莆田小吃美食联盟

陌生的儿子(连载5)

记忆白堆子2020-02-13 14:27:38

12过节

越是忙,日子就过得越快。转眼就要到中秋节了。这一年的中秋和国庆节连上了。学校利用假期安排学生们到西安旅游。褚华很兴奋,他知道西安,已经做了很多功课。他的听说能力也在突飞猛进。随着汉语水平的提高,他想知道的事情也越来越多。

知道了褚华不能在家过中秋,禾泱提前买了月饼。以前女儿在家的时候,一家人围坐在一起,看着电视,吃着月饼、水果,何等的温馨!女儿出国留学已经三年了,虽说每年都回来一次,毕竟都没赶上过中秋节。盼着今年能热闹一点儿,褚华又要去旅游,真是人算不如天算。

褚华还有一个心愿,去西藏!为了能和藏民说说话,哪怕只打一个招呼,他又给自己报了一个藏语班!正好这一天他有藏文课,课后遇到一位中东的朋友请吃饭,回到家已经9点了。

看见桌子上为他准备的饭菜和月饼,褚华拍了一下脑门,“对不起,我忘了打电话。我有朋友吃饭。”弄清了事情原委,禾泱有些失落,着手收拾饭菜。褚华看出来了,主动拿起一块月饼说:“我知道,这个是月饼。是节日一家人在一起,我吃。”说着,他把月饼送进嘴里吃了起来。詹勇给他一听啤酒,他熟练地打开,一边喝一边兴致勃勃地汇报自己在学校的各项活动。他说,这两天的汉语听写都很好,他很高兴。他的情绪感染了禾泱,也慢慢高兴起来。

说着说着,褚华话锋一转讲道,已经有同学从中国家庭中搬回学校了,学校安排这些同学与中国学生同住。

“为什么?是他们不喜欢中国家?”

“不是,他们很爱他们的中国家。但是,路上要用太多时间。他们要学习,要得‘A’,时间不够,没有办法。”其实还有一个原因褚华没说,那就是,有的家庭把外国学生当成了免费的英语老师,让他们疲于应付。

禾泱心一动,要说距离,自己家是离学校最远的,是不是褚华在给我们预警?“那你呢?你路上也要很长时间,你的睡觉时间很少。”禾泱直截了当地问了。

“我住在这里。我不回去,我是中国人,住在中国家。”褚华回答得斩钉截铁。禾泱有点感动,从她家到学校,要换一次车,不堵车差不多需要半个多小时,堵车就没准了。坚持下去,需要毅力,孩子也很不容易啊。

詹勇不失时机地鼓励:“你要坚持。因为你住这里虽然远,但是你能接触更多的中国人和中国社会,你能学的东西更多。”

“我知道。我是的。可是,你们为什么要接待一个美国留学生?”这其实是他早就想知道的问题。禾泱转头看先生,因为他原来是坚决反对的,她想听听他怎么回答这个问题。

詹勇两手抱肩,端坐在沙发上,傲慢的向禾泱一甩头:“问她!”

“哈哈哈!!!”褚华爆发出一阵大笑,一边笑,一边学詹勇的样子一甩头:“问她!”惟妙惟肖。

“说实话,第一,我刚退休,在家里没有事情做;第二,我们的女儿也在国外学习,在德国,已经去了三年了。所以我们愿意为出外求学的人做点事。”

“很有意思,你们有一个‘德国’女儿,一个‘中国’儿子。你们的儿子长得有点奇怪。像不像?”这是他第一次像是开玩笑似地把自己称作“儿子”,禾泱的心突然一颤,鼻子有点儿发酸,也许在潜意识中她真不希望这只是一个玩笑。


13旅游

学校组织的第一次旅游,也是褚华到中国后第一次离开北京,目标城市是西安,一座有着悠久历史的文化古城。为了这次旅游,褚华做足了功课。他认真阅读了他能找到的相关资料,好像已经能把西安城背下来了,但是当他和同学们一起随着导游从南门进入古城,登上城墙,他还是感觉到了震撼!他脚下的城墙建于明朝,差不多800年前。那时还没有美国,他的父系祖先是爱尔兰人,母系比较复杂,混有欧洲多个国家的血统。而他的家族在美国落脚也不过百年。古城内外熙熙攘攘的中国人,他们在这块土地上已经生息繁衍了几千年!褚华没有像别人那样租一辆自行车,而是用双脚丈量城墙上的路。走着走着,他真的有了一种时光穿越的感觉,好像自己就是800年前,爱尔兰先祖派来的,他就是出使东方大明帝国的一个使节!

最让“使节”高兴的是满大街的各色小吃。虽然老师一再告诫,街边的小摊贩卖的东西可能不干净,褚华可不管那一套,只要他看中的,都要尝一尝。太好吃了,特别是那些油炸酥脆的东西!唯一遗憾的是他没有办法到一个西安人家里吃饭。偶尔,看到路边开着门的人家,他真想走进去。可惜,集体活动根本就没有时间让他做这种尝试。褚华到各处游历,他想和各地的人接触,认识更多的人。他想知道别人在想什么。有时候,他真想拦住身边走过的男人,或者女人,问问人家能不能和他聊天,当然,他没有机会,目前的口语水平也制约了他。

更让他兴奋的当然是秦兵马俑——一座世界上最大的,埋藏于地下2000多年的军阵!褚华不用听导游讲解,他已经知道了这座大墓的前因后果,他努力地接近陶兵,比试一下,好像跟自己差不多。他知道自己将来要做一名军人,如果在两千年前,在这个队伍里,他会站在哪个位置呢?这里有车兵、骑兵和步兵等不同的兵种,还有将军、武士。他将是一名军官,会成为一个将军吗?不会,褚华摇摇头,他不会留在军队里,6年到8年,是他和陆军签的合同。军队,只会是他职业生涯中的一段旅程,他不想一辈子都当军人。他还有很多事情要做,他还有很多美好的理想。突然,他目光停留在一个似手持长枪,单腿跪地的兵俑上。为什么,他要跪在地上?会不会是在出发打仗前跟妈妈告别?

褚华每天回到宾馆,首先要做的就是把这一天看到,经历到的重要事项记录下来,必要时,他会在笔记本上留出空白,等照片冲洗出来贴上。今天,他在笔记本上最后记下:妈妈,礼物。

火车晚点了,直到半夜才回到学校。住在学校宿舍的同学回去休息了,离中国家庭近一些的同学经过联系也回家了。褚华看看表,知道公交车和地铁都没有了。老师问他,需不需要帮他叫一辆出租车,他说不要,他认为中国家长都已经休息了,不要再打扰他们。老师只好安排他在会议室休息。他看看手机,有禾泱的未接来电。他犹豫着是不是应该把电话打回去,还没等他想好,手机就没电了。环视一下会议室,没有电话。他只好翻出充电器,找到一个电源插座,把手机充上电,然后蜷缩在一个沙发上闭上眼睛,几乎是瞬间就睡着了。


14回家

给学校的老师打电话联系,知道学生们应该2号晚上返京。禾泱怕褚华在火车上吃不好,特意准备了面条和西红柿,等他回来做打卤面。一直等到11点,还不见人影,禾泱有点坐不住了,她问詹勇,“怎么还不回来,不会出事吧?”

“别瞎想。肯定是火车晚点了。”詹勇比较镇定。

“晚点?那他应该打个电话告诉我们。”

“那么多学生在一起,玩玩闹闹忘了也是常事。”

禾泱还是拨了褚华的手机号码,没人接。她更加坐立不安。过一会儿再拨,干脆关机了。“一定是出事了!要不他干嘛关机呀?”

“唉,”詹勇叹了口气“不会出事的!那么多学生在一起,还有老师,能出什么事?说不定是手机没电了。”禾泱还是放心不下。老两口几乎一夜都没睡踏实。

清晨5点多,电话铃声响起,禾泱一把抓过电话,是褚华打来的,他说自己一个小时后到家。禾泱的心总算落地了。赶紧起床收拾东西,打点着给褚华做早餐。听见卧室传出阵阵鼾声,看来老头子也是听见电话放心了!

褚华回来得很快,一进门,顾不得放下背包,就给为她开门的禾泱一个结实的拥抱:“我回来了,你好吗?”他开心地笑着说。

“好。快把包放下。”詹勇也从卧室走出来,伸手想接过褚华的背包。褚华没放手。而是迫不及待地打开背包,翻出一大一小两个用报纸包着的小包。

“我给你们带了礼物!”说着,先打开小一点的纸包,是一个印有毛主席头像、一打开就能发出东方红乐曲的打火机!褚华“嚓”的一声点着火,乐声响起,看着詹勇的笑脸,褚华放心地把打火机递给他。然后,他拿起另一个稍大的纸包,直接递给禾泱,“送给你。”他说。

禾泱打开一层,里面还有一层,一直打开了四层,才看见一个略显粗糙、呈跪姿的持枪陶俑!她笑了,这应该是褚华费心寻觅的,因为她家里就有好几个秦陶俑复制品,但没有跪姿的。褚华紧张的看着她,还有一句话,他几次想说,还是咽了回去:“这是我,我以后会去当兵!”

“先吃饭吧。”詹勇端上打卤面,褚华一边吃一边给老两口讲述他的旅游见闻。禾泱插空忍不住问他:“你昨天在哪儿睡觉?”

“在学校,沙发上。不舒服。”说着,扭动一下脖子。

“那你吃完饭,先睡觉,然后我们回家。”詹勇接过来说。“回家?这不是家吗?”褚华有些糊涂。

“是他爸爸妈妈家,”禾泱指着詹勇解释,“我们习惯这么说。”

“太好了,我不要睡觉,我只要洗澡,我们就可以去!”褚华立刻兴奋起来。

詹勇家里人早就做好了接待这位美国客人的准备。妹妹詹静几次打电话询问。弟弟詹兴和詹胜也特意回家当起了大厨。

詹勇的父母都是80多岁高龄的老人了。家里来一外国小伙子还是第一次,两位老人的兴奋度不亚于褚华。他们操着浓重的家乡口音和褚华攀谈起来,詹勇和禾泱却常常忍不住笑,两边经常说的是南辕北辙,话头根本对不上,还都挺高兴。詹勇自告奋勇给他们当起了“从中文到中文”的翻译。

日本侵略中国时期,詹勇的父亲为了躲避日本抓劳工,曾经在郊外的河水里躲藏了两天两夜……后来,他经历了很多事,受了不少苦。以前他也念叨,但因为他讲的有些混乱,时序也经常颠倒,孩子们都没有认真听过。今天,一个从美国来的小伙子虽然费劲,却在努力的认真听懂,甚至想知道每一个细节。

吃饭的时候,褚华希望证实一下:爸爸的爸爸是不是“爷爷”、爸爸的妈妈是不是“奶奶”。得到肯定后,他放下筷子,拉着老人的手说:“中国爷爷,中国奶奶。”

告别的时候,两位老人一直把他们送出楼,再送出院子……

Copyright © 莆田小吃美食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