莆田小吃美食联盟

正是江南好风景,花开时节伤离别

潘多拉也有梦2019-05-25 01:07:17

        2009年外婆因疾病去世,走的时候一句话都没有留下。

        从那之后,外公就常常坐在院子里发呆,像没有灵魂的木偶,再后来开始不吃不喝,三个月后,躺在病床上,一声不响的也离去了,嘴角带着一丝微笑,走的很安详。


       记得最后一次看望外公,他已骨瘦如柴,躺在床上,像早产的婴儿。我特别的心疼,轻声说:外公,我陪你出去走走吧,去晒晒太阳,去看看你和外婆的菜园。并提议让他跟村子里其他老头老太太,一起聊聊天打打牌。他当时摸着我的头,声音特别的沉重:他们都有伴儿,我也合不来,带我去你外婆的墓前坐一会吧,我想跟她说会儿话。

       我推着外公去了外婆长眠的地方,一座低矮的小土丘。外公指着土丘左边的空地,小声的说:等我死了,就把我埋在你外婆的左边吧。当时妈妈和姨妈在边上默默的擦着眼泪,种种迹象提醒着我们,外公时日无多了,或者说从外婆去世以后,他的灵魂已经追随而去。之前外婆健在时,经常跟我说外公死心眼儿,说从十几岁嫁给外公,就没见过他跟其他的女性有过过多的接触,如果自己走的早,怕外公会想不开,让我和几个弟弟妹妹多陪陪外公。

       或许最了解外公的只有外婆吧,她的预言成了真,外公浑浑噩噩却又异常清明,就这样奔着她去了远方……

        凌晨从睡梦中醒来,脸上是肆意妄为的泪水。梦里的外公外婆,他们挽着彼此,仿佛对我说着什么,他们对我笑对我挥手,那般的美好。梦外的她,我背着跨越山河和村落,感觉压的的踹不过气,却不愿意让她下来多走一步路。梦里的我是笑着的,梦外的我是绝望的。

也许我遗传了外公的某些品性,可能是从小跟着外公受了影响。小时候外公每次去集市卖瓜果蔬菜,都会给外婆带回她最爱吃的水煎包,我不知道这个行动从什么时候开始的,至少在每个寒暑假里都能看到,以至于我也喜欢上了水煎包的味道。这些记忆中的美好也导致了我每次出差时,都会选择一些她喜欢吃的给她带回来,博一时笑颜。


       不知不觉中,满目疮痍,时间走的那么快又这么慢。曾经以为,全天下的人都可能抛弃我,唯独她不会,好像这是一种信仰。可现实终究不是这样,原来也只有我这样的认为,罢了。我一次次咬紧牙关,忍住不去想她,忍住不去联系她,可有些东西越是克制越是疯狂滋长,越想疯狂的折磨着自己,总以为身体痛了,心就不会特别的疼。

         曾经关系一位非常好的女性朋友跟我说:你呀,就是死心眼,吊在一棵树上,过去是现在也是,为什么就不能多些选择?

         我不知道该怎么回答这个问题,或许在我的世界里,一直有一根量尺,它衡量我的标准和行为,它框定了我的界限,也像一座围城,走不出去也不想离开。


正是江南好风景,花开时节伤离别。

愿所有被爱情俘虏的人,都能拨开眼前雾霾,等来黎明。



Copyright © 莆田小吃美食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