莆田小吃美食联盟

人生不过南柯一梦

葡萄郭琳2019-03-14 13:53:53

时光如水,转瞬之间。

成功失败,喜怒哀乐。

追名逐利,南柯一梦。


——葡萄 《走了,散了》系列短篇小说





1七星岗的"眼镜棒棒"


每次,他的奔驰车从七星岗掠过,他都会让司机停车去买一锅煎包。


十五年前,高中毕业的他,从重庆最偏远的山村来到渝中区,他写得一手好文字,左胸的衣兜里,插着一支金星牌钢笔。他是村里那年唯一考上大学的人,那是父亲奖励给他的礼物。


可是,那一年夏季,在城里打工的父亲从工地上的脚手架上跌下来,断了肋骨,老板说是他父亲自己操作不规范,赔了一点汤药钱,就忙不迭地用车把他的父亲拖回了村里。

打官司,无钱;找人,寻不见。

他听见父亲的叹息和母亲的泪水,他知道自己的大学梦碎。


他是家中长子,还有一弟一妹,家里的重担自然交给他了。


他只有来到城里找赚钱的机会,一时半会儿找不到工作,就找来一根扁担,寻来一根麻绳,买上两包劣质香烟,给周围扛着棒棒的人散上一根两根,就在七星岗家具城顺理成章地加入了“棒棒大军”中的一员,混进了他们集体租住的地下室。


他个子矮小,又戴着眼镜,主顾大都先选身强力壮的当搬运,他总是站在背后,就像是麻将牌里的“听用”。


主顾有时候搜索四下无壮汉,喊“眼镜棒棒”,就是喊他了。


酷热的夏季,他弓着腰攀爬在山城的坡坡坎坎,汗水经常从额头眉骨流到镜片上,模糊了视线,如同这个繁华的都市,虽然每日尽在眼前,却始终像是在他的梦里。


清晨,这个城市在各种愈来愈浓烈的气息和喧闹里缓缓苏醒,他穿着一件褪色的蓝布衣裳,第一个站在家具城大门,就像一尊无精打采、布满苔藓的小石狮,蹲在地上,无人理睬。


昨天一整日没有生意,吞着唾液熬过漫漫长夜,两眼发黑地摸着上铺的床沿起来。


腹中早已饥肠辘辘,那胃,如同被谁折叠过的报纸,乱七八糟地打着皱褶,略微一动,就扯得生疼。


从嘴里传出的声音越来越等同于无声电影,只看见他用迟缓的肢体语言招揽着生意:身体前倾,拄着棒棒,目光游离。


但那从身体里传来的叫声,却如欢快的狗吠,一声接连一声,一声大过一声。





2那一缕诱人的奇香


隔壁的早点包子铺却不合时宜、极具挑逗地飘出奇香来,如同一个矮穷矬久未见过女人模样的光棍,面前却突然掠过一个长腿翘臀超短裙的年轻美女,除了把昨夜咽进胃里的唾液又分泌出来,吞下,再分泌出来,再吞下……循环往复,自产自销,别无它法。


但是,他实在是惦记着油煎包子啊!

不行,得寻了香味前去!

跟着香味缓缓前行的路上,他用手轻轻抚摸着胸前的那支金星钢笔,身上唯一值钱的就是它了!


走到包子铺,还没有其他顾客,他嗫嚅着,轻声唤过老板,想把那钢笔做了交易。

那天,他一天三顿都吃的煎包,还喝了一碗八宝粥,但也不再有机会抚摸那支笔了,就像不再牵挂着上大学的事。


以后,每每赚到一笔数目稍大的工钱,早晨就会美美地喝上一碗又稠又甜的八宝粥,一锅煎包。


苦难的经历不会太长久,他毕竟是聪明的,能写会算,开始在一家家具店当帮工,换上整洁的衣服,这幅眼镜不再是累赘,倒添了斯文。而老板时常不来,成天在牌桌上忙碌。


他慢慢地也寻摸到了家具店的营生规律,从哪里进货?在哪里定制?不同年龄的顾客喜欢什么样式?


他态度出奇地好,没事就去书店看看家居装修的书,偌大的家具城,很多顾客不再是冲着谁家的家具漂亮,而是直接冲着他来,请他帮忙推荐选择。


他有时候直接跳过老板,顾客选好样式,他去找家具厂制作,谋取差价,送货上门。


末了,沉迷赌海、负债累累的老板把店面低价转让给他,他成了真正的老板。






3他成为令人炫目的人


这些年来,他起早贪黑,不怕苦累,他把赚到的钱养活了父母,帮助弟和妹迈进大学校园。


他拥有了豪车、别墅,他到重庆其他区县开了十几家分店,他帮助亲戚朋友就业,获得尊重和羡慕,但是,他不仅仅只是需要这些。


他需要,一个女人,一个足以证明自己能力的女人,一个让其他男人艳慕的女人!


一位有着柔美微笑、完美身姿、高傲眼神的女主播让他着了迷。


他认为女人的美丽和金钱是划等号的,他不惜一切代价,每日一束红玫瑰,大小节日奉送珠宝名包华服……


一年的时光,他用无数金钱把这只骄傲的天鹅从浪漫的天空中引诱下来,投入他现实的怀抱。


他在全市报纸刊登求婚广告,包下最豪华的酒店、最奢华的花车、最炫目的游轮,和已经珠胎暗结的娇妻举行了盛大婚礼。


他要让所有人知道他是一个成功的男人!


他要扩张他的事业,他喜欢看见旁人嫉妒或赞许的目光!


只是,他心里始终惦记着饥饿时期的奇香,每次从七星岗路过,他都忍不住让司机停下奔驰,买一锅煎包。





4他睡了,只想沉沉睡去


时光如一台飞速运转的机器,这些年,他忙忙碌碌、风风火火,频繁召开新闻发布会,他把他的成功业绩付诸报端、网络,成了家喻户晓的大人物。


他时常邀请文人名流聚餐,觥筹交错,夜夜笙歌,他要做上等人,做上流社会的人。


他的娇妻爱子频繁曝光,豪车别墅招摇过市。

他又在重庆各个区县投资了连锁家居城,回乡招聘员工,他是一个人尽皆知的大善人。


似水流年,看似平静如常。


然而,银行的民间贷款突然收紧。

房地产的低迷令家居市场迅速萎缩,他的摊子铺得太大太快,低价狂甩家居城也来不及了,无人接手。

工资拖欠,租金未付,资金断链,车房抵押,四处借债,债主堵门。


暴雨倾盆,似乎一夜之间,他那多年苦心经营的金碧辉煌的商业大厦将倾。


一日,妻携子出去逛街,迟迟未归。

原是债主将他们软禁催债。


他不想报警,眼前缠绕着那堆天文数字的债务,他的大脑已经混沌不堪。

他顿感疲累,他困了倦了,得睡了。


那夜,他做了一场梦,一位戴着眼镜插着钢笔的男子,拄着棒棒,站在七星岗,吃着煎包。


那一缕奇香飘进梦乡,他只想长长地睡去,不再醒来。


时光如水,转瞬之间。

追名逐利,南柯一梦。







郭琳,笔名葡萄,法名正琳,
重庆市作家协会会员,作家、小说家。

曾任重庆青年报文娱主编、

腾讯大渝网编委、文体部主编、

腾讯微博重庆站主任。

著有热销长篇小说《闺蜜》,
完成中篇小说《老宅》,
正创作小说集《走着,散了……》,
在全国公开刊物发表文学作品数百万字。

长按二维码关注

微信ID:
putaogl



Copyright © 莆田小吃美食联盟@2017