莆田小吃美食联盟

吃冰棍儿的夏天

行如也2019-04-14 13:59:24

如果我吻你,你就微笑,我就吻你。——左小祖咒 

中午去吃饭,一帮见多识广的老流氓凑一块儿又一次不知道吃啥好了。

这就是宿命,越是见多识广的老江湖,越是不知道吃啥,最后吃个新馆子,吃完站门口骂厨子,你丫哪儿学的手艺,中国菜是跟西半球学的吧。

厨师的功课是煎炒烹炸不是说学逗唱,你是开馆子的还是开玩笑的,我们都这个年纪了还上你当,我们很愤慨。

说到这儿你们一定以为我要聊吃的吧,毛线呀,这么热的天聊毛线吃的,除了冰棍儿西瓜凉面卤面米皮肉夹馍西红柿水蜜桃我啥也不想吃。

这么热的天刚好怀旧。

小时候天也热,可哪能热成这,家家一张凉席一盆水一台电风扇就消暑了,冰箱空调什么的我压根儿就没听说过,觉着也就毛主席家有。

现在要是没有空调冰箱,就活不成了吧。

路口树荫下面有个穿的干净净的老太太,老太太眯着眼摇着蒲扇,专等小崽子。

小崽子不定哪儿弄来几分钱,手里攥的紧紧的就往老太太那儿跑。

老太太揭开一层小被子,又揭开一层,露出一排暖壶,拔开塞子。

你闻见那凉丝丝甜丝丝的味道了么,那个味道离天堂只差一线,它让我热爱生活。

冰棍儿就两种,三分的小豆儿和五分的奶油,我发誓我吃过五分的。

揭开油纸,白色的冰棍儿闪烁着上流社会的浮华,几几年的拉菲也打不败的自信。

而三分钱的小豆,跟奶油的区别恰似安卓之于苹果。

我一个夏天都在吃小豆,这就是宿命,如果有五分,那一定等到再凑一分,买两根。

那时我还在读书,梦想现在的我会成为一个伟大的人,两鬓斑白眼望窗外,粪土当年爱因斯坦李四光。

教室只有吊扇,开最大档卷起一团团热风,知了声一片轰鸣,我双眼模糊彷佛睡了整个夏天。

下课会歪着头把嘴凑在水龙头喝自来水,喝的肚子咣咣响,并嘲笑带杯子喝开水的小朋友。

晚上在路灯下寻找蛐蛐并残忍杀害,路灯的光昏黄动人。

家里只能弄个盆擦擦,小孩儿一星期去洗一次澡,一条毛巾半块儿肥皂,不用人带,结个伴去还能互相搓个背,在学会互相搓背之前是把毛巾拧成麻花反手在背上拉搓。

整个澡堂都是互相搓背的汉子,彷佛基佬的派对。

爹没空就会被娘领着去女澡堂,就记得女澡堂一点也不好玩,没有池子,只是比男澡堂香许多。

肥皂都是厂里发的,长长一块儿,从中间噶开,每次用半块儿。

经常弄丢毛巾,被斥责,那时的大人特别爱上纲上线,弄丢一条毛巾都预示着人生前途的晦暗。

有次洗完澡,一群小崽子心不在焉的往家溜达,暴雨倾盆,小崽子们鬼哭狼嚎的往家跑,那雨点打身上生疼,小时候皮肤是嫩啊。

有大人会自己做汽水,咸的。

路边的树上挂满了“吊死鬼”,一种吐着丝结一个袋子把自己吊在半空的虫子,整个树冠都是,壮观极了。

那时老鼠很多,学校会让我们交老鼠尾巴,每人五根,代表你捉到了五只。

每个人都会向卖老鼠药的贩子购买,这真是个好生意。

负责数老鼠尾巴的老师真是条汉子。

清早起床小孩儿先要去倒尿盆捎带拉早屎,去的晚了每个坑都会蹲一个得意洋洋拉屎的汉子,厕所里弥漫着一股敌敌畏的味道,熏得人睁不开眼。

那时是旱厕,每个坑里都堆满了苍蝇的宝宝,蔚为壮观。

感谢科技,感谢冲水马桶。

没有见过这个景象的要感激你们今天的生活。

大人好像都很忙,只有小孩儿终日跑来跑去,整个夏天迎面骨伤痕累累。

什么都吃过,管能吃不能呢。

每个收破烂的都曾是小孩儿的人生导师,碎玻璃牙膏皮那时都可以换钱的。

然后一天天长大,一天天变热。

有了这么多消暑的设备人却越发不耐受了。

说一点往事,因为我觉着我已经忘掉了,忘掉了要说也没什么,只是那毕竟是我的人生,我真忘掉了谁替我在乎呢,是吧。

只是我努力想也想不起奶油冰棍儿的味道,我真吃过的呀。

















Copyright © 莆田小吃美食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