上面。


磊很喜欢拉着我到处看看到处玩玩,虽然我们都没什么钱,那个时候经常窜到吴江路上吃小杨生煎,然后再一路逛回汉中路坐767B回学校。


可是我毕竟和林是一个学校的,也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我就经常可以不经意地碰到他,这样的次数多了就让我觉得可能是我多心了,林可能也只是把我当一个普通的朋友来看待的。


但是后来有一次在图书馆借书的时候碰到林,那天他忽然很直接地就问起我和磊的关系,我就说我们是高中同学,林说,他好像挺喜欢你的。


我说,是啊,我们谈恋爱呢,他能不喜欢我嘛?

林说,啊……然后又问我,那我们是什么关系?

我说,我们啊,朋友呀。

他就不说话了,然后我们就聊起别的,但是出图书馆的时候,我们正好说到我视力不好,他就忽然没头没脑的和我说了一句,我觉得你的视力真的不好。



到大二的冬天,有天林来找我,说要请我吃饭,我有点莫名其妙但是还是跟着他去了,结果那次吃饭他是为了告诉我他有女朋友了。


那天吃饭快结束的时候他的女朋友来了,是大一的新生,广告系的,01届的小女生,姓俞,林叫她小鱼儿。


小鱼儿是个让人看着感觉就不像大一的女孩,怎么看怎么感觉差不多大三大四或者已经工作了,她坐在林的旁边当着我的面撒娇,我当时就觉得有点不舒服但也说不上是为什么。


第二天是星期五,我晚上见到了磊,告诉磊林有了女朋友的事情,前面还嘻嘻哈哈的磊忽然就狠狠的抱了我一下,然后用很夸张的语气说:我的妈呀,我真要去烧高香了,总算有女朋友了。


我说,你又不是林的妈妈,他有没有女朋友你紧张什么?

磊说,他有没有女朋友直接关系到他有没有对我的女朋友有没有什么想法。

我说,%…×#%¥#%


那天磊好像很高兴,跟我说如果我们现在就先生一堆孩子,等大学毕业了就开个花店,那个时候小孩已经3岁了,可以帮忙做事情了。


我简直苦笑不得……未婚先有子?童工?



春节以后,我也忘记从哪里听说小鱼儿去医院流掉了一个孩子,我当时第一个反应就是“嘎夸张啊”,再后来就听说林和小鱼儿分开了,是小鱼儿把林甩掉了。


那段日子很长时间没有见到林,但是传言还是一点一点的蔓延到我这里,听说林为了小鱼儿做了一个很大的立体模型,是个家的样子。


寝室里的姐妹又在说林是个好男人,我也觉得他还不错,但是这次的际遇实在是可怜了点。


而磊还是一样的喜欢打游戏打篮球,有次在KFC,他写了个打油的东西,下午趁去他寝室的时候我就把纸贴在他靠床的墙壁上“游戏诚可贵,篮球价更高,若为***(我的名字),两者皆可抛。”


可是隔了一个星期,等我再去的时候我发现那个打油诗没有了,刚刚要发火,他就拉着我把头伸到他上铺的床板底下,原来他把诗贴在床板下了,他说这样看起来方便,不用侧着看,便于记忆,我又哭笑不得。


本来日子也就这样过去了,但是就在我觉得自己一切都很顺利的时候,一边有点同情林,一边和磊的爱情嘻嘻闹闹但是却很精彩的时候,发生了改变我一辈子的事情。



12


我记得是临考基础会计的前一天晚上,寝室里都在复习功课,那天白天磊打电话给我说晚上和他的一个同学,是个男生去徐家汇换一个显卡,说是原来买的型号错了。


我说好的。

大概到晚上6点多的时候,寝室的电话忽然就响了,是林打来找我的。


林很久没和我联系,这几乎是我知道他失恋以后第一次和他说话,所以我就问问他现在好不好之类的话,结果他就问我现在有没有空,想和我聊聊。


我看看时间不算晚,回来再看看书应该也没问题于是就答应了。


从北门出了校门,正巧有一辆经过对面锦秋花园去九百超市的班车,于是就和林跳上车去了。他说他不知道为什么突然间小鱼儿就说了分手,他说他想办法挽回了很多次但是小鱼儿根本就不听。


我支吾了半天问他小鱼儿是不是为了他打掉了一个孩子,他说,是的,但是他不明白为什么用了避孕措施但是还是怀上了。


我听到这个话的时候心里就觉得有点不对,怎么好像有种不承认孩子不是他的感觉。


到了九百以后就是沪太路余庆桥这里了,我说,我常在这里坐909去磊的学校。


林说,那既然到这里了,不如去兜一圈吧。

我说,磊晚上不在学校,而且明天要考试。

林说,考试前一天才应该好好放松休息。


我当时很犹豫,看他很坚持心里又觉得奇怪,但是当时没有多想,心里还是很想看到磊的,所以在想了半天以后,我还是和林在车站上上了909。


路上林破天荒地说了点笑话,还说到他高考的时候,他说他当时第一志愿填了财大,后来缺了2分掉到了上大,当时他的表情和愤青一样,我想笑又觉得不太礼貌。


就这样一路到了华师大,还没进校门林就说他渴了,华师大门口对面有一个超市,于是林进去买水,我则找了个借口在外面等他。

实际上我是看到门口有公用电话,我想打个call机给磊。

林进去了很长时间,我也等了很长时间磊的回电,但是电话一直没来,我当时又想进去找林,但是又怕一走开,磊的回电就来了。


又等了一会儿磊还是没有回电,林也没有出来,我实在有点急,就又给磊的call机留了个留言,告诉他一会儿在他们学校后门等他。


然后我就去超市找林,那个超市实际上不大,但是我晃了一圈也没有看到林,我又纳闷了,于是再回来门口,这次我看到了林,但是看到的不止是林,总共是4个人。


一个是林,一个是磊,还有一男一女,每个人脸上的表情都不一样。


我第一反应是打call机的钱给浪费了……然后我就小跑过去对磊说,你已经回来了?我call你你收到嘛?


磊和平常一样,哈哈笑了一通,说,哎呀!丫头!你怎么今天跑来这里了?然后就拉我辫子。


我啊了一下,还没反应过来,林就拉着我把我往后面拖,一边拖一边说,你跑哪里去了?我出来没看到你,倒看到你同学了。


我当时就糊涂了,也没顾上生气,就回过头去问磊,你不是去徐家汇了嘛?

磊说,没有啊。

我说,***呢?(和他一起去换显卡的男生的名字)

磊说,他?我不知道啊,你找他?

我说,我不找他,我找你。

他说,我现在正好有事,晚些打电话给你,你先回去吧。


然后他就拉着那个女孩走了,倒是旁边那个男生看了我一会儿,然后林走过去和他说了几句他才走掉。


又只剩下我和林了,但是心情和刚才完全不一样了。


我问林,那个女孩是谁?

林说,刚才那个男的说是磊的女朋友。

我啊了一下就没声音了。

林说,你不是磊的女朋友吗?

我说,我要去找磊。

我当时自己怎么想的已经不记得了,我只是想抓着磊问问清楚到底是怎么回事。


所以我就往磊他们走的方向跑过去,然后我就看到磊的手放在那个女孩的腰上,带着平时那种笑嘻嘻的样子和另一个男的说话。


我当时就傻掉了,虽然人还站在那里,但是心就慢慢空掉了。

然后林叫了车子,就一路回来了,我没说话,林也没说话。


回到寝室的时候我还抱着希望问寝室的姐妹,有没有我的电话。但是她们说为了安心复习功课,已经吧电话听筒拿起来了。那一刻我忽然就送了口气,因为我真的很怕她们告诉我磊没有来过电话。


我很固执的告诉姐妹我在等一个很要紧的电话,所以又把电话听筒放好了,那天晚上的时间特别特别慢,我实在等不下去的时候就到窗口往下看看,我总觉得只要我这么等下去,下一秒磊就会来个电话或者忽然就跳到我面前。


但是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所有的人都忙着复习功课,只有我什么都看不进去。其实那天晚上,我心里的害怕是远远大过对磊的生气的。


13


第二天一早就考试了,考完下午放假,要到第二天才考后面一门。


一个下午我都没有出过寝室的门,我就怕我一旦出门了,就错过磊的电话了。


可是他一直没有打电话过来,那一刻我真的觉得自己什么都没有了。

后来林来找我了,他说你应该去找磊问问清楚。


我说我也知道啊,但是考试的时候我也不想乱跑,我也不希望自己十个星期下来被挂掉几门课。何况他应该来个电话给我解释啊。


林说,那你再等等吧,也许这人不值得你这样。

我说,我不知道。

可是我自己知道,那个时候我还是愿意相信磊的,出了这样的事情,我更加愿意是听他解释。


过了三四天,磊终于打电话过来了。


电话很简单,大概30秒都不到,他问我什么时候考完?

我说,等考完的日子自然就考完了。

他说,这是什么答案啊?

我说,那你给我什么答案啊?

他说,我们见面说吧,你复习功课去。

我就把电话挂了。


等我再见到磊的时候果然是在我家门口,可是那天林坚持要送我回去,我当时是有故意要气气磊的心理的。


现在回想起来,如果不是初恋,如果再成熟一点,可能就不会这样了。


三个人傻不拉机地站在我家小区门口,磊一上来就说,我们单独说好吗?

我说,不好。

磊就狠狠地拉了我一下,说,我偏要和你单独说。

林在旁边拉了磊一下,说,哎哎,你别拉人。


然后磊就问我,你考试考的好吗?

我说,分数还没下来呢。

他又说,你那天怎么会突然跑来找我?

我说,是啊,不小心就打扰到你了。

磊说,你不会就真相信了吧?

我说,相信什么?

磊说,我们单独说好吗?

我说,不好。

然后磊就叹了口气说,那我找时间再单独和你说吧。


我说,你今天不说以后就没机会说了。

我以为他肯定会继续站在那里的,哪怕就是不说话。

结果他却转身走了,临走说,我就不相信没机会。

其实我看到他走了心里很急,但是那个时候说话就是不经过脑子,我就冲着他叫,我说没机会就是没机会了。


一下子就真的开始吵架了,我自己都没有反应过来。


林为了安慰我一天到打好几个电话给我。

我好几次想打磊的call机,但都忍住了。后来实在很想他的时候,我就在按他的电话号码,但是听筒没有拿起来,电话当然也就打不出去了。

磊也没打电话给我。


我不知道别人遇到这样的事情是怎么样处理的,但是我自己碰到的这个事情的时候心里真的很难过。


我总觉得他该来和我解释,即使我发发小脾气也是应该可以被容忍的,但是他就那次找过我以后就再也下文了。


15


林经常陪着我,虽然语言中不中伤磊,但是总还是多多少少说了他些不是,这些话我当时虽然嘴上不同意,但是心里多少听进去一点,这让我在那个星期里对磊的不满慢慢增加了很多。


第二个星期,早上刚下过雨,地上湿湿的,忽然在家门口看到了磊,心狂跳走上去。


当时心里就觉得不管他说什么,我已经原谅他了。


磊还是老样子,嘻嘻笑说,气消了吗?

我没说话。

他就忽然抱着我说,你不会以为我和那女孩有什么吧?她是我同学,想摆脱那个追她的男生,所以就找我帮忙了。天晓得你那天怎么会跑过来的,我差点就阵脚全乱了,哈哈哈哈……


我说,真的吗?怎么那女孩不找别人偏偏找你帮忙?还是你们真的有什么?

他说,哪有啊?你不相信我相信谁?


我说,我相信自己的眼睛。

他说,你的眼睛很漂亮,眼光就更好了,否则怎么能看上我?

然后他又问,你那天怎么找我来了?


我说,想你了。

他说,哈哈,我真本事……


就这样又和好了,他还是一样嘻嘻哈哈的,但是因为这个事情林和我的关系比以前我刚和磊在一起的时候好了不少,有的时候会找着一起去食堂吃吃饭聊聊天什么的。


日子很平静地过了将近2个月,忽然有一天林对我说,有个人想见我。

我说,谁啊?那么神秘?

他说,他暂时不能说,说了恐怕我就不愿意去了。


其实我真不该去,但是当时就是没心眼,而且很好奇,所以我去了。



16


其实去见的也就一个人,在人民广场的肯德基。那个楼上是必胜客,holiday和寿司的地方。


见到的就是上次那个女孩,看到她的第一眼我就认出她了,磊放在她腰上的手实在给我印象太深刻了。


我当时的想法就是林真好,特意找了这个女孩来和我解释,我几乎已经做好了一切大度的准备,和她“借用”磊的事情说一声没关系。


可是那个女孩接下来对我说的话就让我觉得天都塌下来了。


她说的第一句话就是,请你不要妨碍在我和磊之间。


一切出乎我的意料,于是我说,我是磊的女朋友,怎么说我妨碍在你们中间?


她用很诧异的眼光看着我,好像是我骗她的。


然后大概几秒钟以后她就开始哭了,她说磊是她的男朋友,已经谈了好久了,可是前阵子她忽然知道有我的存在。


我就闷掉了,林在旁边也不说话,我们这个桌子除了可乐在冒汽,那个女孩在哭以外,就没有别的声音了。


好半天,林说,那天是怎么回事?

那个女孩说,有个男生追她追地厉害,被磊知道了,于是磊拉着她和那个男生说清楚。


林问我,那天磊是怎么和你说的呢?

我说,磊说去徐家汇换显卡。


又没人说话了,憋了好久我说,不行,这个事情我要找到磊,问问清楚。

我跑到外面走到小路里打call机给磊,那个时候心里乱极了,也不知道到底是磊说的是真的还是那个女孩说的是真的。


我不是一个完美主义者,但是爱情上如果不能得到100%,那我宁愿不要,何况磊是我从19岁开始就喜欢上的人。


磊很快就回电了,他说他坐公交车上,看到我的call就立即到站跳下车来了。他说他今天申请了一个招行的支付卡号,有10位数,他说他会记不住,让我帮他记着,然后就报出一串数字,我很机械的跟着他念,其实心里没打算要记住。


总算等他说完了,我才问他,磊,你要对我说实话哦,我接下来的问题大概是这一辈子对你说的最认真的话了。


他有点被我怕住了,问我什么事啊?

我说,那个女孩子的,到底和你是什么关系?

他说,哪个女孩子?

我说,上次要你充当她男朋友的那个。


他哦了一声,说,是同学。

我说,除了同学关系呢?

他说,平时也比较谈得来。

我说,还有呢?

他说,你想问什么?

我说,她说你是她的男朋友,而我是介入你们的第三者。


磊忽然就沉默了,然后他问我,你在哪里?

我说,你别管我在哪里,你回答我的问题。

他说,我不是她男朋友。

我说,磊,我好想相信你啊。

她说,什么叫好想?你一定要相信我。

我说,她现在就和我在一起。


电话那头就闷了。

我的眼泪在那一刻忽然就掉下来了,我很希望他在电话里拼命拼命告诉我事实不是这样的,但是他还是就沉默了将近1分钟以后问我,你信我还是信她呢?


我说,我不知道,我只是从女孩子的角度上觉得她没有骗我的理由。

他说,那就是说你不相信我了?

我说,我不知道。

他说,晚上你去一次九百超市吧,我在那里等你。

然后我就回KFC了,心里还是茫茫然的。


林和那个女孩还是坐在那里,似乎也没有说话。

我说,我打过电话给磊了。

林说,怎么样?

我说,没怎么样,他约我晚上见。

林说,约在哪里啊?

我说,九百超市。

林说,你去吗?

我说,不知道,应该去吧。

那个女孩忽然说了句,3个人的爱情总没好结果,我只是很爱很爱他,我相信他也很爱很爱我。

我说,哦,那我走了。

林也跳起来说,我陪你吧。


从西藏路走到新疆路坐58路,一路上就问了林一句,你怎么找到这个女孩的?

林说,你别管,我为你好。

到九百的时候时间还很早,林也就这么不说话陪我等。


等到很晚磊都没有来,我心里隐隐觉得不太对,四处张望但还是看不到磊的影子。


到晚上6点多,我终于忍不住了,打了个call机给磊,他还是很快就回电了,听他的语气还是笑笑的样子,他说他又是在公交车上看到我call他,就立即跳下来回电给我了。


我说,你还有多久到呢?

他说,我不过来了,不过有东西能送给你。

我说,我不要什么东西,我要你面对面跟我说清楚。

他说,你记得下午我给你的支付卡号码吗?到5号储物柜去。

我说,我不太记得了。

他哦了一下,说,那张纸我已经扔了,你仔细想想吧。

我说,你还是过来一次吧。

他想了想说,还是不了。

电话挂了,我回到大门口,林还在那里。


我和林走到超市里面,5号柜子,我站在输密码的键盘前,脑子里就模模糊糊的出现了当时磊告诉我的那个密码,试了一次,不对,两次,还是不对,看箱子的阿姨已经朝我看了好几眼,我又输了一次,滴滴两声,有个门,“啪”就开了。


箱子里有一个盒子,是个鞋盒,达芙妮的。

打开,是一双鞋子,上面平放了一朵玫瑰花。

这是磊送给我最昂贵的礼物了,我忽然就哭了,但是真的不明白他是什么意思。



17


回学校的路上,林问我,打算怎么处理这些事情,

我说,我不知道。


隔了一天,磊打电话给我,问我喜不喜欢他送的鞋子,

我说,喜欢,很漂亮。


他说,你要穿着我送给你的鞋子走很多很多路,哪怕有的时候就是一个人走,但是不管怎么样,都一定要走最幸福的路。


我觉得他这句话怪怪的,就问他什么意思?

他说,没什么意思,我只是买这双鞋子的时候就是这么想的。


然后就开始说别的,没有像上次那样吵架,反而像两个老朋友一样的聊天,一会儿也就挂了。


这以后我就不清楚和磊是什么关系了,但肯定不是过去那样的关系,倒是林,因为同一个学校所以几乎2天就能见一次。


磊偶尔会打电话给我,好多次我问他我们现在的关系,他都回答说,现在不是很好吗?


18


大三以后,换了校区,原本在校园里随时一个转身就可能见到林,现在一下子没有了,多少心里有点失落。所以当一个周末在学校门口看到林的时候,我忽然很激动。


而磊还是老样子,一个星期打一次电话给我,有时是为了小小的聚会,有时仅仅是问候。



又到我的生日,林送给我一根项链,要我天天带着,我想着他的好,考虑了好几天,终于答应了。


而磊的礼物很简单,是一付扑克牌,有点奇怪的是54张牌每张都是大怪,让我看的时候有点摸不着头脑。我曾经想过这是一付魔术牌,但是整个寝室联合起来研究了半天,最后得出的结论却还是这是一付普通的牌,只是每张都是大怪而已。


和林在一起以后生活忽然变得狭隘起来,他不喜欢聚会,也不喜欢我出去聚会,于是慢慢慢慢地我就从姐妹的聚会中退出来了。


后来我才明白他是看不起我的姐妹,我不想一棒子打死所有理学院的学生,但是通过林,让我深刻的知道他们十之八九是傲气凌人的。


大三的第三个学期,也就是03年的春节以后,我忽然获得了一个很好的机会可以去上海电视台见习,于是我找老师换了晚上的课,把白天的时间让给了见习。


我以为很好的见习机会,就此成了我和林的导火线。


晚上需要上课直接导致林打不到电话给我,于是他总是想尽办法从我的室友那里打听我是不是没有上课,开始寝室的姐妹都好好的回答他我去上课了。


到后来时间长了,大家对他的每天盘问变得不耐烦,而林却觉得寝室里的姐妹都是在随便敷衍他,根本不体会他作为我男朋友的苦心。


19


一个很偶然的机会让我见到了还是在新校区的小鱼儿,她问我磊好不好?

我摇头说很久没见了。


她说,怎么了?

我说,分开很久了。

她说,因为林嘛?

我说,不完全是吧,可能是他另有女朋友。


小鱼儿哦了一下,临走的时候她忽然问我,你怎么受得了林呢?

我说,什么?

小鱼儿说,我觉得他心理压抑,其实极端不自信。不过也许他从没真的喜欢过我,他对你,应该不一样吧。

我说,为什么说他没喜欢过你呢?他应该是很爱你的。

她说,一个人对自己好不好,自己心里最清楚。


她的话,让我心里咯噔了一下,磊,对我好不好,我想我也是自己心里最清楚。


林给我一个规定,每天回到寝室都要打个电话到他的手机,表示我回来了。我答应了,可是有的时候一忙我就忘记了,好几次都是已经爬到床上才想起来电话没打,再跳下来打电话给他,寝室的姐妹都觉得我跟着他一起发疯了,可是我觉得那个时候的我,几乎已经被林一手掌控了。



在电视台见习的时候,有一次舒淇来了,那是我第一次看到影星,激动的要命。

舒淇从走道一路走到最尽头的演播室,我就像被勾掉魂一样的跟着走在后面,一直看着她们在演播室录节目。


我已经忘记是哪个主持人了,总之问到舒淇的感情问题,舒琪说了段话,让我终身难忘:其实我很怀念十七、八岁时的爱情,狂烈而炙热,在燃烧自己的时候也把自己灼伤,虽然不成熟,但我现在真的很怀念那个时候那种被拥抱的感觉。


我听着这段话,心里就忽然想到磊,傻了。


我可能是个特别容易感动的人,那个时候开始流行吴若权的《摘星》,我看文章的时候大哭,可是当我推荐给林的时候,林却看也不看,说“垃圾”。


日子过的没什么味道,但还是这样过来了,当寝室的姐妹们开始爱得死去活来的时候,我却已经觉得自己很老了,没什么激情,生活一成不变。


就这样,稀里糊涂得毕业了。


离开大学的时候我狠狠哭了一场,跑去新校区的情人岛对着图书馆的时钟拍了一张照片,我只是希望自己记住,2004年6月的这一天,这个时候,我——毕业了。



20


和林已经发展到了有性关系,可是再怎么也就如此,想到磊的时候就会有点疼。


有的时候我会觉得和磊还生活在同一个城市里真的是很奇妙的事情,我常常在走路的时候想着这条路是不是就是他昨天走过的,可是我真的就再没有见到过他。


虽然有好多次走到小区门口,我都有种很真实的感觉,我觉得只要我转一个弯,就能看到他在弄堂里笑嘻嘻得看着我,但是每次都是失望。


毕业以后,我去了一家台湾的公司做人事培训,培训常常是放在晚上才开始的,所以每个星期我都有2天是要晚回家的。


开始的时候,林有兴趣来接我,后来渐渐就不来了,和大学的时候一样等我到家了打他的手机。

林不来接我以后却常常要怀疑我的行踪。

他喜欢在晚上8点左右打我办公室的电话,万一碰巧我上厕所或是不在座位上,他就会怀疑很久,怀疑我根本没有加班,而是和别的男生出去玩了。


终于有一天,那天培训到一半,投影仪忽然坏了,于是讲师只能拿了块白板,一边写一边讲,我很急,因为速度慢了好多。一般8点半就能结束的培训,那天被拖到了9点半以后,我出公司以前打了个电话给林,告诉他今天晚了,现在刚出公司的门,结果他声音阴阳怪气的,说,是嘛?我怎么7点半的时候打电话给你你不在?


我说,我一直在的,但是没有接到你的电话。

他说,你这么说,就是你没接到我的电话却接到别人的电话了?

我说,你别胡说八道,我一晚上都在做事情。

他说,好吧,那你快点回家吧。

我说,好。


10点半,他打我手机:到哪里了?

我说,在车站,还有最后一站路。


10点35,他又打我手机:到哪里了?

我说,下车了,在走路。


10点37,他又打我手机:到哪里了?

“在爬楼梯。”


终于到家了,我忍着性子用家里的电话打了他的手机,表示我到家了。平时这种电话他是不接的,但是那天他居然接了,说,到家了?

我说,是啊,你怎么接电话了?

他说,是啊,我想问你个问题。

我说,你问啊。

他说,你说你这个是什么培训啊?三更半夜的。

我说,业务培训,你又不是不知道。

他忽然就语气变了,恶狠狠得说,什么培训,我看你三陪!


我脑子里“轰”一下,我说,你嘴巴干净点,你凭什么侮辱我?

他说,就凭我上过你。


那天晚上,我气得差点没昏过去,我就不明白为什么他能说出这样的话。


我终于开始慢慢明白小鱼儿的话,他其实根本不自信,他连自己是不是有能力看住自己的女朋友都不知道。


所以我决定和他分手。



21


第二天一早我和他说分手,结果中午就收到一束暴大的花,我想也没想就扔走廊的地上了,晚上下班的时候办公楼门口站了好多人,没在意走过去,结果居然看到林跪在那里。


看到我他大叫一声“老婆”,于是所有的焦点都集中到我身上了,我当时觉得自己像个表演滑稽的小丑,那种场合让我一分钟也呆不下去,于是我仓惶逃走。


林就追上来,拼命拼命得道歉,说他昨天发疯了,脑子进水不正常了,一切可以骂人的话他都用在自己身上了,说了2个小时我原谅他了。


但是我自己心里知道,感情已经变样了。


原谅林以后,他渐渐又开始变成原来的样子,不允许我和旧时的同学聚会,不允许我一个人出去逛马路,每时每刻要和他保持联系。


转眼是05年年末,那天和他一起去淮海路,看到那边的老式洋房,我就说,小的时候我也是住在这样的房子里。这样的感觉也很好,不像现在的公寓房子,一家一扇门,完全不认识。


他说,一家一扇门有什么不好?你就是喜欢这里跑那里跑的。


我说,我小的时候看外婆他们有空的时候就一起打麻将,虽然都是小日子,但是特别温馨。


他说,也就你这种赌徒世家出来的人才会觉得这是温馨。


我说,你说什么?

他说,不是嘛?上次去你家,你外婆从中午开始麻将一直打到晚上我走都没停,不是赌徒嘛?


我当时真想给他一个耳光。


我觉得尊重是恋人中不能缺少的东西,就像我开始的时候说的,我家没有显赫的地位,家里人都没有受过很高等的教育,但是全家都是极其善良的人,我很爱我的家庭。


尤其是大年夜的时候聚在一起吃饭,我觉得在大家的说笑中,在阿姨妈妈洗碗的声音里,在弟弟妹妹嬉笑的穿梭里,这个,就是我对幸福的理解。


可是忽然有个如此重要的人说我家是赌徒世家,说我慈爱的外婆是个赌徒,我真的不能接受,所以我第二次和他说了分手,而且这次是铁了心说分手。



22


同学朋友都支持让我增加了不少信心。


于是那天我跑去他家整理我的东西也把他这些年来送给我的东西还给他,他没拦我,从后面的事情可以估计他当时依旧认为我是不会离开他的。


他家里乱七八糟和我有关系的东西也不少,有些是我以前送给他的,有些是以前一起买的,反正只要是我给他的东西我花钱的东西我统统扔进了塑料袋里。


抽屉里有一沓信和贺年片,我看了前面3封,都是我的信,又翻了最后几封,也是我的,于是我把一沓东西全部扔进了塑料袋里。


理完,我说,你的东西都在这里了,我们到此结束。

他说,哦。


走出他家门的时候我真想哭一场,我以为自己真的就此摆脱了。

没想到晚上就出事了。


晚上大概7点多的时候,林忽然打电话给我认错,这次我铁了心不答应他,然后他就在电话里威胁我说,如果我不现在立即去他家,他就自杀。


我当时只觉得这个人很可怕,我觉得说他心理变态绝对不是夸张,于是我说,你不要闹了,你再闹也不可能挽回我们的感情,我们只能到此结束了。


然后我就把电话挂了,林再打来我就把电话线拔了。


23


第二天依旧是上班的日子,早上10点多就接到林的妈妈的电话,那位母亲在电话里哭哭啼啼的说,林昨天晚上用水果刀把自己的右手划伤了,断了四根手上的肌腱(也就是筋),她问我们到底是出什么事了?


我又傻了,但是我真的从内心感到害怕,我觉得他可以划自己一刀,将来也可以划我一刀。


于是我坚持拒绝去医院看他,任他的“兄弟”怎么打电话过来骂我,我都坚持不去医院也不去看他,我心里真的很怕很怕,每天走在路上都要四处张望,我就怕忽然有个人冲出来拉我上医院去看林或者也划我一刀。


我只是陆陆续续从他们口里听到一些林的情况,开了刀,接了手上的肌腱,出院了……


林出院后的第一件事情,就是跑来我公司楼下找我,没梳头,没刷牙,身上的衣服也是乱糟糟的,林带着严重的口臭和我在公司楼下的花坛边,我虽然觉得他很可怜,但是他对我的伤害我怎么都忘不了,而且那个时候我几乎是有点怕他,所以后来他再来我公司楼下找我,我就推说自己很忙,哪怕他再承诺只要5分钟就好,我都死也不下去。


每天下班的时候都要同事做我的“先发部队”,下楼仔细观察没有他的“埋伏”才敢下楼回家。


这样渐渐的过了二个月,他不再来了。



时间也到了2006年2月。


上个星期天,打扫房间,忽然就看到从林那里整理回来的一包东西,都是以前我送出去的,我当时就想直接扔了算了,但是就在要出家门的时候,还是决定再看一看。


别的没什么,但是自己以前写的信倒是让自己看了一会儿,然后我就看到有一张生日卡上的字体和我的不一样,这张生日卡还被装在透明的塑料袋里,我抽出来,看完,哭的荡气回肠。


内容大概是这样的:

林:我猜你现在肯定很幸福吧,好好爱她,毕竟来之不易。

能帮你这一次,说真的我很快乐。

日期是02年。


我忽然就明白了这张生日卡出自谁的手,我忽然就想起来那年磊问我,你相信我还是相信她呢?



24


那天晚上我翻了很多以前的日记,一边看一边哭,后来翻出磊以后做过的一个个人主页的地址,我像发现了什么宝贝一样开电脑上网,发现那么多年了这个网站还是可以打开,只是网站的主题从原来的“阿磊涂鸦”变成了“小雨点的世界”。


原本首页上贴着磊写的《沪太路的灰》早就不见了,变成了简单的一行字,“这里是小雨点的世界,即使交互的瞬间永远只有过去那些。”


我的眼泪就忽然下来了,从这个网站里能看到很多磊写的东西,有的时候就寥寥数语,比如:“今天是她生日,我送了她一付扑克牌,天晓得我是买了54付牌才凑出这样一付统统是大怪的牌,就因为我曾经问她什么时候最开心,她说是打80分摸到大怪的时候。张张牌都是大怪,怎么摸都是大怪,应该会让她很开心,我只希望,她一直是最开心的。”


又比如“我很后悔怎么今天买了双鞋子放在超市里,还想那么呆的一个办法。早知道就该听凯BI的话,不能送女朋友鞋子,她会穿着你送的鞋子走掉的,真是不吉利,怎么会突然有这种感觉,她要离开我了。”


星期天半夜里,我找了所有高中同学要磊的电话,可是基本都说磊后来也就没什么联系了,我整整发了将近3个小时的消息,才总算问到一个他的手机号码,如获至宝。



25


第二天一早到公司,我就准备打电话给磊,可是一直酝酿到中午,电话也没打出去,我实在很慌,慌什么自己也不知道。


下午我同事看我还在发呆,就帮我拨了电话过去,我在那一刻几乎希望他电话停机了,一直到听到同事说,喂?是不是师磊?


然后把电话扔给我。


我听到电话里他那个很熟悉的声音,什么话也说不出了,想了10000遍的开场白也忘了。


他在那里拼命喂喂的。

我同事在旁边推我,说你如果再不说话对方就要挂了。


我才很艰难的说,师磊,是我。

磊说,你是谁啊?

我听到他这句话,忽然能说话了,我说,你连我的声音也听不出了啊?

他愣了一下,说,×××(我的名字)啊?

我说,嗯。

他还是像以前一样,带笑的说,你怎么忽然打电话给我了?


我说,想你了。

他说,嗯嗯,你还好嘛?

我说,不好。

他说,怪了……怎么不好了呢?

我说,你晚上有空嘛?我们见一面好嘛?

他说,好啊,还是你家门口吧。

我说,好。


我曾经想过无数次会再在小区门口看到他,果然见到的时候眼泪就哗啦哗啦往下掉,感觉那天掉完了一辈子的眼泪。


磊就坐一边听我说,说到当初那个女孩,磊说,那个女孩真的是他的同学,也是后来才慢慢熟起来的,人家求他帮个忙甩个讨厌的男生,他作为朋友不好推托。


我说那个女孩根本早就认识林,都是林串通的。

磊笑笑说,林和那个女孩活得太没意思,这样算计人,但是又真的把我们骗了。


等到很晚,磊始终不开口,我终于忍不住了,就对他说,我们能重新开始嘛?

他不笑了,低着头好一会儿对我说,我有女朋友了。


他说,她是个很可爱的女孩,很简单,刚认识她的时候觉得她身上有我的影子,可现在在一起时间长了,才觉得她有她的个性,虽然不是我,但还是让他很珍惜。


我就拼命哭,他就安慰我说,其实爱一个人,喜欢一个人,未必一定要和他(她)在一起。


他说,就像你,雨点,就一辈子在我心里,住下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