莆田小吃美食联盟

丰县人年俗四部曲——“盼年、迎年、忙年、过年”——献给戊戌年元宵节(刘尊光)

淮海民俗文化网2019-04-14 15:24:26

                 再说过年


                       作者     刘尊光


        今天元宵节,年,就要跑远了,今天说年,还不晚,因为,对于我们这些五六十年代出生的一代人而言,对春节有一定的特殊情感。

     

01

盼 年



所谓盼年,既有物质上的期盼,也有精神上的向往。

从前由于物质上的困乏与短缺,平时在生活衣食上相对清贫、寒酸,也只有到了农历六月初一方可吃上顿白面馒头和春节吃上饺子和有新衣服穿,一年的其它时间都是有地瓜作为主食充饥。

从精神层面上说,也只有到了春节,辛勤劳作了一年的人们才有机会歇息打扮、走亲会友、举家团聚和穿戴新衣等。

 对于老人和孩子来说,盼年的欲望更高。

从前由于交通和通信上的迟缓和落后,老人想见远在他乡工作、生活或漂泊的儿孙及亲友的机会少之更少。

只有春节时,亲友才有可能来人、来函或汇款。孩子们春节前后,一可跟着大人赶集上店,走亲访友,穿戴新衣,顺便弄顿好吃的,二可收上块儿八角的活动经费。

总之,不同的人们对新年有不同的祈祷和祝愿吧。

农民期盼来年有个好年景,

职工期盼工资能调整,

干部期盼有个好仕途,

学生期盼得个三好生……

农历的月份刚过一半,心急的人们就开始对新年倒计时了,相互间不断地提醒你我,再过几个月或多少天,春节就到了什么什么的。

盼年对人们来说它能使人精神愉悦,工作有劲,生活有奔头。

 不论你生活贫富,职位高低;

也不论你身在何处,又做何营生,期盼新年在那个特殊的年代,不能说是大家的本性,但可以讲是社会的共性吧。

众所周知,春节是中华民族沿袭几千年来最盛大、隆重的传统节日,在某些方面,她远比西方的狂欢节还要狂欢!

     

02

忙 年



 对于盼望了一年即将到来的新年,那忙年可是过春节的重头戏了。

一进入农历腊月,年味就越来越浓了。

调皮的孩子不时地燃放着烟花爆竹,利索的夫妇就开始打扫卫生,拆洗被褥,旧衣服翻新,洗刷或添置餐具,修补锅灶,整理庭院了。

接着就是筛粮、磨面、榨油、杀猪、宰羊和购置年货了。

说到置办年货,回味那流金的岁月,既温馨而又浪漫。

对于三四代同堂的家庭,让中年左右的儿孙操办年货,既为难而又幸福。

早饭过后,急着赶集的人们,有的推着土车子,有的拉着平车;有的骑着借来的破旧自行车,有的赶着毛驴……但大多数还是徒步了

他们肩背搭子,臂挎篮子,手提布兜,头戴破帽,身穿便衣棉袄和大档棉裤,脚穿一倒脸棉鞋,腰扎布巾,布巾下别着旱烟袋,冒着严寒,踏着积雪,张着大嘴,喘着粗气,带着一家人一年的期盼,缜密地计划着,艰难地行进着、行进着……

到了集市,买卖双方间的的讨价还价声,被拥挤人的抱怨声,掉钱者的谩骂声,大绵羊间的头撞架声,大公鸡间的斗架声,油煎包锅里的热油声,以及和小商小贩的南腔北调吆喝声,汇集了一曲多彩绚丽的交响乐。

但忙于购买年货的人们一无暇欣赏这乡村集市上的美景,二没有多余的资金舍得去品尝从四处飘来的美味,只顾不停地穿梭在商铺间,行人里,精心挑选着所要购置的食材和衣物。

力图把有限的资金用在全家人的身上。

太阳已到偏西,购物的大军方才慢慢地离集散去。他们带着全家人的梦想和期盼,携带大小财物,迈着大步,哼着路戏,不知疲倦地往家里急赶着、急赶着……

一到家门口,熟悉父亲脚步声,在庭院里玩耍的孩儿迫不及待地跑出大门去迎接赶集回来的老爹,因为这是孩子们一年来的最盼。

在厨房正在忙活的妻子,腰系围裙,头扎破烂毛巾,面带熏烟和微笑,也迎上前去并心疼地说‘他爹,回来了,饿了吧,先洗洗脸吃饭吧,待会再取开东西吧,老人和孩子都等你好久了’。

接着是坐在堂屋里的老人,小声地叫喊着儿子的乳名,‘都操办齐了吧?真是难为你了’。

虽说年年并不富裕,但精打细算的儿子还是给老人送上了烟酒和点心,给儿女们买来了鞭炮和假花及新衣。

再紧张,也没有忘了给爱妻捎来了一顶头巾和一块做棉袄的碎花布。

善良的妻子既心疼而又满足,单就亏待了操劳一年如同老黄牛的憨厚丈夫了!饭后,几个孩子又力所能及地帮助老爹更换了年画,虽然新春对联还没张贴,单就这崭新的年画,再配上几朵红红的纸花,真是喜庆不少啊!

接下来就是精细而又具体的活儿了。主妇们天不亮就汤面,和发面,备馅子,包团子,蒸包子,做馒头,炸丸子和叠年糕等。

要是在村上能拿起毛笔的文人们,那就更忙得不可开交了。

小年一过,临里百舍就陆续拿着红纸来请人写对联了。

是啊,再破旧的门,一旦被红黑相间的对联武装上,那显得喜庆多了!

       

03

迎  年



到了年三十这天,忙年的事宜基本上完成得差不多了。

人们为了迎接新年,早早地打扫好庭院,张贴上新写的对联,点上几柱香,烧上几张喜份,摆上贡品,斟上美酒,然后再到先祖坟上燃放几颗爆竹,也烧上几刀纸,磕头、许愿,以求得神灵和先祖的保佑和祝福。

到了晚饭前,还要用木棒或杆子再把各个门给拦上,可能是怕一年的财源给挡住的意思吧!到了晚上,举家老小团聚一堂,点上红红的蜡烛,斟满飘香的美酒,换上崭新的服装,放下手中的活计,献上心中的祝福,按照辈分的大小,坐在桌边,静静地聆听着长辈们对一年的总结和新的一年的要求和期盼。人们一边品尝着美味,一边迎接着新年钟声的敲响和到来。

但随着社会的发展和电视的兴起,有好多迎接新年的程序都被春晚给冲散了。

       

04

过 年



通过近多半年的期盼和近月余的准备与忙碌,新年终于到来了。

除夕晚上12点的钟声一旦敲响,那新年就算开始了。人们一宿没睡,就是等待着这一激动时刻的到来。

天还没有亮,高兴的人们就早早地起床,先是给家里的老人磕头请安,然后是长者给晚辈们分发压岁钱。

在接着就是放爆竹,下饺子吃饭了。早饭过后,祖上的晚辈们,在辈分较长者的带领下,排着长长的队伍,摆开强大的阵容,对长辈们逐一磕头拜年。

作为长辈,虽说别磕头了,但心里还是期盼着晚辈们给瞌个头,说句祝福的话。

这一来问候和磕头,啥也不要多说,邻里间所谓的恩恩怨怨与不快都被给消除了。

 一过年初一,过年的事儿又又多了起来。

年初二新娶的媳妇要带着新婚丈夫回娘家拜年去了。其他亲属分别按亲戚的近远,也带着家父家母等众亲的祝福与嘱托去看望较为直系的亲戚。

若亲戚多的人家,有的从年初二开始走,一直走到元宵节还没走完。

每到一家,一锅能出五六个菜的午餐,至今还让年龄稍长的人们回味无穷啊!虽然说所带礼品不多,又不是多贵重,招待客人的饭菜也不是多丰盛,但亲戚间能够借这个机会,促进了交流,拉近了距离,增深了感情。

 在元宵节前的这十多天里,按传统说还有好多说道及习俗。只有元宵节过了,春节才算基本过完。

可再看现在的过年,尽管生活水平提高了,富裕了,但传统的年味越发变得淡薄,没味了。这是为什么呢?值得大家深思。

刘尊光:过年,家里留守的娃

Copyright © 莆田小吃美食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